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篇

宣公十八年原文及翻译

宣公十八年

【经】xxx八年春,晋侯、卫世子臧伐齐。公伐杞。xxx。秋七月,邾人伐鄫子于鄫。甲戌,楚子旅卒。公xxx归父如晋。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寝。归父还自晋,至笙。遂奔齐,

【传】十八年春,晋侯、卫大子臧伐齐,至于阳谷。齐侯会晋侯盟于缯,以公子强为质于晋。晋师还,xxx、南郭偃逃归。

夏,公使如楚乞师,欲以伐齐。

秋,邾人戕鄫子于鄫。凡自虐xxx曰弑,自外曰戕。

楚庄xxx。楚师不出,既而用晋师,楚于是乎有蜀之役。

公xxx归父以襄仲之立公也,有宠,欲去三桓以张公室。与公谋而聘于晋,欲以晋人去之。冬,公薨。季文子言xxx曰:「使我杀适立庶以失大援者,xxx夫。」xxx怒曰:「当其时不能治也,后之人何罪?子欲去之,许请去之。」遂逐xxx。子家还,及笙,坛帷,覆命于介。既覆命,袒、括发,即位哭,三踊而出。遂奔齐。书曰「归父还自晋。」善之也。

文言文翻译:

十八年春季,晋景公、卫国的太子臧共同发兵进攻齐国,xxx穀,xxx公与晋景公在缯地会见订立盟约,齐国派公子彊在晋国作为人质。xxx回国。xxx、南郭偃逃回国内。

夏季,xxx的使者到楚国请求出兵,想要进攻齐国。

秋季,xxx人在xxx戕杀鄫子。凡从国内杀死他们国君叫做“弑”,从国外来人杀的叫做“戕”。

楚庄xxx去世,xxx不能出兵。不久xxx就利用xxx攻打齐国,楚国因此而有蜀地的.战役。

公xxx归父由于他父亲襄仲立了xxx,而受到宣公宠信,他想要去掉xxx、叔xxx、季xxx这“三桓”,以伸张公室的权力。他和宣公策划以后就到晋国去聘问,想要用晋国人的力量来去掉三桓。冬季,宣公逝世。季文子在朝廷上说:“让我杀死嫡子立了庶子以失掉强大的援助的,就是襄仲啊!”xxx发怒说:“当时不能治罪,他的后人有什么罪?您要去掉他,许就请求去掉他。”于是就把襄仲的家族xxx驱逐出国。

公xxx归父回国,到达笙地,用帷幕遮住土坛,向他的副手举行复命的礼节。复命完了,脱去外衣,以麻束发,回到自己的位置痛哭,顿脚三次退出。于是就逃亡到齐国。《春秋》记载说“归父还自晋”,是对他表示赞许。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2篇

xxx宣公·宣公十七年原文附译文

宣公·宣公十七年

【经】xxx七年春xxx正月庚子,许男锡我卒。xxx,xxx卒。夏,葬xxx。葬xxx。六月癸卯,日有食之。己未,公会晋侯、卫侯、xxx、邾子同盟于断道。秋,xxx自会。冬xxx一月壬午,xxx肸卒。

【传】十七年春,晋侯使xxx征会xxx。xxx公帷妇人,使观之。郤子登,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献子先归,使xxx庐待命xxx,曰:「不得齐事,无覆命矣。」郤子至,请伐齐,晋侯弗许。请以其私属,又弗许。

齐侯使高固、晏弱、xxx、南郭偃会。及敛孟,高固逃归。夏,会于断道,讨贰也。盟于卷楚,辞齐人。晋人执晏弱于野xxx,执xxx于原,执南郭偃于温。苗贲皇使,见晏桓子,归言于晋侯曰:「夫晏子何罪?昔者诸侯事吾先君,皆如不逮,举言群臣不信,诸侯皆有贰志。xxx恐不得礼,故不出,而使四子来。左右或沮之,曰:『君不出,必执吾使。』故高子及敛盂而逃。夫三子者曰:『若绝君好,宁归死焉。』为是犯难而来,吾xxx逆彼以怀来者。吾又执之,以xxx沮,吾不既过矣乎?过而不改,而又久之,以成其悔,xxx有焉?使反者得辞,而害来者,以惧诸侯,将焉用之?」晋人缓之,逸。

秋八月,晋师还。

范武子将老,召文子曰:「燮乎!吾闻之,喜怒以类者鲜,易者实多。《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君子之喜怒,以已乱也。弗已者,必益之。郤子其或者欲已乱xxx乎?不然,余惧其益之也。余将老,使郤子逞其志,庶有豸乎?尔从二三子唯敬。」乃请老,郤献子为政。

冬,xxx肸卒。公母弟也。凡大子之母弟,公在曰公子,不在曰弟。凡称弟,皆母弟也。

文言文翻译:

十七年春季,晋景公派遣xxx到齐国征召xxx公参加盟会。xxx公用帷幕遮住妇人让她观看。xxx登上台阶,那妇人在房里笑起来。xxx生气,出来发誓说:“不报复这次耻辱,就不能渡过黄河!”xxx先回国,让xxx庐在齐国等候命令,说:“不能完成在齐国的使命,就不要回国复命。”xxx到达晋国,请求进攻齐国,晋景公不答应,请求带领家族去进攻齐国,晋景公也不答应。

xxx公派遣高固、晏弱、xxx、南郭偃参加会盟。到达敛盂,高固逃回来。夏季,在断道会盟,这是为了讨伐有二心的国家。又在卷楚结盟,xxx国人参加。晋国人在野xxx逮捕了晏弱,在原地逮捕了xxx,在温地逮捕了南郭偃。苗贲皇出使路过,见到晏弱。回去,对晋景公说:“晏子有什么罪?从前诸侯奉事我们的先君,都急得像赶不上的样子,都说是因为晋国君臣不讲信用,所以诸侯都有二心。齐国的国君恐怕不能得到礼遇,所以不出国而派这四个人来。xxx公左右的随从有人阻止,说:‘您不出国,一定会抓住我国的使者。’所以高子到达敛盂就逃走了。这三个人说:‘如果因为我们断绝了国君的友好,宁可回国被处死。’为此他们甘冒危险而来。我们应该好好迎接他们,以使前来的人对我们怀念,但是我们偏偏逮捕了他们,以证明齐国人的劝阻是对的,我们不是已经做错了吗?做错了而不加以改正,而又久久不肯释放,以造成他们的后悔,这有什么好处?让回去的人有了逃走的理由,而伤害前来的人,以使诸侯害怕,这有什么用?”于是晋国人放松了看管,齐国的'三名使者就逃走了。

秋季,八月,xxx回国。

范武子打算告老还乡,把儿子范文子喊过来,说:“燮儿啊!我听说,喜怒合xxx法的是很少的,和它相反的倒是很多。《诗》说:‘君子如果发怒,祸乱或许可以很快阻住。君子如果喜悦,祸乱或许可以很快停歇。’君子的喜怒是用来阻止祸乱的。如果不是阻止,就一定会增加祸乱。郤子或者是想要在齐国阻止祸乱吧。如果不是这样,我怕他会增加祸乱呢!我打算告老还乡了,让郤子能够心满意足,祸乱或许可以解除。你跟随几位大夫,唯有恭敬从事。”于是就请求告老。xxx执政。

冬季,xxx的弟弟叔肸死,他是宣公的同母兄弟。凡是太子的同母兄弟,国君在世叫做公子,不在世叫做弟。凡称为弟的,都是同母兄弟。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3篇

xxx宣公·宣公十年原文附译文

宣公·宣公十年

【经】十年春,公xxx。xxx自齐。齐人归我济西田。xxx丙辰,日有食之。己巳,齐xxx卒。齐xxx出奔卫。公xxx。五月,xxx自齐。癸巳,xxx舒弑xxx平国。六月,xxxxxx公xxx归父xxx,葬xxx。晋人、xxx、卫人、xxxxxx,天xxx使xxx季子来聘。公xxx归父帅师伐邾,取绎。大水。季xxx行父xxx。冬,公xxx归父xxx。齐侯使国佐来聘。饥。楚子伐xxx

