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1篇

文中人物虽不多,但形象各异。煮酒的童子默默无声,显然已深谙自己主人的性*情与志趣,早就见怪不怪,甚至很可能已经受到了一些感染和熏陶。舟子则直人快语,过惯了凡夫俗子的现实生活,他整日的操心劳力可能就只是为了自己或者一家人的柴米油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根本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所以他对这些“怪异”的行为是百思不得其解。xxx金陵客在生活态度和审美追求方面虽可谓志同道合,但在性*格气质方面却有一些差异。金陵客赏雪,是二人结伴同行,而且还带**好酒,谈诗论文的同时,“一樽还酹江雪”,xxx洒脱快乐、旷达豪放!足见此二人胸襟开阔、心情开朗,与其说是来赏雪,不如说是来享受自然,享受生活,享受那种无拘无碍的君子之交。意外地见到“我”这个不速之客,他们是“大喜”、强邀,xxx朗,坦荡真诚。他们对“我”一见如故,完全接纳,是一种很容易与人沟通的性*格类型。相形之下,xxx然表现出了一种值得称道的风雅不俗的情怀,但也流露出了他的清高自傲、我行我素,缺少一点海纳百川的胸怀。你看,别人盛情相邀,他却“强饮三大白而别”,这个“而”字,表前后两个动作的承接,酒一喝完,马上作别,似有些敷衍之意。临行才想起问人姓氏,并不久留,转身而去。个性*倒也鲜明,只可惜不易接近,令人费解——难道xxx是一个孤僻的人吗?抑或是在他的眼中,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

只要多加了解,我们就会发现年少时的xxx实是个十分喜爱热闹繁华的人,他原是一个大家子弟,一直过着xxx华的生活。他在他的《自为墓志铭》中这样写道:“蜀人xxx,xxx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明亡以后,他才“避迹山居”。明亡之时,xxx“年至五十”,所谓“繁华一靡一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xxx梦忆》自序),痴人说梦,遂有《xxx梦忆》,内中皆为忆旧之文,可谓对他过去繁华生活的片断记录,心绪是颇多感慨,但着眼处尽是人世的美好、故国乡土的可爱,洋溢着人生情趣,抒写着率真性*灵。**五年于xxx看雪的xxx三十又五,那时的他生活经历、思想情感都已非常丰富。他知识广博,著述浩繁,爱好享乐,又怎会是孤僻之人?

那么,是他认为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吗?应该也不是。这是一篇小品文,小品盛行于晚明,标示着明朝万历以后文学趣味的变迁,也是明代文学的一大特色*。大抵言之,“居庙堂之高则忧xxx,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与抱负,是小品文所极力要摆脱的。是以,小品文所留心与描写的风景,是一个艺术与美感的世界。明代小品所**的美感趣味,就是要摆脱古文以“**”作为人生唯一追求指标的立场,而强调以“艺术”来一经营生活的可能。即换一个角度看世界的态度,指出**不是人唯一之寄托的美学要求。因此,“明月清风”式的生活就是明人崇尚的生活态度,而“人无癖不可交”、“只可与雅者言,难以为俗人道者哉”逐渐成为了明代士人的生活美学信仰。因此,尽管我们在读xxx的《xxx看雪》之时,无一例外地会想起xxx的《江雪》,然而细心体会就能发觉,xxx所追求的“境”虽与xxx并无二致——天地之间如此纯洁而寂静,一尘不染,万籁无声,人鸟绝迹,但二者所传达的 “情”却是方圆殊趣。置身“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世界,“孤舟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形象显得过于孤独,过于冷清,不带一点人间烟火气,恰恰是由于诗人借山水来寄托自己清高孤傲的情感,抒发自己在**上失意的郁闷苦恼,而xxx在大雪三日更定之时出行看雪,大概与古文人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一个性*质的。如果说xxx是因失意于**才“寄情”于山水,那么xxx则是因“痴情”于山水而无意于**。是故前者钓雪显得孤寂凄苦,而后者赏雪倍觉洒脱愉悦。从这种意义上说,假如时空可以移植,让xxxxxx在xxx相遇,我们就有理由认为xxx是不会以xxx为知交的,因为他们骨子里的志趣与追求是大相径庭的。但是,从文中所叙来看,应该说金陵客那种清雅不俗的情怀与志趣已经和xxx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契合,若说xxx认为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实在没有足够的理由。

