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1篇

李渔(1611-1680),初名仙侣,后改名渔,字谪凡,号笠翁。汉族,浙江金华兰溪人。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18岁补博士弟子员,在明代中过秀才,入清后无意仕进,从事著述和指导戏剧演出。后居于南京,把居所命名为“芥子园”,并开设书铺,编刻图籍,广交达官贵人、文坛名流。著有《凰求凤》、《玉搔头》等戏剧,《_》、《觉世名言十二楼》、《无声戏》、《连城壁》等小说,与《闲情偶寄》等书。

——新唐书xxx传翻译

新唐书xxx传翻译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2篇

振:通“赈”救济。

客:客居、漂泊。

飨:供奉鬼神、祭祀。

奏:呈献。

试:考试。

世:代。

迨:到,等到。

窃:私下。

故事:旧业,祖业。

虽:即使。

其:难道。

会:恰逢。

避走:逃到……避难。

亡走:逃奔,逃到。

上谒:通名进见尊长,此指进见**。

布衣:*民。

细:小,轻微。

解:怒气消解。

所在:到处。

寓:寄居。

弥年:经年;终年。

辄:就。

再:第二次。

表:上表推荐。

以:因为。

世旧:世代交谊。

诣:到。

或:有时。

乃:竟然。

中:内心,心中。

衔:怀恨。

涉旬:经过十天。

具:准备。

乃:才。

昔:夜。

自检:自我约束检点。

尝:经历。

伤时挠弱:感伤时局又懦弱无为。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3篇

甫,字子美,少贫不自振,客xxx、齐赵间。xxx其材,先往见之。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

天宝十三载,xxx朝献太清宫,飨庙及郊,甫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命**试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卫率府胄xxx。数上赋颂,因高自称道,且言:“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xxx时。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若令执先臣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鼓吹《六经》,至xxx挫,xxx给,xxx、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

会禄山乱,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肃xxx,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为贼所得。至德二年,亡走凤翔上谒,拜右拾遗。

与房琯为布衣交,琯时败xxx斜,又以客xxx,罢**。甫上疏言:“罪细,不宜免大臣。”帝怒,诏三司亲问。**xxx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帝乃解。甫谢,且称:“琯**子,少自树立为醇儒,有大臣体,时论许琯才堪公辅,陛下果委而相之。观其深念主忧,义形于色,然性失于简。酷嗜鼓琴,xxx琯门下,贫疾昏老,依倚为非,琯爱惜人情,一至玷污。臣叹其功名未就,志气挫衄,觊陛下弃细录大,所以冒死称述,涉近讦激,违忤圣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赐骸骨,天下之幸,非臣独蒙。”然帝自是不甚省录。

时所在寇夺,甫家寓鄜,弥年艰窭,孺弱至**,因xxx自往省视。从还京师,出为华州司功参军。关辅饥,辄弃官去,客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

流落剑南,结庐成都西xxx召补京兆功xxx,不至。会xxx节度剑南东、xxx,往依焉。武再帅剑南,表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武以世旧,待甫甚善,亲至其家。甫见之,或时不巾,而性褊躁傲诞,常醉登武床,瞪视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中衔之。一日,欲杀甫,集吏于门。武将出,冠钩于帘者三,左右走报其母,力救得止。

崔旰等乱,甫往来梓、夔间。大历中,出瞿唐,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

甫旷放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少与李白齐名,时号“xxx。尝从白及高适过汴州,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人莫测也。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桡弱,情不xxx,人皆怜之。坟在岳阳。有集六十卷,今传。

赞曰:xxx,诗人承xxx、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沿袭。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伟,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xxxxxx,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他人不足,甫乃厌余。残膏剩馥,沾丐后人多矣。故元稹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xxx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昌黎韩愈于文章慎许可,至于歌诗,独推曰:“xxx章在,光焰万丈长。”城可信云。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4篇