【传】十年春,公xxx。齐侯以我服故,归济西之田。

夏,xxx卒。xxx有宠于xxx,高、国畏其逼也,公卒而逐之,奔卫。书曰「xxx」,非其罪也,且告以族,不以名。凡xxx大夫违,告于诸侯曰:「xxxxxx某,失守宗庙,敢告。」所有玉帛之使者,则告,不然,则否。

公xxx奔丧。

xxx与xxx、仪行父饮酒于xxx。公谓行父曰:「征xxx女。」对曰:「亦似君。」征舒病之。公出,自其厩射而杀之。二子奔楚。

_恃晋而不事宋,六月,xxxxxx

xxx平。xxx师伐郑,取成而还。

秋,xxx公来报聘。

师伐邾,取绎。

季文子初聘xxx。

冬,子家xxx,伐邾故也。

国武子来报聘。

楚子伐xxx晋士会救郑,逐楚师xxx北。xxx师戍xxxxxx家卒。xxx讨幽公之乱,斫子家之棺而逐其族。改葬幽公,谥之曰灵。

文言文翻译:

十年春季,xxx到了齐国。xxx因为我国顺服的缘故,把济水以西的土田归还给我国。

夏季,xxx去世。xxx受到xxx的宠信,高、国两族惧怕他威逼,xxx死后就赶走了xxx,xxx逃亡到卫国。《春秋》记载说“xxx”,是说这不是他的罪过,而且把这件事通告诸侯时,也称族而不称名。凡是诸侯的大夫离开本国,通告xxx:“xxx的xxx,不能守宗庙了,谨此通告。”凡是有友好往来的国家就发给通告,不是,就不发通告。

宣公奔赴齐国参加丧礼。

xxx和xxx、仪行父在xxx舒家喝酒。灵公对仪行父说:“征舒长得像你。”仪行父回答说:“也像君xxx。”xxx舒对此感到愤恨。灵公出去,xxx舒从马房里用箭射死灵公。xxx、仪行父逃亡到楚国。

xxx人依靠晋国而不事奉xxx,六月,xxx的军队进攻xxx。

xxx和楚国讲和,诸侯的军队进攻xxx,讲和以后回国。

秋季,xxx公前来回聘。

xxx出兵进攻xxx,占领了绎地。

季文子第一次到齐国聘问。

冬季,子家到了齐国,这是为了向齐国解释xxx进攻了xxx的缘故。

国武子前来回聘。

楚庄xxx进攻xxx。晋国的士会去救xxx,在颍水北面赶走了xxx。诸侯的'军队在xxx留守。xxx的子家死。xxx人为了讨伐杀害幽公的那次**,打开了子家的棺材,并赶走了他的族人。改葬幽公,把他的谥号改为“灵”。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4篇

xxxxxx·xxx五年的原文及翻译

原文:

【经】五年春xxx正月,xxx使荣叔归含,且賵。三月辛亥,葬我xxx成风。xxx使召伯来会葬。夏,公xxx敖如晋。秦人入鄀。秋,楚人灭六。冬十月甲申,许男业卒。

【传】五年春,xxx使荣叔来含且賵,xxx公来会葬,礼也。

初,鄀叛楚即秦,又贰于楚。夏,秦人入鄀。

六人叛楚即东夷。秋,xxx大心、仲归帅师灭六。

冬,楚公子燮灭蓼,xxx闻六与蓼灭,曰:「皋xxx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

晋阳处父聘xxx,反过宁,宁嬴从之,及温而还。其妻问之,嬴曰;「xxx。《商书》曰:『沈渐刚克,高明xxx。』夫子壹之,其不没乎。天为刚德,犹不干时,况在人乎?且华而不实,怨之所聚也,犯而聚怨,不可以定身。余惧不获其利而离其难,是以去之。」

晋xxx,栾贞子、xxx、臼季皆卒。

文言文翻译:

五年春季,周襄xxxxxx叔前来致送含在死者口中的玉和丧仪,xxx公来参加葬礼,这是符合礼仪的。

当初,xxx背叛楚国亲近秦国,后来又倾向楚国。夏季,秦国进入xxx。六国人背叛楚国亲近东夷。秋季,楚国的成大心、仲归带兵灭亡了六国。

冬季,楚国的公子燮灭亡xxx。xxx听到六国和xxx灭亡,说:“皋陶、庭坚没有人祭祀了。德行不建立,百姓没有人救援,可悲啊!”

晋国的`阳处父到卫国聘问,回国时路过甯地,甯嬴愿意跟着他。甯嬴到达温地又回来了,他妻子问他,甯嬴说:“太刚强了。《商书》说:‘深沉的人要用刚强来克服,爽朗的人要用柔弱来克服。’那个人只具备其中之一,恐怕不得善终吧!上天纯阳,属于刚强的德行,尚且不触犯寒暑四时运行的次序,何况人呢?而且华而不实,就会聚集怨恨。触犯别人而聚集怨恨,不能够安定自身。我是害怕不能得到利益反而遭到祸害,因此才离开他。”

晋国的xxx、栾贞子、xxx、臼季都已经去世了。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5篇

宣公·宣公元年

【经】元年春xxx正月,公即位。公子遂xxx逆女。三月,遂以夫人妇xxx自齐。夏,季xxx行父xxx。晋放其大夫胥甲父xxx。公会齐侯于平州。公子遂xxx。六月,齐人取济西田。秋,邾子来朝。楚子、xxx侵xxx,遂侵宋。晋xxx帅师救xxx。xxx、xxx、卫侯、xxx会晋师于xxx,伐xxx冬,晋xxx帅师侵崇。晋人、xxx伐xxx

【传】元年春,xxx正月,公子遂xxx逆女,尊君命也。三月,遂以夫人妇xxx自齐,尊夫人也。

夏,季文子xxx,纳赂以请会。

晋人讨不用命者,放胥甲父xxx,而立xxx。先辛奔齐。

会于平州,以定公位。东门襄仲xxx拜成。

六月,齐人取济西之田,xxx公故,以赂齐也。

xxx之弑昭公也,晋xxx父以xxx师伐宋,xxx晋平,xxx公受盟于晋。又会诸侯于扈,将为xxx,皆取赂而还。xxx曰:「晋不足与也。」遂受盟于楚。xxx公之卒,楚人不礼焉。xxx受盟于晋。

秋,楚子侵xxx,遂侵宋。晋xxx帅师救xxx、宋。会于xxx,以伐xxx。楚蒍贾救郑,遇于xxx。囚晋解扬,晋人乃还。

晋欲求成于秦,xxx曰:「我侵崇,秦急崇,必救之。吾以求成焉。」冬,xxx侵崇,xxx与成。

晋人伐郑,以报xxx之役。于是,晋侯侈,xxx为政,骤谏而不入,故不竞于楚。

文言文翻译:

元年春,周xxx朝历法的正月,公子遂到齐国xxx女。《春秋》所以称之为“公子遂”,是由于尊重国君的命令。

三月,遂和夫人妇xxx齐国来到,《春秋》所以又称之为“遂”,是由于尊重夫人。

夏季,季文子到齐国,进献财礼。以请求参加盟会。

晋国人惩罚不听命令的人,把胥甲父放逐到卫国,而立了xxx。先辛逃亡到齐国。

宣公和xxx在平州会见,以稳定宣公的君位。东门襄仲去齐国,拜谢宣公能够参加盟会。

六月,齐国人取得了济水以西的土田,这是由xxx国帮助宣公得为国君的缘故,用此作为对齐国的xxx。

xxx人杀死昭公的时候,晋国的xxx父带领诸侯的`军队攻打xxx,xxx和晋国讲和,xxx公在晋国接受盟约。又在扈地会合诸侯,准备为xxx讨伐齐国。两次都取得了财货而回国。

xxx说:“晋国是不值得亲附的。”就在楚国接受盟约。xxx公死的时候,楚国不行诸侯吊丧的礼仪,xxx在晋国接受盟约。

秋季,楚庄xxx侵袭xxx,乘机又侵袭xxx。晋国xxx带兵救xxx、宋。xxx公、xxx、xxx公、xxx和xxx在xxx会合,讨伐xxx。楚国。。xxx救援xxx,在xxx和xxx相遇,囚禁了晋国的解扬,xxx就回国了。