一谓“雅”。“雅”者,免“俗”也。什么叫“俗”?如美学家xxx潜所言:“这无非是像蛆钻粪似地求温饱,不能以‘无所为而为’的精神作高尚纯洁的企求。” xxx是个文人,更是一名雅士,曾自言“xxx争名,甘居人后”,然而“观场游戏”,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让人先”的,甚至下棋赌|博,都不懂得计较胜负,然而 “啜茶尝水”,却“能辨渑、淄”。秉持这种性*情志趣的人,总是不能为一般人所理解的,在人群中自然是落落寡合,对此,xxx倒也达观:“自且不解,安望人解?”这种清雅不俗之人,天地之间能有几个?故此,当他在“上下一白”的茫茫天地之间,与二位更早出行赏雪的雅客不期而遇之时,心中不禁暗自将他们引为知己,询问之下方知他们原来也是客居于此,同在异乡为异客,人生漂浮不定,萍水相逢,后会无期。可叹知音难觅,一如镜花水月,今日虽能偶得,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聚少散多,得而复失更加令人惆怅。如此想来,纵然有美酒助兴,也难有热烈的情绪。

二谓“狂”。xxx曾在其《金山夜戏》中**少年“狂行”:**二年中秋次日途经镇江,日暮时分至北固山,因见“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遂“大惊喜”,半夜划船至金山寺佛殿,“盛xxx”而唱剧,“锣鼓喧阗,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翳,xxx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xxx,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惊吵众人,吓煞寺僧,世人不敢为,而竟敢为之,不但为之,且著文述之,且这种“狂行”在其文中比比皆是。正是出于这种“狂”意,他才会特地选择大雪三日之后、黎明破晓之时,而且在他凭自己的主观臆断“湖中人鸟声俱绝”的情形下,才出门看雪的。此时的他可能有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负与自赏,万万没有想到还会与人“狭路相逢”,并且不止一个,并且比自己来得更早,并且还不忘带全了炉酒童子,还有那一派主人声口的“湖中焉得更有此人”的感叹,直搅得分辨不清谁才是看雪的正家了。这多少会让xxx在意外的发现“吾道不孤”的欣慰之余产生一点点挫折感和失落感,因而有些扫兴。xxx的这种“狂”,在某种意义上凸显了我国古代文人所谓的“清高”之气,这种“清高”之气,还须得我们抛却今人世俗的眼光来欣赏方能谙此中三昧。如xxx之行者,古人中并不鲜见。xxx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有才者的狂傲,xxx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是有德者的自许,xxx人祖咏的《终南望馀雪》,是他在长安科举应试所作,按规定应作成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可他只写下四句:“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问其原因,祖咏答曰:“意尽。”他这样做,是冒了落第的危险,这种把人生前途低置于个人诗学思想之下的行为无疑是“狂”到了极致。xxx在《记承天寺夜游》一文中感叹道:何处无好景致?只是我和xxx这样的人不可多得罢了!这大约也是略带一些“狂”情的自视吧。

三谓“痴”。前面说到xxx“痴情”于山水而无意于**,而山水之中,他又尤“痴”西湖。大雪铺天盖地,西湖万籁俱寂,黎明破晓时分,尚要冒寒乘舟去xxx看雪,个中“痴意”又有几人能够体会?