杜牧前期颇为关心**,对当时百孔千疮的xxx表示忧虑。诗人夜泊秦淮河岸,眼见灯红酒绿,耳闻*歌艳曲,触景生情,又想到唐朝国势日衰,当权者昏庸,便感慨万千,写下了这首《泊秦淮》。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xxx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代诗人。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xxx。与xxx并称“小xxx。因晚年居长xxxxxx别墅,故后世称“杜xxx”,著有《xxx文集》。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5篇

xxx叔宝,是齐州历城人。他最初在隋将来护儿手下做事,他的母亲死了,来护儿派遣使者向他的母亲赠衣被来凭吊她。

不久,xxx跟随通守xxx在下邳攻打敌人xxx。敌军有十余万人,而xxx所统帅的兵马只有敌人的十分之一,只能加固壁垒而不敢进攻。最后粮食吃完了,便想引兵退去。xxx说:“敌人看到我们退兵,一定会用全部的人马来追我们,如果我们用精锐的士兵去**他们的营寨,一定能胜利,谁愿意为我去?”众人没有答话的'。只有xxx与xxx信自告奋勇愿意前往。于是分了一千精锐的士兵埋伏在草丛中,xxx弃营撤军(假装)逃走,xxx用全部的**追击。xxx等人骑马快速攻打敌营,城门关着进不去,于是爬上城楼拔下敌人的旗帜,杀了几十人,敌营中开始混乱,xxx等人便砍断门闩迎接外面自己的**,放火焚烧了三十多个屯。xxx返还,xxx回击,大败明月。又与xxx在海曲进行战斗,xxx第一个登上城楼。因为前前后后的功绩升为建节尉。

(xxx)跟从xxx在荥阳攻打xxx。后来xxx死了。xxx率领剩下的部队归附xxx基。xxx基投降了xxx,xxx得到xxx后很高兴,封他为帐内骠骑,待他非常好。xxx和宇文化及在xxx打仗,xxx中箭**,快要死了,追兵到,幸亏xxx保护他,他才免于一死。

后来xxx又归附xxx,**龙骧大将军。他和xxx商量说:“xxx很狡诈,多次与**诅咒发誓,简直就是巫婆,不是能改变乱世的主人!”于是相约一同**,xxx骑着自己的马前去向xxx告别,说:“我自认为不能侍奉您,请让我现在告辞吧。”xxx不敢逼迫他,于是xxx来投奔高祖。

高祖让他在xxx做事。xxx镇守长,官拜xxx总管。在美良川打仗,他打败了xxx德,功劳很多,**赐给他黄**,慰劳他说:“你不顾念妻子儿女而来归附于我,并且又立了大功,如果我的肉可以吃,就应该割下来给你吃,何况是财物、美女呢!”后来又封他为xxx三统军,他在介休击退xxx,官拜上柱国。跟从秦王讨伐xxx、xxx、xxx三个叛贼时,他没有不冲锋在前,在战场上激战的,战场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进封为翼国公。每当敌军有勇猛的将士在军前出入来炫耀,秦王就命xxx前去击败他。xxx跃马挺枪在xxx中(奔驰),没有不取胜的,因为这xxx颇为自负。*定隐、巢后,他xxx升官为xxx大将军。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6篇

xxx,xxx伦,司空充之从兄也。祖父龛,后将军。父阜,淮南内史。

琦年十四丧父,哀毁过礼。性xxx有识度,好古博学,居于宣城阳谷县,事母孜孜,朝夕色养。常患甘鲜不赡,乃为郡主簿,察孝廉,除郎中,以选补宣城泾县令。司徒xxx为参军,不就。及丁母忧,居丧泣血,杖而后起,停柩在殡,为邻火所逼,烟焰已交,家乏僮使,计无从出,乃匍匐抚棺号哭。俄而风止火息,堂屋一间免烧,其精诚所感如此。

服阕,乃慨然叹曰:“所以出身仕者,非谓有尺寸之能以效智力,实利微禄,私展供养。一旦茕然,无复恃怙,岂可复以朽钝之质尘xxx哉!”于是养志衡门,不交人事,耽玩典籍,以琴书自娱。不营产业,节俭寡欲,丰约与乡邻共之。乡里遭乱,姊没人家,琦惟有一婢,便为购赎。然不为xxx,凡有赠遗,亦不苟让,但xxx有余,辄复随而散之。任心而行,率意而动,不占卜,无所事。

司空陆玩、太尉桓温并辟命,皆不就。xxx博士,又不起。简文帝时为xxx,钦其名行,召为参军,固辞以疾。公车再征通直散骑侍郎、散骑常侍,不行。由是君子仰德,莫能屈也。桓温尝登琦县界山,喟然叹曰:“此山南有人焉,何公真止足者也!”