晋国想要和xxx和。xxx说:“我们侵袭xxx,秦国为xxx着急,一定会去救xxx,我们就以此向秦国要求讲和。”冬季。xxx侵袭xxx。秦国不肯和晋国讲和。xxx攻打xxx,以报复xxx的那次战役。当时,晋灵公奢侈,xxx执政,多次劝谏都不听,所以不能和楚国竞争。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6篇

《xxx宣公·宣公六年》原文译文

【经】六年春,晋xxx、卫xxx免侵xxx。xxx。秋八月,螽。冬十月。

【传】六年春,晋、卫侵xxx,xxx故也。

夏,定xxx使子服求后xxx。

秋,赤狄伐晋。围怀,及xxx。晋侯欲伐之。xxx子曰:「使疾其民,以盈其贯,将可殪也。《周书》曰:『殪戎殷。』此类之谓也。」

冬,召桓公逆xxx后xxx。

楚人伐郑,取成而还。

xxxxxx与xxx子伯廖语,欲为卿。伯xxx曰:「无德而贪,其在《周易》《丰》三之《离》三,弗过之矣。」间一岁,xxx杀之。

文言文翻译:

六年春季,晋国、卫国入侵xxx,这是由于xxx偏向楚国的缘故。

夏季,周定xxx派遣子服到齐国求娶齐女为xxx后。

秋季,xxx攻晋国,包围了怀地和xxx。晋成公打算反攻。xxx子说:“让他危害他自己的.百姓,以使他恶贯满盈,到时候大概就可以歼灭了。《周书》说:‘歼灭大国xxx’,说的就是这一类的事情。”

冬季,周卿士召桓公到齐国迎接xxx后。

xxx攻打xxx,讲和以后就回去了。

xxx的公子xxx对xxx子伯xxx,他想要做卿。伯廖告诉别人说:“没有德行而又贪婪,他是应在《周易》《丰》卦变成《离》卦这样的卦象上,不会超过三年,必然灭亡。”隔了一年,xxx人杀死了公子xxx。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7篇

xxx宣公·宣公十一年的原文及翻译

原文:

【经】xxx一年春xxx正月。夏,楚子、xxx、xxxxxx。公xxx归父会齐人伐莒。秋,晋侯会狄于欑函。冬十月,楚人杀xxx舒。xxx,楚子入xxx。纳公xxx宁、仪行父于xxx。

【传】十一年春,楚子伐郑,及栎。xxx曰:「晋、楚不务德而兵争,与其来者可也。晋、楚无信,我焉得有信。」乃从楚。夏,楚盟xxx,xxx、xxx也。

楚左xxx子重侵宋,xxx待诸郔。令xxx蒍艾猎城沂,使封人虑事,以授司徒。量功命日,分财用,平板干,称畚筑,xxx土物,议远迩,略基趾,具□粮,度有司,事三旬而成,不愆于素。

晋郤成子求成于众狄,众狄疾赤狄之役,遂服于晋。秋,会于欑函,众狄服也。是行也。xxx欲召狄。郤成子曰:「吾闻之,非德,xxx,非勤,何以求人?能勤有继,其从之也。《诗》曰:『文xxx既勤止。』文xxx犹勤,况寡德乎?」

冬,楚子为xxxxxx乱故,伐xxx。谓xxx人无动,将讨于少xxx。遂入xxx,杀xxx舒,轘诸栗门,因县xxx。xxx在晋。

xxx时使xxx,反,覆命而退。xxx使让之曰:「xxx舒为不道,弑xxx,寡人以xxx而戮之,诸侯、县公皆庆寡人,女独不庆寡人,何故」对曰:「犹可辞乎?」xxx曰:「可哉」曰:xxx舒弑xxx,其罪大矣,讨而戮之,君之义也。抑人亦有言曰:『牵牛以蹊人之田,而夺之牛。』牵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夺之牛,罚已重矣。xxx从也,曰讨有罪也。今县xxx,贪其富也。以讨召诸侯,而以贪归之,无乃不可乎?xxx曰:「善哉!」吾未之闻也。反之,可乎?对曰:「可哉!吾侪小人所谓取xxx怀而与之也。」乃复封xxx,乡取一人焉以归,谓之夏州。故书曰:「楚子入xxx,纳公xxx宁、仪行父于xxx。」书有礼也。

厉之役,xxx归,自是楚未得志焉。xxx受盟xxx,又徼事于晋。

文言文翻译:

十一年春季,楚庄xxx发兵进攻xxx,到达栎地。xxx说:“晋国、楚国不讲德行,而用武力争夺,谁来我们就接近他。晋国、楚国没有信用,我们哪里能够有信用?”于是就跟xxx。夏季,楚国在辰陵会盟,这是由于xxx、xxx国都顺服了。

楚国的左xxx子重袭击xxx,楚庄xxx住在郔地等待。令xxx蒍艾猎在沂地筑城,派遣主持人考虑工xxx计划,将情况报告给司徒。计量工xxx,规定日期,分配材料和用具,放平夹板和支柱,规定土方和器材劳力的多少,研究取材和工作的远近,巡视城基各处,准备粮食,审查监工的人选,工xxx三十天就完成,没有超过原定的计划。

晋国的郤成子向xxx各部族谋求友好。xxx各部族憎恨赤狄对他们的役使,于是xxx国。秋季,在欑函会见,xxx各部族都来顺服。在这次欑函之行以前,大夫们要召集xxx前来。郤成子说:“我听说,没有德行,就只能勤劳;没有勤劳,如何能要求别人服从我?能够勤劳,就有成果,还是到xxx那里去吧。《诗》说:‘文xxx已经做到勤劳。’文xxx尚且勤劳,何况缺少德行的人呢?”

冬季,楚庄xxx由于xxxxxx作乱的缘故,进攻xxx。对xxx人说:“不要惊俱,我将要讨伐少xxx。”就进入xxx,杀了xxx舒,把他五马分尸在栗门。因而就把xxx设置为县。这时xxx成公正在晋国。

xxx时在齐国出使,回国,向楚庄xxx复了命以后就退下去。楚庄xxx派人责备他说:“xxx舒无道,杀死他的国君。我带领xxx伐而杀了他,诸侯、县公都庆贺我,你独独xxx我,什么缘故?”xxx时回答说:“还可以申述理由吗?”楚庄xxx说:“可以呀!”xxx时说:“xxx舒杀死他的国君,他的罪恶是是很大了;讨伐而杀了他,这是君xxx所应当做的事。不过人们也有话说:‘牵牛践踏别人的`田地,就把他的牛夺过来。’牵牛践踏田地的人,肯定是有过错的了;但夺走他的牛,惩罚就太重了。诸侯跟从君xxx,说是讨伐有罪的人。现在把xxx设置为县,这就是贪图一国的富有。用伐罪号召诸侯,而以贪婪来告终,恐怕不可以吧?”楚庄xxx说:“好啊!我没有听说过这些话。归还xxx的土地,可以吗?”xxx时回答说:“这就是我们这一班小人所说的‘从怀里拿出来给他’呀。”楚庄xxx就重新封立xxx,从每个乡带一个人回楚国,集中住在一地,称为夏州。所以《春秋》记载说“楚子入xxx,纳公xxx宁、仪行父于xxx”,这是表扬这一举动合xxx。

厉地这一战役,xxx逃走回国。从这时候以来,楚国就没有得志。xxx既然在辰陵接受盟约,又要求事奉晋国。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8篇

《左传xxxxxx二年》文言文

【经】二年春xxx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xxx,秦师败绩。丁丑,作僖公主。三月乙巳,及晋处父盟。xxx,公xxx敖会xxx、xxx、xxx、晋士縠盟于垂陇。自xxx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冬,晋人、xxx、xxx人、xxx伐秦。公子遂xxx纳币。

【传】二年春,xxx视帅师伐晋,以报殽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xxx之。xxx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xxx。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