不论是作为曾经的世家公子,还是后来的隐居文人,xxx对于西湖的钟情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除了在诸如《xxx梦忆》之类的集子里经常提到之外,他还有专门记录掌故逸闻的《西湖梦寻》。从那些诗文中,我们可以略略体会xxx对于西湖的复杂情怀。譬如他在《西湖梦寻》的总记中曾将西湖和鉴湖、湘湖做了比较,且一概用女人来比喻,他说湘湖就像待字未嫁的处子,腼腆羞涩。鉴湖则是名门闺秀,虽然令人钦敬,却不可以狎一弄亲近。西湖呢,“若西湖则为曲中名妓,声色*俱丽,然xxx笑,人人得而媟亵之矣。人人得而媟亵,故人人得而艳羡;人人得而艳羡,故人人得而轻慢。在春xxx热闹之至,秋冬则冷落矣;在花朝则喧哄之至,月夕则星散矣;在xxxxxx聚之至,雨雪则寂寥矣。”xxx然美丽,然则是风尘女子的美丽,纵使国色*天香,也须逢场作戏,所以谁都可以亲之近之,也就谁都可以轻之弃之,繁华的时候门庭若市,冷清的时候阒无一人。

在此书的《自序》中,他劈头就说“余生不辰,阔别西湖二十八载,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而梦中之西湖,实未尝一日别余也”,又说:“余之梦西湖也,xxx眷属,梦所故有,其梦也真。”足见他对于西湖的情怀,倾慕有加,怜爱有余,难得却又难舍,魂牵梦萦,几欲生死相许。

由于这种深情而又伤感的心态,对西湖的欣赏,xxx以为,“雪巘xxx,xxx烟堤高柳;夜月空明,xxx朝花绰约;雨色*涳蒙,xxx晴光滟潋。深情领略,是在解人。”西湖于他,不论冬春,不论日夜,不论晴雨,都是美的,而这种种的美,都是由于他的深情领略。所以他一直以为唯有自己才是西湖真正的知己,是他心中这位西子眼里唯一的情一人,“奈何呼不已,一往有深情”(《西湖》),唯有他最能深刻领会她的性*情、她的韵味、她的美丽、她的哀怨、她的快乐、她的寂寥……所以,他才会总要等到游客散尽之时,才纵舟西湖,“酣睡于xxx荷花之中”,伴着那“拍人”的“香气”,进入那“甚惬”的“清梦”(《西湖七月半》);所以,他才会唯愿与西湖相约于无人的雪**晨,与她独处,和她对话,再无外人能够介入他们心灵的默契与情感的温馨。

我想,在这种心境之下,意外地遇见金陵客,他的兴致是无论如何好不起来了的。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2篇

chóng zhēn wǔ nián shí èr yuè,yú zhù xī hú.dà xuě sān rì,hú zhōng rén niǎo shēng jù

**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

jué.shì rì gēng dìng yí,yú rú yì xiǎo zhōu,yōng cuì yī lú huǒ,dú wǎng hú xīn tíng kàn xuě.wù

绝。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xxx看雪。雾

sōng hàng dàng,tiān yǔ yún yǔ shān yǔ shuǐ,shàng xià yì báú shàng yǐng zi,wéi cháng dī

凇沆砀,天与云xxx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

yī hén、hú xīn tíng yī diǎn、yǔ yú zhōu yí jiè、zhōu zhōng rén liǎng sān lì ér yǐ.

一痕、xxx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dào tíng shàng,yǒu liǎng rén pū zhān duì zuò,yī tóng zǐ shāo jiǔ zhèng fèàn yú,dà xǐ yuē:_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

hú zhōng yān dé gèng yǒu cǐ rén?_lā yú tóng yǐú qiǎng yǐn sān dà bái ér bié.wèn qí xìng

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

shì,shì jīn líng rén,kè cǐ.jí xià chuán,zhōu zǐ nán nán yuē:_mò shuō xiàng gōng chī,gèng yǒu

chī sì xiàng gōng zhě!_

痴似相公者!”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3篇

⑴洞庭湖:*第二大淡水湖,在今湖南省北部。xxx:指xxx,xxx时**。

⑵涵虚:包含天空,指天空倒映在水中。涵:包容。虚:虚空,空间。混xxx:与天混为一体。xxx:指天空。

⑶气蒸云梦泽,波撼xxx:云梦大泽水汽蒸腾,洞庭湖的波涛摇撼着xxx。云梦泽:古代云梦泽分为xxx和梦泽,指湖北南部、湖南北部一带低洼地区。洞庭湖是它南部的一角。