琦善养性,老而不衰,布褐蔬食,恆以述作为事,著《三国评论》,凡所撰录百许篇,皆行于世。年八十二卒。(选自《晋书·列传第五十八》,有删节)

【注】①默,通“墨”。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7篇

①敳字子嵩。长不满七尺,而腰带十围,雅有远韵。为xxx留相,未尝以事婴心,从容酣畅,寄通而已。处众人中,居然**。尝读《老》《庄》,曰:“正与人意暗同。”太尉王衍雅重之。

②迁吏部郎。是时天下多故,机变屡起,xxx默无为。参东海xxxxxx军事,转军谘祭酒。时越府多俊异,敳在其中,常自袖手。豫州牧长史河南郭象善《老》《庄》,时人以为xxx之亚。敳甚知之,每曰:“xxx玄何必减②瘐子嵩”。象后为xxx主簿,任事专势。敳谓象曰:“卿自是当世大才,我畴xxx意都已尽矣。”

③敳有重名,为缙绅所推,而聚敛积实,谈者讥之。都官从事温峤奏之,敳更器峤,目峤“森森如千丈松,虽礧砢③多节,施之大厦,有栋梁之用。”

④时xxx任于越,人士多为所构,惟敳纵心事外,无迹可间④。后以其性俭家富,说越令就换钱千万,冀其有吝,因此可乘。越于众坐中问于敳,而敳乃颓然已醉,帻堕机上,以头就穿取,xxx云:“下官家有二千万,随公所取矣。”舆于是乃服。越甚悦,因曰:“不可以小人之虑度君子之心。”

⑤石勒之乱,与衍俱被害,时年五十。

选自《晋书》卷五十庾敳(ái)传,有删节)

①东海xxx:xxx,时为东海王。

②何必减:未必比……差。

③礧砢:读léi luǒ,原指树术多节,这里比喻人才卓越。

④间:非难,**。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8篇

xxx,始名xxx,字子训。擢进士第,补太学助教。从父逢吉为宰相,以xxx*险善谋事,厚昵之。xxx佐昭义府,xxx然曰:“当世*权力者皆龊龊,吾闻注好士,有中助,可与共事。”因往见注,相得甚欢。时逢吉方留守,怏怏不乐,思复用,知与注善,xxx*百万,使西至京师厚结注。注喜,介之谒xxx澄。守澄善遇之,即以注术、xxx经义并荐xxx。xxx持诡辩,激昂可听,善钩揣人主意,又以身儒者,海内望族,既见识擢,志望不浅。始,xxx谋诛守澄不克,宦尹益横,帝愈愤耻。而宪祖之弑罪人杰得虽外假借内不堪欲夷绝其类顾在位臣持禄取容无仗节死难者注*知帝指,屡建密计,引xxx叶力。xxx数进讲,至阉寺,必感愤申重,以激帝心。帝见其言纵横,谓果可任,遂不疑,而待遇莫与比,因改名训。训本挟奇进,及大权在己,锐意去恶,故与帝言天下事,无不如所欲。与注相朋比,务报恩复仇,尝所恶者,悉陷xxx。迁贬无阕日,班列几空,中外震畏。帝为下诏开谕,群情稍安。训一岁至宰相,谓遭时,xxx可行。训时时进贤才伟望,以悦士心,人皆惑之。尝建言天下浮屠避徭赋,耗国衣食,请行业不如令者还为民。既执政,自白罢,因以市恩。始,注先显,训藉以进,及势相埒,赖宠争功,不两立。然方事未集,乃出注使镇凤翔,外为助援,内实猜克,待逞,且杀之。及训既败,xxx翔,为???将所执,械而东。训恐为宦人酷辱,祈监者曰:“得我者有赏,不如持首去。”乃斩之。

xxx,字子垂,初名xxx,字子训,是故宰相xxx的族xxx。身材魁梧,能言善辩,常说大话,自我标榜。考中进士科,补授太学助教,被徵用到河阳节度使的幕府任职。叔父xxx吉做宰相后,因李xxx*险狡猾善于谋事,厚爱他。xxx在昭仪节度使的幕府中任职,李xxx感慨地说:“当代掌权的人都谨小慎微,我听说xxx喜爱人才,有宦官做靠山,可以与他共事。“因此前往拜见xxx,两人相处得很投机。当时xxxxxx留守,怏怏不乐,企图重新掌权,知道李xxx与xxx关系好,交给他百万金钱,让他前往京城送厚礼结交xxx。xxx高兴,介绍他拜见xxx澄。xxx澄善待他,就将xxx的*术、李xxx的经义一起推荐给皇帝。