战于殽也,晋梁弘御戎,xxx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xxx以戈斩之。囚呼,xxx失戈,狼瞫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xxx。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女为难。」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xxx,既xxx,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又曰:『xxx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而以从师,可谓君子矣。」

秦伯犹用xxx。xxx增修国政,重施于民。xxx言于xxx曰:「秦师又至,将必辟之,惧而增德,不可当也。诗曰:『毋念尔祖,xxx德。』xxx念之矣,念德不怠,其可敌乎?」

丁丑,作僖公主,书,不时也。

晋人以公不朝来讨,xxx晋。xxx己巳,晋人使阳处父盟公以耻之。书曰:「及晋处父盟。」以厌之也。适晋不书,讳之也。公未至,六月,xxx诸侯及晋司空士縠盟于垂陇,晋讨卫故也。书士縠,堪其事也。

xxx为卫请成于晋,执xxx以说。

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庙,跻僖公,逆祀也。于是夏父弗忌为xxx,尊僖公,且明见曰:「吾见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后小,顺也。xxx,明也xxx、顺,礼也。」

君子以为失礼。礼无不顺。祀,国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谓礼乎?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鲧,xxx先契,文、武不先不窋。xxx乙,xxxxxx,犹上祖也。是以《鲁颂》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礼,谓其后稷亲而先帝也。《诗》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礼,谓其姊亲而先姑也。xxx曰:「xxx,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三不仁也。作虚器,纵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冬,晋先且居、xxx子成、xxx辕选、xxx归生伐秦,取汪,及xxx而还,以报xxx之役xxx不书,为xxx,尊秦也,谓之崇德。

襄仲xxx纳币,礼也。xxx即位,好舅甥,修昏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礼之始也。

二年春季,秦国的xxx视领兵攻打晋国,以报复殽地这次战役。二月,晋襄公抵抗xxx,先且居率领中军,xxx助他。xxx官无地为先且居驾御战车,狐鞫居作为车右。二月七日,和xxx在xxx作战,xxx大败。晋国人说这是秦国“拜谢恩赐的战役”。

在殽地作战的时候,晋国的xxx晋襄公驾御战车,xxx作为车右。作战的第二天,晋襄公捆绑了秦国的俘虏,派xxx用戈去杀他们,俘虏大声喊叫,xxx把戈掉在地上,狼瞫拿起戈砍了俘虏的头,抓起xxx追上了晋襄公的战车,晋襄公就让他作为车右。箕地这一战役,先轸废掉了狼瞫,而以续xxx作为车右。狼瞫发怒。他的朋友说:“为什么不去死?”狼瞫说:“我没有找到死的地方。”他的朋友说:“我跟你一起发难杀死先轸。”狼瞫说:“《周志》有这样的话:‘勇敢如果杀害在上的人,死后不能进入明堂。’死而不合于道义,这不是勇敢。为国家所用叫做勇敢,我用勇敢得到了车右,没有勇敢而被废黜,也是合适的。如果说上面的人不了解我,废黜得得当,就是了解我了。您姑且等着吧!”到达xxx,摆开阵势以后,狼瞫率领部下冲进xxx的队伍,死在阵地上。xxx跟着上去,把xxx打得大败。君子认为:“狼瞫由于这样可以算得君子了。《诗》说:‘君子如果发怒,**就可以很快阻止。’又说:‘文xxx勃然大怒,于是就整顿军队。’发怒不去作乱,反而上去打仗,可以说是君子了。”

xxx还是任用xxx。xxx进一步xxx政事,给百姓以优厚的待遇。xxx对大夫们说:“xxx如果再一次前来,必定要避开它。由于畏惧而进一步xxx了德行,那是不能抵挡的。《诗》说:‘怀念着你的祖先,xxx你的德行。’xxx想到这两句诗了。想到德行而努力不懈,难道可以抵挡吗?”

二十日,制作僖公的神主牌位。《春秋》之所以记载,是由于制作不及时。

晋国人由于xxx公不去朝见而前来讨伐。xxx去了晋国。夏季,四月十三日,晋国派阳处父和xxx结盟来羞辱他。《春秋》记载说“及晋处父盟”,这是表示厌恶的意思。到晋国去而不加记载,这是出于隐讳。

xxx公没有到达xxx,六月,xxx在垂陇和xxx及晋国司空士縠结盟,这是由于晋国攻打卫国的缘故。《春秋》记载称为“士縠”,是由于认为他能够胜任。xxx公为卫国向晋国求和,拘捕了xxx以向晋国解说。

秋季,八月十三日,在太庙祭祀,升僖公的神位在闵公之上,这是不按顺序的祭祀。当时夏父弗忌担任xxx,尊崇僖公,而且宣布他所见到的说:“我见到新鬼大,旧鬼小,先大后小,这是顺序。使圣上升位,这是明智xxx智、顺序,这是合xxx的。”君子认为,这样做是失礼。礼没有不合顺序的。祭祀是国家的大事,不按顺序,难道能说合xxx吗?儿子xxx明圣哲,不能在父亲之前享受祭品,由来己久。所以禹不能在鲧之前,xxx能在契之前,文xxx、武xxx不能在窋之前。xxx以帝乙为祖宗,xxx以厉xxx为祖宗,这还是对祖宗的`尊崇。所以《鲁颂》说:“一年四季的祭祀不懈怠,没有差错,致祭于上帝,又致祭于伟大的祖先后稷。”君子说这合xxx,说的是后稷虽然亲近,然而却先称上帝。《诗》说:“问候我的姑母们,再问候到各位姐姐。”君子说这合xxx,说的是姐姐虽然亲近,然而却先称姑姑。xxx说:“xxx,他不仁爱的事情有三件,不聪明的事情有三件。使展禽居于下位,设立六个关口,小老婆织席贩卖,这是三件不仁爱的事情。养一个大乌龟、迷信卜卦,纵容不合顺序的祭祀,祭祀海鸟爰居,这是三件不聪明的事情。”

冬季,晋国先且居、xxx公子成、xxx辕选、xxx公子归生攻打秦国,占取了汪地和xxx,然后回国,以报复上次xxx的战役xxx的名字不加记载,这是为了xxx的缘故。尊重秦国,叫做尊重德行。襄仲到齐国致送玉帛财礼,这是合xxx的。凡是国君即位,加强舅甥国家间的友好,办理婚姻的事,娶元配夫人来主持祭祀,这是孝道。孝道,是礼的开始。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9篇

xxxxxx·xxx九年的原文及翻译

xxx·xxx九年

【经】九年春,xxx来求金。夫人xxxxxx。二月,叔xxx得臣如京师。辛丑,葬襄xxx。晋人杀其大夫先都。三月,夫人xxx至自齐。晋人杀其大夫士縠及箕xxx。楚人伐xxx公子遂会晋人、xxx、卫人、xxx救xxx夏,xxx。秋八月,xxx襄卒。九月癸西,地震。冬,楚子使椒来聘。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葬xxx。

【传】九年春,xxx正月己酉,使贼杀先克。乙丑,晋人杀先都,xxx耳。

xxx卫来求金,非礼也。不书xxx命,未葬也。

二月xxx如周。葬襄xxx。

三月甲戌,晋人杀箕xxx、士縠、蒯得。

范山言于楚子曰:「xxx少,不在诸侯,北方可图也。」楚子师于狼渊以伐xxx囚公子坚、公子龙及乐耳。xxx平。公子遂会晋xxx、xxx、卫xxx、许大夫救郑,不及楚师xxx不书,缓也,以惩不恪。

夏,楚侵xxx,克壶丘,以其服于晋也。

秋,楚公子xxx自东夷伐xxx,xxx人败之,获公子伐。xxx惧,xxx平。

冬,楚子越椒来聘,执币傲。叔xxx曰:「是必灭若xxx之宗。傲其先君,神弗福也。」

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礼也。xxx吊贺也,虽不当事,苟有礼焉,书也,以无忘旧好。

文言文翻译:

九年春季,周xxx朝历法的正月初二日,晋灵公派遣凶手杀死了先克。十八日,晋国人杀死了先都、xxx耳。

xxx卫前来求取丧仪,这不合xxx。没有记载说这是天子的.命令,这是由于周襄xxx还没有安葬。

二月,xxx去成周参加襄xxx的葬礼。

三月二十八日,晋国人杀死了箕xxx、士縠、蒯得。

范山对楚穆xxx说:“晋国国君年少,心意不在于称霸诸侯,北方是可以打主意的。”楚xxx在狼渊出兵来攻打xxx。囚禁了公子坚、公子尨和乐耳。xxx和楚国讲和。

公子遂会合晋国xxx、xxx华耦、卫国xxx、xxx大夫,救援xxx,没有碰上xxx。《春秋》没有记载卿的名字,由于他们出兵迟缓,以此惩戒他们的办事不严肃认真。

夏季,楚国入侵xxx,攻下壶丘,因为xxx归服了晋国。

秋季,楚国公子xxx从东夷进攻xxx,xxx_队打败了他,俘虏了公子茷。xxx害怕楚国报复,就和楚国讲和。

冬季,楚国子越椒前来聘问,手拿着礼物显出傲慢的样子。叔xxx说:“这个人必然会使若xxx的宗族灭亡。向他的先君表示傲慢,神灵不会降福给他。”

秦国人前来向死去的僖公和成风赠送衣衾,这是合xxx的。xxx间互相吊丧贺喜,虽然不及时,如果符合礼仪,《春秋》就要加以记载,以表示不忘记过去的友好。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0篇

【经】xxx三年春,xxx帅师取宋师xxx。夏,许xxx卒。公会晋侯及xxx子于xxx。楚公子申帅师伐xxx。于越入xxx。秋,xxx自会。晋xxx多帅师侵卫。葬许元公。九月,螽。冬xxx一月,有星孛于东方。盗杀xxx夏区夫。xxx二月,螽。

【传】十三年春,xxx魋救其师。xxx剩使徇曰:「得桓魋者有赏。」魋也逃归,遂取宋师xxx,获成讙、xxx。以六邑为虚。

夏,公会xxx公、晋定公、xxx差于xxx。

六月丙子,越子伐xxx,为二隧。畴无馀、讴阳自南方,先及郊。xxx子友、xxx子地、xxxxxx弥庸、寿于xxx上观之。弥庸见姑蔑之旗,曰:「吾父之旗也。不可以见仇而弗杀也。」大子曰:「战而xxx,将亡国。请待之。」弥庸不可,属徒五千,xxx子地助之。乙酉,战,弥庸获畴无馀,地获讴阳。越子至,xxx子地守。丙戌,复战,大败xxx师。获大子友、xxxxxx弥庸、寿于xxxxxx,入xxx。xxx人告败于xxx,xxx恶其闻也,自刭七人于幕下。

秋七月辛丑,盟,xxx、晋争先。xxx人曰:「于周室,我为长。」晋人曰:「于姬姓,我为伯。」xxx呼xxx曰:「日旰矣,大事未成,xxx之罪也。建鼓整列,xxx死之,长幼必可知也。」对曰:「请姑视之。」反,曰:「肉食者无墨。今xxxxxx有墨,国胜乎?大子死乎?且夷德轻,不忍久,请少待之。」乃先晋人。xxx人将以公见晋侯,子服xxx对使者曰:「xxx合诸侯,则xxx侯牧以见于xxx。伯合诸侯,则xxx男以见于伯。自xxx以下,朝聘玉帛不同。故敝邑之职贡于xxx,有丰于晋,无不及焉,xxx也。今诸侯会,而君将以寡君见xxx,则晋成为伯矣,敝邑将改职贡。鲁赋于xxx八百乘,若为子男,则将半邾以属于xxx,而如邾以事晋。且执事以伯召诸侯,而以xxx,xxx有焉?」xxx人乃止。既而悔之,将囚xxx,xxx曰:「何也立后xxx矣。将以二乘与六人从,迟速唯命。」遂囚以还。及户牖,谓大宰曰:「鲁将以十月上辛,有事于上帝先xxx,xxx而毕。何世有职焉,自襄以来,未之改也。若不会,xxx将曰:『xxx实然。』且谓鲁不共,而执其贱者七人,何损焉?」大宰嚭言于xxx曰:「无损xxx,而只为名,不如归之。」乃归xxx。

xxxxxx仪乞粮于公xxx有山氏,曰:「xxx、忌兮,余无所系之。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对曰:「xxx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

xxx欲伐宋,杀其丈夫而囚其妇人。大宰嚭曰:「可胜也,而弗能居也。」乃归。

冬,xxx及越平。

文言文翻译:

十三年春季,xxx的向魋救援他们的军队。xxx的武子魋派人通告全军说:“抓到向魋的有赏。”向魋就逃走回国。xxx就在嵒地全部歼灭xxx,俘虏了成讙xxx,把六个城邑掳掠一空,然后两国都不加管辖。

夏季,xxx在xxx会见xxx公、晋定公、xxxxxx夫差。

六月十一日,越xxx攻打xxx国,兵分两路,xxx的畴无馀、讴阳从南边走,先到达xxx国国都的郊区。xxx国的xxx、xxx子地、xxxxxx弥庸、寿於xxx泓水上观察xxx。弥庸见到姑蔑的旗帜,说:“那是我父亲的旗帜。我不能见到仇人而不杀死他们。”xxx说:“如果作战不能取胜,将会亡国,请等一等。”xxxxxx弥庸不同意,集合部下五千人出战,xxx子地帮助他。二十日,两军交战,弥庸俘虏了畴无馀,xxx子地俘虏了讴阳。越xxx勾践率军到达,xxx子地防守。二十一日,再次交战,xxx大败xxx军,俘虏了xxx、xxxxxx弥庸、寿於xxx二十二日,xxx进入xxx国。xxx国人向xxxxxx报告战败。xxxxxx深恐诸侯听到这个消息,亲自把七个报信的xxx人杀死在帐幕里边。

秋季,七月初六日,xxx国和晋国争执歃血的先后。xxx国人说:“在周xxx室中,我们是老大。”晋国人说:“在姬姓之中,我们为首。”xxx对xxx说:“天已晚了,大事没有成功,是我们两个臣下的罪过。竖起旗帜整顿队列,我们两人战斗到死,次序先后就可以定了。”xxx说:“请姑且到xxx营那里观察一下。”回来,说:“高贵的人的脸色没有灰暗无神的。现在xxxxxx面色灰暗,是他的国家被敌人战胜了吗?或许是太子死了吧?而且夷人轻佻不沉着,不能长久忍耐,请稍等一等。”xxx国人就让晋国人先歃血。

xxx国人要带领xxx进见晋定公,子服xxx对使者说:“天子会合诸侯,那么xxx长就率领xxx见天子;xxx长会合诸侯,那么xxx率领子、男进见诸侯领袖。从天子以下,朝聘时所用的玉帛也不相同。所以敝邑进贡给xxx国的,要比晋国丰厚,而没有不如的,因为把xxx国作为诸侯的领袖。现在诸侯会见,而君xxx准备带领寡君进见xxx,那么晋国就成为诸侯的领袖了,敝邑将会改变进贡的数量:xxx进贡按八百辆战车给贵国,如果变成子、男,那么将会按xxx战车的一半作为贡品,而按xxx战车的`数来事奉晋国。而且执事以xxx长的身分召集诸侯,而以一般诸侯的身分结束,这有什么好处呢?”xxx国人就没有那么做。不久又后悔了,准备囚禁xxx。xxx说:“何已经在xxx立了继承人了,打算带两辆车子和六个人跟随去,早走晚走听你们的命令。”xxx国人就囚禁了xxx,带回去。到达户牖,xxx对太宰说:“xxx将要在十月的第一个辛日祭祀天帝和先xxx,最后一个辛日完毕。何世世代代都在祭祀中担任一定的职务,从xxx公以来没有改变过。如果我不参加,xxx将会说‘是xxx国让他这样的’,而且贵国认为xxx不恭敬,而只逮捕了他们七个卑微的人,对xxx有什么损害呢?”太宰嚭对xxxxxx说:“对xxx没有损害,而只能造成坏名声,不如放他回去。”于是就放回了xxx。

xxx国的xxx仪到公xxx有山氏那里讨粮食,说:“xxx垂下来啊,我没有地方系住;甜酒一杯啊,我和贫苦的老头斜视着。”公xxx有山氏回答说:“细粮已经没了,粗粮还有一些。如果你登上首山喊‘下等货啊’,就答应你。”

xxxxxx夫差想要攻打xxx,准备杀死那里的男人而囚禁妇女,太宰嚭说:“我们虽然可以战胜,但不能在那里久留。”xxxxxx这才回国。

冬季,xxx国和xxx讲和。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1篇

三年春季,xxx会合诸侯的军队攻打xxx,因为xxx向楚国顺服,xxx百姓溃散。凡是百姓逃避他们上级叫做“溃”,上级逃走叫做“逃”。xxx公到xxx去,这是为了拜谢xxx促成的卫、晋和议。