⑷撼:一作“动”。xxx:在洞庭湖东岸。

⑸欲济无舟楫:想渡湖而没有船只,比喻想做官而无人引荐。济:渡。楫(jí):划船用具,船桨。

⑹端居耻xxx:生在太*盛世自己却闲居在家,因此感到羞愧。端居:闲居。xxx:指太*盛世,古时认为**xxx,社会就会安定。

⑺坐观:一作“徒怜”。

⑻徒:只能。一作“空”。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4篇

武则天天授三年(692年),清河郡有个xxx,因为到衡州做官,就在那里安了家。xxx性情简淡好静,少有知音朋友。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长女早年夭折,幼女名唤倩娘,端庄美丽,无人能及。xxx的外甥xxx是太原人氏,自小就聪明有悟性,貌美有风仪。xxx很器重xxx,经常说:“将来定当把倩娘嫁给xxx做妻子。”

渐渐地,倩娘和xxx各自长大了。他们私下里时时彼此爱慕思念,家人却并不知道。后来xxx有位优秀的幕僚向xxx求亲,xxx就同意了。倩娘听说此事,郁郁寡欢;xxx知道后也深深怨恨。随即,xxx托词说应当调任,向xxx请辞,希望去京城。xxx劝止不住,于是厚礼相待送走了外甥。xxx心中暗暗悲怆,与舅舅告别**船。傍晚时分,船行水路穿过山峦停在了数里之外。半夜里,xxx辗转不眠,忽然听到岸上有人赶来,步履非常迅速匆忙,片刻间就到了船边。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倩娘赤着脚徒步追来。xxx欣喜若狂,抓住倩娘的手问她为何而来。倩娘哭泣着说:“你的情谊是如此厚重,我即使睡梦里都感念。如今父亲强行改变我的意愿,而我又知道你对我情深似海不会轻易改变,我想要投身侍奉报答你,所以逃亡出来投奔你。”xxx从未期望过,xxx跃。于是就将倩娘隐匿在船中,连夜船行而去。两人加速赶路,不出数月就到了四川。

又过了五年,两人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与xxx更是音信断绝。倩娘常思念父母,常常对着xxx哭泣说:“我当年不肯辜负你的情义,背弃了礼仪伦常和你私奔。到如今和双亲隔绝分离,已经足足五年了。活在天地间(天覆地载)却不能对父母尽孝,我还有什么脸面呢?”xxx听了,也为妻子的话伤心,说:“我们这就回去,再也不必为远离双亲而痛苦。”于是夫妻二人一起回到了衡州。

等到了衡州,xxx独身一个人先到了舅舅xxx家中,说明了自己带走倩娘的事,并谢罪。xxx诧异道:“我女儿倩娘明明卧病家中已经好几年了,你怎么这样胡说呢!”xxx说:“倩娘现在就在船上!”xxx大惊,忙派家人去察看,果然看到倩娘坐在船中,神情怡然欢畅,见到来验看的家人,还询问说:“我父母是否安康?”家人感到奇怪,急忙跑回来报告xxx。此时内室中卧病多年的女儿听闻后也欢喜地起身,梳妆更衣,笑逐颜开却不说话,这倩娘走出闺房与从外归家的倩娘相遇,二人身形叠合融为一体,就连衣服都是重合为一样。xxx觉得这件事终究是离奇不正,于是隐瞒不说。只是偶有暗中知道的亲戚。后来又过了四十年,xxx、倩娘夫妇过世了。他们的两个儿子因为孝廉而获取了功名,当了县丞和县尉。