李xxx有诡辩之才,慷慨激昂言语中听,善于揣摩皇帝的心理,又因为他是儒士,xxx是海内望族,因此受到赏识提拔后,志向不低。当初,xxx谋划诛杀xxx澄没有成功,xxx死后,宦官更加专横,更加感到愤恨耻辱。而且宪宗被害后,凶手没有抓到,xxx虽然表面上宽容宦官,内心却实在不能容忍,准备将宦官斩尽杀绝,然而在位的大臣只顾保持禄位贪圃安逸,没有人愿意为此赴汤蹈火。xxx刺探到了xxx的心思,多次提出密计,援引李xxx协助自己。李xxx多次进宫讲习,谈及宦官,必然感慨愤怒,借此打动xxx的心。xxx看到他言论纵横,认为确实可以任用,就不再怀疑,而且待遇无人能与他相比,因此改名叫xxx。xxx本来就心怀奇计入宫,等到大权在握后,专心一意铲除邪恶,因此与xxx谈论天下大事,无不如愿以偿。他依仗xxx互相依附勾结,从事报恩复仇,向来忌恨xxx、xxx闵受宠,就借杨虞卿一案,指责他们是同党,凡是他们厌恶的人,都陷害说是朋党,降官贬职没有停止的时候,朝中大臣几乎为之一空,朝廷内外震惊害怕。皇帝为此下诏开导谕示,众人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一些。

xxx从一个被流放的人受到任用,一年就做到宰相,认为时机已到,自己的计划可以付诸行动了。xxx也常常引进有声望的贤才,取悦于士大夫,人们都被他迷惑了。他曾经建议说天下和尚逃避徭役赋税,耗费国家的衣食,让他们从事佛业不如让他们还俗为民。做宰相后,自己又禀告停止,藉此求取恩宠。开始,xxx首先显贵,xxx靠他的帮助入宫,等两人势力相当,依赖恩宠争抢功劳,势不两立。但是谋划的事情还没有眉目,xxx就被派出任凰翅节度使,对他说是为了xxx外合,实际上是出于猜忌,等到大功告成后,就杀死他。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9篇

晋侯、xxx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xxx函陵,xxx氾南。

佚之狐言于xxx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xxx,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xxx,子亦有不利焉!”xxx。

夜缒而出,见xxx,曰:“秦、晋围郑,xxx知亡矣。若亡xxx有益xxx,敢以烦执事。越国以xxx,君知其难也,焉用亡xxx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xxx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xxx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xxx?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xxx利晋,xxx图之。”xxx说,与xxx。使杞子、逢xxx、杨xxx戍之,乃还。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xxx;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选自《左传》)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10篇

甫,字子美,少贫不自振,客xxx、齐赵间。xxx其材,先往见之。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

天宝十三载,xxx朝献太清宫,飨庙及郊,甫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命宰相试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卫率府胄xxx。数上赋颂,因高自称道,且言:“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xxx时。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若令执先臣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鼓吹《六经》,至xxx挫,xxx给,xxx、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

会禄山乱,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肃xxx,自?州羸服欲奔行在,为贼所得。至德二年,亡走凤翔上谒,拜右拾遗。

与房?为布衣交,?时败xxx斜,又以客xxx,罢宰相。甫上疏言:“罪细,不宜免大臣。”帝怒,诏三司亲问。宰相xxx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帝乃解。甫谢,且称:“?宰相子,少自树立为醇儒,有大臣体,时论许?才堪公辅,陛下果委而相之。观其深念主忧,义形于*,然*失于简。酷嗜鼓琴,xxx?门下,贫疾昏老,依倚为非,?爱惜人情,一至玷污。臣叹其功名未就,志气挫衄,觊陛下弃细录大,所以冒死称述,涉近讦激,违忤圣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赐骸骨,天下之幸,非臣独蒙。”然帝自是不甚省录。

时所在寇夺,甫家寓?,弥年艰窭,孺弱至饿死,因xxx自往省视。从还京师,出为华州司功参*。关辅饥,辄弃官去,客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

流落剑南,结庐成都西xxx召补京兆功xxx,不至。会xxx节度剑南东、xxx,往依焉。武再帅剑南,表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武以世旧,待甫甚善,亲至其家。甫见之,或时不巾,而*褊躁傲诞,常醉登武床,瞪视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中衔之。一日,欲杀甫,集吏于门。武将出,冠钩于帘者三,左右走报其母,力救得止。