夏季,四月二十四日,xxx叔xxx死,发来讣告,像对xxx一样去吊唁,这是合xxx仪的.。

xxx攻打晋国,渡过黄河,烧掉渡船,占取了xxx官和郊地。xxx不出战。xxx就从茅津渡黄河,在殽地为死亡的将士筑一个大坟墓,然后回国。xxx就此称霸于西方少数民族诸国,这是由于任用了xxx。君子因此知道,xxx作为国君,提拔人才考虑全面,任用人才专一无二;xxx作为臣子,努力不懈,能够因为畏惧而思考;子桑忠诚,他了解别人,能够推举好人。《诗》说:“在哪里去采蒿子?在池塘里、在小洲上。在哪里使用它?在公侯的祭祀典礼上。”xxx就是这样的。“早晚努力不懈,以事奉在最上层的一个人”,xxx就是这样的。“把谋略留给子xxx,以安定和辅佐他们”,子桑就是这样的。

秋季,在xxx有大批螽斯像雨点一样落下来,这是死了以后掉下来的。

楚国的军队包围xxx,晋国的先仆攻打楚国去救援xxx。

冬季,晋国把xxx的事情报告周襄xxx,xxx叔桓公、晋国的阳处父攻打楚国以救援xxx。攻打方城山关口,并看到了楚国的息公子xxx才回国。晋国人为曾经对xxx公的失礼而感到恐惧,请求改订盟约。xxx到了晋国,和晋襄公结盟。晋襄公设享礼招待xxx,赋《菁菁者莪》这首诗。xxx让xxx降阶下拜,说:“小国在大国接受命令,岂敢对礼仪有所不谨慎?君xxx赐我们以重大典礼,还有什么比这再高兴的呢?小国的高兴,是大国的恩赐。”晋襄公走下台阶辞谢,再登上台阶,完成拜礼。xxx赋《嘉乐》这首诗。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2篇

【经】十年春xxx三月辛卯,臧xxx辰卒。夏,秦伐晋。楚杀其大夫宜申。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及xxx盟于女栗。冬,狄侵宋。楚子、xxx于厥貉。

【传】十年春,晋人伐秦,取少梁。

夏,秦伯伐晋,取xxx。

初,楚范巫矞似谓成xxxxxx、xxx曰:「三君皆将强死。」城濮之役,xxx思之,故使止子玉曰:「毋死。」不及。止xxx,xxx缢而县绝,xxx使适至,遂止之,使为商公。沿汉溯江,将入郢。xxx在渚宫,下,见之。惧而辞曰:「臣免于死,又有谗言,谓臣将逃,臣归死于司败也。」xxx使为工xxx,又与子家谋弑穆xxx。穆xxx闻之。五月杀斗宜申及仲归。

秋七月,及xxx盟于女栗,顷xxx立故也。

xxx、xxx会楚子于息。冬,遂及xxx于厥貉。将以伐宋。宋华御事曰:「楚欲弱我也。先为之弱乎,何必使诱我?我实不能,民何罪?」乃逆楚子,劳,且听命。遂道以田xxx。xxx为右盂,xxx为左盂。期思公复遂为右司马,子xxx及文之无畏为左司马。命夙驾载燧,xxx违命,无畏抶其仆以徇。

或谓子舟曰:「国君不可戮也。」子舟曰:「当官而行,何强之有?《诗》曰:『刚亦不吐,柔亦不茹。』『毋从诡随,以谨罔极。』是亦非辟强也,敢爱死以乱官乎!」

厥貉之会,麇子逃归。

十年春季,晋国人攻打秦国,占领了少梁。

夏季,秦国攻打晋国,占领了xxx。

当初,楚国范地的巫人矞似预言成xxxxxx、xxx说:“这三位都将被杀死。”城濮那次战役,楚xxx想起了这句话,所以xxx玉说:“不要自杀。”但是没有来得及。去xxx西,xxx正在上吊而绳子断了,楚xxx的使者刚刚来到,就阻止了他自杀,让他做了商公。xxx沿汉江而下,逆长江而上,将要进入郢都。楚xxx正在渚宫,下来接见他,xxx害怕,就解释说:“下臣幸而免于一死,但又有人诬陷,说下臣准备逃走,下臣现在回来请求死在司败那里。”楚xxx让他做了工xxx,他又和子家策划杀死穆xxx。穆xxx听到后,在五月间杀了xxx和子家。

秋季,七月,xxx和xxx在女栗结盟,这是由于周顷xxx即位的缘故。

xxx恭公、xxx在息地会见楚穆xxx。冬季,就和xxx侯一起领兵驻扎在厥貉,准备攻打xxx。xxx的华御事说:“楚国想要让我们归服,是不是我们先主动表示顺服?他们何必摆出这副架势来逼迫我们?我们实在没有能耐,但是百姓有什么罪?”于是就亲自去迎接楚穆xxx,向他表示慰劳,同时听候命令。于是就引导楚穆xxx在xxx打猎。宋昭公率领右边圆阵,xxx率领左边圆阵。期思公复遂作为右司马,子xxx和文之无畏作为左司马,下令早晨在车上装载取火工具出发。宋昭公违背命令,无畏笞打他的仆人并在全军示众。有人对文之无畏说:“国君是不能够侮辱的'。”文之无畏说:“按照职责办事,有什么强横?《诗》说:‘硬的不吐出来,软的不吞下去。’又说:‘不要放纵狡诈的人,以使放荡的行为得以检点。’这也是不避强横的意思。我哪里敢爱惜生命而放弃职守呢!”

在厥貉会见的时候,麇子逃走回国。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3篇

xxx·xxx十六年

【经】xxx六年春xxx正月己卯,卫世子蒯聩自戚入xxx,卫侯辄来奔。二月,卫子还成出奔宋。xxx己丑,xxx卒。

【传】十六年春,瞒成、褚师比出奔宋。

卫侯使xxx告于周曰:「蒯聩得罪于君父君母,逋窜于晋。晋以xxx室之故,不弃兄弟,置诸河上。天诱其衷,获嗣守封焉。使下臣肸敢告执事。」xxx使xxx公对曰:「肸以嘉命来告余一人。往谓叔父,余嘉乃成世,复尔禄次。敬之哉!方天之休,弗敬弗休,悔其可追?」

xxx己丑,xxx卒。公诔之曰:「旻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子赣曰:「君其不没xxx乎!夫子之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称一人,非名也。君两失之。」

六月,卫侯饮孔悝酒于平阳,重酬之,大夫皆有纳焉。醉而送之,夜半而遣之。载伯姬于平阳而行,及西门,使贰车反祏于西圃。子伯季子初为xxx臣,新登于公,请追之,遇载祏者,杀而乘其车。许公为反祏,遇之,曰:「与不仁人争明,xxx。」必使先射,射三发,皆远xxx。xxx射之,殪。或以其车从,得祏于囊中。孔悝出奔宋。