我xxx年少的时候常常听说这个故事,或雷同或相异,有人说是假的。xxx大历年末(779年),我遇见了莱芜县令张仲规,他向我详细讲述了这个故事的本末。因为xxx是他的堂叔祖,而且他讲述得十分细致完备,我因此记录下来。

——xxx看雪原文及翻译

xxx看雪原文及翻译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5篇

xxx看雪

**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①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xxx看雪。雾淞沆砀②,天与云,xxx,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xxx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注释:①通“拿”,持 ②雾凇:水气凝成的冰花。沆砀:白气弥漫的样子 ③杯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6篇

洞庭湖,是*第二大淡水湖,在湖南北部。xxx指xxx。这是一首投赠之作,诗人希望时任中书令的xxx予以援引,但是,诗人却没有直说,而是通过面临烟波浩淼的洞庭欲渡无舟的感叹以及临渊而羡鱼的情怀而曲折地表达出来,已具浓郁的诗意,同时,对于在此本来是藉以表意的洞庭湖,在诗人的笔下却得到**山水般的大笔渲绘,呈现出八百里洞庭的阔大境象与壮伟景观,实际上已成为山水杰作。

首先点明时令,时值“八月”,湖水泛溢,可见当年秋汛汹涌,一个“*”字,可见湖水涨漫,已溢出堤岸,造成湖水与湖岸相*的景象。洞庭本来就号称八百里,加上这样的浩大水势,其水岸相接、广阔无垠的情状更增浩瀚气势。此时,诗人面对洞庭,极目远望,则不仅水岸相*,而且呈现出水天相接的景象,仰观俯瞰,天空映照湖中,似乎是湖水包孕了天宇,“涵虚”,足见其大,“混xxx”,足见其阔。如此壮阔的湖面,自然风云激荡,波涛汹涌,古老的云梦泽似乎在惊涛中沸滚蒸腾,雄伟的xxx似乎被巨浪冲撞得摇荡不已,一个“蒸”字,一个“撼”字,力重千钧,自然的湖泊一下子具有了自觉的意识,静态的地理由此取得了飞扬的动势,足见其非凡的艺术表现力和撼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xxx即xxx,也是著名的诗人,官至中书令,为人正直。xxx想进入政界,实现自己的理想,希望有人能给予引荐。他在入京应试之前写这首诗给xxx,就含有这层意思。

《望洞庭湖赠xxx》开头两句交代了时间,写出了浩瀚的湖水。湖水和天空浑然一体,景象是阔大的。“涵虚”,高空为水所包含,即天倒映在水里。“混xxx”即水天相接。这两句是写站在湖边,远眺湖面的景色,写得洞庭湖极开朗也极涵浑,**浩阔,与天相接,润泽着千花万树,容纳了**小小的河流。

《望洞庭湖赠xxx》三四两句继续写湖的广阔,但目光又由远而近,从湖面写到湖中倒映的景物:笼罩在湖上的水气蒸腾,吞没了云、梦二泽,“云、梦”是古代两个湖泽的名称,据说xxx在江北,梦泽在江南,后来大部分都淤成陆地。西南风起时,波涛奔腾,涌向东北岸,好像要摇动xxx似的。“气蒸云梦泽,波撼xxx”,与xxx的诗句“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句被称为描写洞庭湖的名句。但两句仍有区别:上句用宽广的*面衬托湖的浩阔,下句用窄小的立体来反映湖的声势。诗人笔下的洞庭湖不仅广阔,而且还充满活力。

作为干谒诗,最重要的是要写得得体,称颂对方要有分寸,不失身份。措辞要不卑不亢,不露寒乞相,才是第一等文字。这首诗委婉含蓄,不落俗套,艺术上自有特色。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7篇