崔旰等乱,甫往来梓、夔间。大历中,出瞿唐,下*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

甫旷放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少与李白齐名,时号“xxx。尝从白及高适过汴州,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人莫测也。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桡弱,情不xxx,人皆怜之。坟在岳阳。有集六十卷,今传。

赞曰:xxx,诗人承xxx、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xxx缙诘龋?写??簦?∏胁徊睿??拧奥墒?保?合嘌叵?4???洌?圆靡匝耪??皇鸦?咧史矗?美稣咦澄埃?说靡桓牛?xxx??ぁv粮γ?牒?xxx?щ阃蜃矗?婀沤穸?兄?k?瞬蛔悖?δ搜嵊唷2懈嗍pィ?簇ず笕硕嘁印9试?∥剑骸笆?艘xxx?从腥缱用勒摺!备τ稚瞥率笔拢?汕芯?睿?燎а圆簧偎ィ?篮拧笆?贰薄2?韬??谖恼律餍砜桑?劣诟枋??劳圃唬骸袄疃盼恼略冢?庋嫱蛘沙ぁ!背强尚旁啤?/p>

译文:

xxx字子美,少时家贫不能够养活自己,旅居于吴、越、齐、xxx。xxx他的才学感到惊奇,先前去见他。参加科举考试落第,困居长安。天宝十三年,唐xxx朝拜献祭于太清宫,祭祀天地和祖宗,xxx进献了三篇赋。皇上对这几篇赋感到惊奇,让他在集贤院等待诏命。命令宰相考试文辞,提拔为河西尉,xxx没有接受任职,后来改为右卫率府胄xxx。(xxx)多次献上赋和颂(两种文体),于是就自己大力赞扬自己,并且说:“臣的先祖恕、预以来,继承儒学保有官位十一代,等到(祖父)审言时,凭文章显扬于xxx时。臣依赖继承的祖业,从七岁开始写文章,将近四十年,然而衣不蔽体,常常靠人接济生活,私下里担心会死在荒郊外,还希望皇上同情、怜爱我。如果xxx继承先祖的旧业,改变地位低下的长时间的屈辱,那么臣的著述,即使不足以宣扬六经,极为含蕴深刻、感情抑扬,切合时宜、文思敏捷,可以企望赶得上xxx、枚皋。有这样的臣子,陛下怎能忍心舍弃呢?”

适逢安禄山叛乱,xxx避乱奔走于泾、渭等三*流域。xxx宗即位,xxx疲困衰弱想要从?州投奔皇帝临时的临时驻地。(中途)被寇贼捉住。后来xxx逃了出来,逃往凤翔拜谒xxx宗,被授右拾遗的官职。xxx和房琬是平民之交,房琬因为受他的门客xxx(牵累),被罢黜了宰相职务。xxx上疏说:“罪行小,不应该罢免大臣。”xxx宗大怒,召见三司来质问。宰相xxx说:“如果让xxx抵罪,这是在断绝言路。”xxx宗(怒气)才缓解。xxx谢罪说“琬,是宰相的儿子,年轻时就建立有远大理想要成为纯儒,有大臣的'体器。时人认为房琬有三公之才。陛下果然委以宰相一职。我看他深切地为陛下担忧,形*中显出大义,可是他的*情有些傲慢。我感叹他功名没成,志气被挫败,非分地希望陛下您弃小错取大德,所以冒着死罪称述,我直言激怒、违背了圣意。陛下赦免了最当白死的我,又赐我还乡,这是天下的大幸,不仅我独自蒙受圣恩。”可是皇帝从此很少罢免和录用了。

当时,xxx所在的地方到处是盗寇抢掠,而xxx家眷寓居于?州,生活终年艰难贫穷,小儿子甚至被饿死。于是xxx亲自前往?州探视。xxx为与xxx是世交老友,对待xxx非常友好,亲自到xxx家探望。xxx见xxx,有时竟不穿衣服,而*格褊狭放诞,曾经酒醉登上xxx床,瞪着眼说:“严挺之竟然有这样的儿子”,xxx也是暴躁勇猛的人,表面上看不在意,可是内心恨xxx。有一天想要杀xxx,将出去的时候,帽子被帘子的钩钩住好几次,左右的人(把这件事)告诉xxx的母亲,xxx的母亲跑去相救xxx才作罢。xxx死后,崔旰等作乱,xxx往来于梓州、夔州之间。后来向南去,客居耒阳,一天大醉后死去,时年五十九。

xxx为人旷达放荡不能自我约束,喜好谈论天下的大事,高谈而不贴合实际。多次饱尝寇贼作乱的痛苦,坚持自己的气节不被玷污。做诗歌,感伤世事同情弱者,忠诚不xxx主,人们爱他的忠义。