楚大子建之遇谗也,自城父奔宋。又辟华氏之乱于郑,xxx甚善之。又适晋,与晋人谋袭郑,乃求复焉。xxx复之如初。晋人使谍于子木,请行而期焉。子木暴虐于其私邑,邑人诉之。xxx省之,得晋谍焉。遂杀子木。其子曰胜,在xxx。xxx欲召之,xxx曰:「吾闻胜也诈而乱,无乃害乎?」xxx曰:「吾闻胜也信而勇,不为不利,舍诸边竟,使卫藩焉。」xxx曰:「xxx之谓信,率义之谓勇。吾闻胜也好复言,而求死士,xxx私乎?复言,非信也。期死,非勇也。子必悔之。」弗从。召之使处xxx竟,为白公。请伐郑,xxx曰:「楚未节也。不然,吾不忘也。」他日,又请,xxx。未起师,晋人伐郑,楚救之,与之盟。胜怒,曰:「xxx在此,仇不远矣。」

胜自厉剑,子期之子平见之,曰:「xxxxxx何自厉也?」曰:「胜以直闻,不告女,庸为直乎?将以杀尔父。」平以告xxx。xxx曰:「胜如卵,xxx而长之。楚国第,我死,令xxx、司马,xxx而谁?」胜闻之,曰:「令xxx之狂也!得死,乃非我。」xxx不悛。胜谓石乞曰:「xxx与二卿士,皆五百人当之,则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市南有xxx者,若得之,可以当五百人矣。」乃从白公而见之,与之言,说。告之故,辞。承之以剑,不动。胜曰:「不为利谄,不为威惕,不泄人言以求媚者,去之。」

xxx人伐慎,白公败之。请以战备献,xxx。遂作乱。秋七月,杀xxx、子期xxx,而劫惠xxx。xxx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以弗终。」抉豫章以杀人而后死。石乞曰:「焚库弑xxx,不然不济。」白公曰:「不可。弑xxx,不祥,焚库,无聚,将何以守矣?」乞曰:「有楚国而治其民,以敬事神,可以得祥,且有聚矣,xxx?」弗从。xxx在蔡,方城之外皆曰:「可以入矣。」子高曰:「吾闻之,以险侥幸者,其求无餍,偏重必离。」闻其杀xxx也而后入。

白公欲以子闾为xxx,子闾不可,遂劫以兵。子闾曰:「xxxxxx若xxx国,xxxxxx室,而后庇焉,启之愿也,敢不听从。若将专利以倾xxx室,xxx国,有死不能。」遂杀之,而以xxx如高府,石乞xxx门,圉xxx穴宫,负xxx以如昭夫人之宫。xxx亦至,及北门,或遇之,曰:「君xxx?国人望君如望慈父母焉。盗贼之矢若伤君,是绝民望也。若xxx不胄?」乃胄而进。又遇一人曰:「君xxx?国人望君如望岁焉,日日以几。若见君面,是得xxx。民知不死,其亦夫有奋心,犹将xxx以徇于国,而反掩面以绝民望,不亦甚乎?」乃免胄而进。遇箴xxx固,帅其属将与白公。子高曰:「微二子者,楚不国矣。弃德从贼,其可保乎?」乃从xxx。使与国人以攻白公。白公奔山而缢,其徒微之。生拘石乞而问白公之死焉,对曰:「余知其死所,而长者使余勿言。」曰:「不言将烹。」乞曰:「此事克则为卿,xxx则烹,固其所也,xxx?」乃烹石乞。xxxxxx燕奔黄氏。诸梁兼二事,xxx,乃使宁为令xxx,使宽为司马,而老于叶。

xxx梦,嬖人求酒于大叔僖子,不得,与卜人比而告公曰:「君有大臣在西南隅,xxx,惧害。」xxx叔遗。遗奔晋。卫侯谓xxx曰:「吾xxx而不得其器,若xxx?良夫代执火者而言,曰:「疾与亡君,皆君之子也。召之而择材焉可也,若不材,器可得也。」竖告大子。大子使五人舆豭从己,劫公而强盟之,且请杀良夫。公曰:「其盟免三死。」曰:「请三之后,有罪杀之。」公曰:「诺哉!」

文言文翻译:

十六年春季,瞒成、褚师比逃亡到xxx。

卫庄公派xxx向周室报告,说:“蒯聩得罪了君父、君母,逃窜到晋国。晋国由于xxx室的缘故,不抛弃兄弟,把蒯聩安置在黄河边上。上天开恩,得继承保有封地,派下臣肸谨向执事报告。”xxxxxx派xxx公回答说:“肸把消息带来告诉我,回去对叔父说:我赞许你继承先世,恢复你的禄位。要恭敬啊!这样才能得到上天赐福。不恭敬上天就不能赐福,后悔哪里来得及?”

夏季,四月十一日,xxx死了,xxx致悼辞说:“上天不善,不肯留下这一位国老,让他捍卫我一人居于君位,使我孤零零地忧愁成病。呜呼哀哉!尼父,我失去了律己的榜样。”子赣说:“国君恐怕不能在xxx善终吧!他老人家的话说:“礼仪丧失就要昏暗,名分丧失就有过错。’失去意志就是昏暗,失去身份是过错。活着不能任用,死了又致悼辞,这不合xxx仪,自称‘一人’,这不合于名分。国君把礼与名两样都丧失了。”

六月,卫庄公在平阳招待孔悝喝酒,重重酬谢他,对大夫都有所赠送。喝醉了送走他,半夜把他打发走。孔悝用车子装上伯姬动身离平阳,到达西门,派副车回到西圃宗庙中去取神主盒子。子伯季子当初是xxx的家臣,近来晋升为卫庄公的大夫,请求追赶孔悝,路上碰到载神主盒子的人,就杀了他而坐上他的车子。许公为回去迎接神主盒子,遇到子伯季子,许公为说:“和不仁的人争强,没有不胜的。”就一定要让子伯季子先射,射了三箭,箭都落到离许公为很远的地方。许公为射他,只一箭就把他射死了。有人坐着子伯季子的车子跟上去,在袋子里得到了神主盒子。孔悝逃亡到xxx。

楚国太子建遭到诬陷的时候,从城父逃亡到xxx,又去xxx躲避xxx华氏之乱。xxx人待他很好。又到晋国,和晋国人策划袭击xxx,为此就要求再回到xxx去。xxx人待他像以前一样。晋国人派间谍和太子建联系,事情完了准备回晋国,同时约定入袭xxx的日期。太子建在他的封邑里大肆暴虐,封邑的人告发他。xxx人来查问,发现了晋国间谍,于是就杀死了太子建。太子建的儿子名胜,在xxx国,xxx想找他来。xxx说:“我听说胜这个人狡诈而好作乱,不是一个祸害吧!”xxx说:“我听说胜这个人诚实而勇敢,不做没有利的事情。把他安置在边境上,让他保卫边疆。”xxx说:“符合仁爱叫做诚信,xxx义叫做勇敢。我听说胜这个人务求实践诺言,而又遍求不怕死的人,大概是有私心吧?不管什么话都要实践,这不是诚信,不管什么事情都不怕死,这不是勇敢。您一定会后悔的。”xxx不听,把胜召回来,让他住在和xxx国边境的地方,号为白公。胜请求进攻xxx,xxx说:“楚国一切政事还没纳入正常轨道。不是这样,我是不会忘记的。”过了些时候,胜又请求,xxx同意了。还没有出兵,晋国攻打xxx,楚国却救援xxx,并和xxx结盟。白xxx发怒,说:“xxx人在这里,仇人不在远处了。”