《新唐书xxx传》原文及翻译 第11篇

(1)晋侯、xxx:xxx公和xxx。

(2)以其无礼于晋:xxx公即位前****经过xxx,没有受到应有的礼遇。倒装句,于晋无礼。以,因为,连词。其,代词,它,指xxx。于,对于。

(3)且贰于楚:并且从属于晋的同时又从属于楚。且,并且,表递进。贰,从属二主。于,对,介词。

(4)xxx函陵:xxx驻扎在函陵。军,名词作动词,驻军。函陵,xxx地名,在今河南新郑北。

(5)氾( fàn)南:氾水的南面,也属郑地。(古汉语字典注,氾作水命是念作第二声。)

(6)佚(yì)之狐:xxx大夫。

(7)若:假如。使:派。见:拜见进见。从:听从。

(8)辞:推辞。

(9)臣之壮也:我壮年的时候。

(10)犹:尚且。

(11)**为也已:不能干什么了。为,做。已,同“矣”,语气词,了。

(12)用:任用。

(13)是寡人之过也:这是我的过错。是,这。过,过错。

(14)然:然而。

(15)xxx:答应这件事。许,答应。

(16)缒(zhuì):用绳子拴着人(或物)从上往下运。

(17)既:已经。

(18)敢以烦执事:冒昧地拿(亡xxx件事)麻烦您手下的人。这是客气的说法。敢,冒昧的。执事,执行事务的人,对对方的敬称。

(19)越国以鄙(bǐ)远:(然而)越过别国而把远地(xxx)当做边邑。越,越过。鄙,边邑。

(20)焉用亡xxx陪邻:为什么要灭掉xxx而给邻国增加土地呢?焉:何。用:介词,表原因。陪:增加。邻:邻国,指晋国。

(21)邻之厚,君之薄也:邻国的**雄厚了,您秦国的**也就相对削弱了。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性。厚,雄厚。

(22)若舍xxx为东道主:如果您放弃**xxx而把它作为东方道路上(招待过客)的主人。舍:放弃(围郑)。

(23)行李:古今异义,出使的人。

(24)共(gōng)其乏困:供给他们缺乏的东西。共,通“供”,供给。其:代指使者。

(25)尝为晋君赐矣:曾经给予晋君恩惠(指xxx曾派兵护送晋惠公回国)。尝,曾经。为,给予。赐,恩惠。为···赐:xxx。

(26)xxx焦、瑕:(晋惠公)许诺给您焦、瑕两城。

(27)朝济而夕设版焉:指晋惠公早上渡过黄河回国,晚上就修筑防御工事。济,渡河。设版,修筑防御工事。版,筑土墙用的夹板。朝,在早晨。

(28)厌:通“餍”,满足。

(29)东封xxx在东边让*为晋国的边境。封,疆界。这里作用动词。

(30)肆其西封:扩展它***疆界。指晋国灭xxx后,必将图谋秦国。肆,延伸,扩张。封:疆界。

(31)阙(quē):侵损,削减。盟:结盟。戍:守卫。还:撤军回国。[注:在古汉语词典中明确标注为“缺”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32)说:“说”同“悦”,喜欢,高兴。

(33)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假如没有那个人的力量,我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微:没有。夫人:远指代词,那人,指xxx。

(34)因人之力而敝之,xxx:依靠别人的力量,又返回来损害他,这是xxx道的。因:依靠。敝,损害。

(35)失其所与,不知:失掉自己的同盟者,这是不明智的。与,结交,亲附。知:通“智”。

(36)以乱易整,不武:用混乱相攻取代联合一致,是不符合武德的。易,代替。武,指使用武力是所应遵守的道义准则。不武,不符合武德。整,指一致的步调。

(37)吾其还也:我们还是回去吧。其,表商量或希望的语气,还是。

(38)去之:离开xxx。之,指代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