白xxx亲自磨剑,子期的儿子平见到,说:“您为什么亲自磨剑呢?”他说:“胜是以爽直著称的,不告诉您,哪里能算得上直爽呢?我要杀死你父亲。”平把这些话报告xxx。xxx说:“胜就像鸟蛋,我覆翼而使他长大。在楚国,只要我死了,令xxx、司马,不归于胜还归于谁?”胜听了xxx的话,说:“令xxx真狂妄啊!他要得到好死,我就不是我。”xxx还是没有觉察。胜对石乞说:“君xxx和两位卿士,一共用五百个人对付,就行了。”石乞说“这五百个人是找不到的。”又说:“市场的南边有个叫xxx的,如果找到他,可以抵五百个人。”石乞就跟着白xxx去见宜僚,和他谈话,很高兴。石乞就把要办的事告诉宜僚,宜僚拒绝。把剑架在宜僚脖子上,他一动不动。白xxx说:“这是不为利诱、不怕威胁、不泄漏别人的'话去讨好的人,离开这里吧。”

xxx国人进攻慎地,白xxx打败了他们。白xxx请求不解除军队武装奉献战利品,xxxxxx同意了,白xxx就乘机发动叛乱。秋季,七月,在朝廷上杀了xxx、子期,并且劫持xxxxxx。xxx用袖子遮着脸而死去。子期说:“过去我用xxx事奉君xxx,不能有始无终。”拔起一株樟树打死了敌人然后死去。石乞说:“焚烧府库,杀死君xxx。不这样,事情不能成功。”白xxx说:“不行,杀死君xxx不吉祥,烧掉府库没有积蓄,将要用什么来xxx国?”石乞说:“有了楚国而治理百姓,用xxx事奉神灵,就能得到吉祥,而且还有物资,怕什么?”白xxx不肯听从。

xxx住在xxx,方城山外边的人都说:“可以进兵国都了。”xxx说:“我听说,用冒险而侥幸成功的,他的欲望不会满足,办事不公平,百姓必然不依附。”听到白xxx杀了齐国的管修,然后才进入郢都。

白xxx想要让子闾做楚xxx,子闾不答应,就用武力劫持他。子闾说:“您如果xxx国,整顿xxx室,然后对启加以庇护,这是启的愿望,岂敢不听从?如果要专谋私利来颠覆xxx室,置国家于不顾,那么启宁死不从。”白xxx就杀了子闾,带着惠xxx到高府。石乞守门,圉xxx在宫墙上打开一个洞,背上惠xxx到了昭夫人的宫中。

xxx也在这时候来到,到达北门,有人遇到他,说:“您为什么不戴上头盔?国内的人们盼望您好像盼望慈爱的父母,盗贼的箭如果射伤您,这就断绝了百姓的盼望。为什么不戴上头盔?”xxx就戴上头盔前进,又遇到一个人说:“您为什么戴上头盔?国内的人们盼望您好像盼望丰收一样,天天盼望,如果见到您的面,就能安心了。百姓知道不至于再有生命危险,人人有奋战之心,还要把您的名字写在旗帜上在都城里巡行,但是您又把脸遮起来以断绝百姓的盼望,不也太过分了吗?”xxx就脱下头盔前进。遇到箴xxx固率领他的部下,准备去帮助白xxx。xxx说:“如果没有xxx他们两位,楚国就不成为国家了,抛弃德行跟从盗贼,难道能够安全吗?”箴xxx固就跟随xxx。xxx派他和国内的人们攻打白xxx。白xxx逃到山上自己吊死了,他的部下把尸体藏起来。xxx活捉石乞而追问白xxx的尸体。石乞回答说:“我知道他尸体所藏的地方,但是白公让我别说。”xxx说:“不说就烹了你。”石乞说:“这件事成功就是卿,不成功就被烹,这本来是应有的结果,有什么妨碍?”于是就烹了石乞。xxxxxx燕逃亡到頯黄氏。xxx身兼令xxx、司马二职,国家安定以后,就让宁做令xxx,宽做司马,自己在叶地退休养老。

卫庄公占卜他做的梦,他的宠臣向xxx僖子要酒,没有得到,就和卜人勾结,而告诉卫庄公说:“您有大臣在西南角上,不去掉他,恐怕有危害。”于是就驱逐xxx遗。xxx遗逃亡到晋国。

卫庄公对xxx说:“我继承了先君而没有得到他的宝器,怎么办?”xxx让执烛的人出去,自己代他执烛然后说:“疾和逃亡在外的国君,都是您的儿子,召他来可以量才选择。如果没有才能就废掉他,宝器就可以得到了。”童仆密告太子。太子派五个人用车子装上公猪跟着自己,劫持卫庄公强迫和他盟誓,而且请求杀死xxx。卫庄公说:“和他的盟誓说过要赦免死罪三次。”太子说:“请在三次以后,再有罪就杀死他。”卫庄公说:“好啊!”

xxxxxx·xxx十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第14篇

xxxxxx·xxx三年的原文及翻译

原文:

【经】三年春xxx正月,叔xxx得臣会晋人、xxx、xxx人、卫人、xxx伐xxxxxx。夏五月,xxx子虎卒。秦人伐晋。秋,楚人xxx。雨螽于宋。冬,xxx晋。xxx二月己巳,公及晋侯盟。晋阳处父帅师伐楚以救江。

【传】三年春,xxx会xxx师伐沈,以其服于楚也。xxx。凡民逃其上曰溃,在上曰逃。

卫侯如xxx,拜晋成也。

xxx乙亥,xxx叔xxx卒,来赴吊如同盟,礼也。

秦伯伐晋,济河焚舟,取xxx官,及郊。晋人不出,遂自茅津济,封殽尸而还。遂霸西戎,用xxx也。君子是以知「xxx之为君也,举人之周也,与人之壹也;xxx之臣也,其不解也,能惧思也;子xxx也,其知人也,能举善也。《诗》曰:『xxx采蘩,于沼于沚,xxx用之公侯之事』,xxx焉。『夙夜匪解,以事一人』,xxx有焉。『诒阙xxx谋,以燕翼子』,子xxx焉。」

秋,雨螽于宋,队而死也。

楚师xxx。晋先仆伐楚以救江。

冬,晋以江故告于周。xxx叔桓公、晋阳处父伐楚以救江,门于方城,遇息公子xxx而还。

晋人惧其无礼于公也,请改盟。xxx晋,及晋侯盟。晋侯飨公,赋《菁菁者莪》。xxx以公降,拜,曰:「小国受命于大国,敢不慎仪。君贶之以大礼,xxx如之。抑小国之乐,大国之惠也。」晋侯降,辞。登,成拜。公赋《嘉乐》。

文言文翻译:

三年春季,xxx会合诸侯的军队攻打xxx,因为xxx向楚国顺服,xxx百姓溃散。凡是百姓逃避他们上级叫做“溃”,上级逃走叫做“逃”。xxx公到xxx去,这是为了拜谢xxx促成的卫、晋和议。

夏季,四月二十四日,xxx叔xxx死,发来讣告,像对xxx一样去吊唁,这是合xxx仪的。

xxx攻打晋国,渡过黄河,烧掉渡船,占取了xxx官和郊地。xxx不出战。xxx就从茅津渡黄河,在殽地为死亡的将士筑一个大坟墓,然后回国。xxx就此称霸于西方少数民族诸国,这是由于任用了xxx。君子因此知道,xxx作为国君,提拔人才考虑全面,任用人才专一无二;xxx作为臣子,努力不懈,能够因为畏惧而思考;子桑忠诚,他了解别人,能够推举好人。《诗》说:“在哪里去采蒿子?在池塘里、在小洲上。在哪里使用它?在公侯的.祭祀典礼上。”xxx就是这样的。“早晚努力不懈,以事奉在最上层的一个人”,xxx就是这样的。“把谋略留给子xxx,以安定和辅佐他们”,子桑就是这样的。

秋季,在xxx有大批螽斯像雨点一样落下来,这是死了以后掉下来的。

楚国的军队包围xxx,晋国的先仆攻打楚国去救援xxx。

冬季,晋国把xxx的事情报告周襄xxx,xxx叔桓公、晋国的阳处父攻打楚国以救援xxx。攻打方城山关口,并看到了楚国的息公子xxx才回国。晋国人为曾经对xxx公的失礼而感到恐惧,请求改订盟约。xxx到了晋国,和晋襄公结盟。晋襄公设享礼招待xxx,赋《菁菁者莪》这首诗。xxx让xxx降阶下拜,说:“小国在大国接受命令,岂敢对礼仪有所不谨慎?君xxx赐我们以重大典礼,还有什么比这再高兴的呢?小国的高兴,是大国的恩赐。”晋襄公走下台阶辞谢,再登上台阶,完成拜礼。xxx赋《嘉乐》这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