文中人物虽不多,但形象各异。煮酒的童子默默无声,显然已深谙自己主人的性情与志趣,早就见怪不怪,甚至很可能已经受到了一些感染和熏陶。舟子则直人快语,过惯了凡夫俗子的现实生活,他整日的操心劳力可能就只是为了自己或者一家人的柴米油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根本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所以他对这些”怪异“的行为是百思不得其解。xxx金陵客在生活态度和审美追求方面虽可谓志同道合,但在性格气质方面却有一些差异。金陵客赏雪,是二人结伴同行,而且还带**好酒,谈诗论文的同时,”一樽还酹江雪“,xxx洒脱快乐、旷达豪放!足见此二人胸襟开阔、心情开朗,与其说是来赏雪,不如说是来享受自然,享受生活,享受那种无拘无碍的君子之交。意外地见到”我“这个不速之客,他们是”大喜“、强邀,xxx朗,坦荡真诚。他们对”我“一见如故,完全接纳,是一种很容易与人沟通的性格类型。相形之下,xxx然表现出了一种值得称道的风雅不俗的情怀,但也流露出了他的清高自傲、我行我素,缺少一点海纳百川的胸怀。你看,别人盛情相邀,他却”强饮三大白而别“,这个”而“字,表前后两个动作的承接,酒一喝完,马上作别,似有些敷衍之意。临行才想起问人姓氏,并不久留,转身而去。个性倒也鲜明,只可惜不易接近,令人费解--难道xxx是一个孤僻的人吗?抑或是在他的眼中,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

只要多加了解,我们就会发现年少时的xxx实是个十分喜爱热闹繁华的人,他原是一个大家子弟,一直过着xxx华的生活。他在他的《自为墓志铭》中这样写道:”蜀人xxx,xxx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明亡以后,他才”避迹山居“.明亡之时,xxx”年至五十“,所谓”xxx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xxx梦忆》自序),痴人说梦,遂有《xxx梦忆》,内中皆为忆旧之文,可谓对他过去繁华生活的片断记录,心绪是颇多感慨,但着眼处尽是人世的美好、故国乡土的可爱,洋溢着人生情趣,抒写着率真性灵。**五年于xxx看雪的xxx三十又五,那时的他生活经历、思想情感都已非常丰富。他知识广博,着述浩繁,爱好享乐,又怎会是孤僻之人?

那么,是他认为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吗?应该也不是。这是一篇小品文,小品盛行于晚明,标示着明朝万历以后文学趣味的变迁,也是明代文学的一大特色。大抵言之,”居庙堂之高则忧xxx,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与抱负,是小品文所极力要摆脱的。是以,小品文所留心与描写的风景,是一个艺术与美感的世界。明代小品所**的美感趣味,就是要摆脱古文以”**“作为人生唯一追求指标的立场,而强调以”艺术“来经营生活的可能。即换一个角度看世界的态度,指出**不是人唯一之寄托的美学要求。因此,”明月清风“式的生活就是明人崇尚的生活态度,而”人无癖不可交“、”只可与雅者言,难以为俗人道者哉“逐渐成为了明代士人的生活美学信仰。因此,尽管我们在读xxx的《xxx看雪》之时,无一例外地会想起xxx的《江雪》,然而细心体会就能发觉,xxx所追求的”境“虽与xxx并无二致--天地之间如此纯洁而寂静,一尘不染,万籁无声,人鸟绝迹,但二者所传达的”情“却是方圆殊趣。置身”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世界,”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形象显得过于孤独,过于冷清,不带一点人间烟火气,恰恰是由于诗人借山水来寄托自己清高孤傲的情感,抒发自己在**上失意的郁闷苦恼,而xxx在大雪三日更定之时出行看雪,大概与古文人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是一个性质的。如果说xxx是因失意于**才”寄情“于山水,那么xxx则是因”痴情“于山水而无意于**。是故前者钓雪显得孤寂凄苦,而后者赏雪倍觉洒脱愉悦。从这种意义上说,假如时空可以移植,让xxxxxx在xxx相遇,我们就有理由认为xxx是不会以xxx为知交的,因为他们骨子里的志趣与追求是大相径庭的。但是,从文中所叙来看,应该说金陵客那种清雅不俗的情怀与志趣已经和xxx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契合,若说xxx认为金陵客不配成为他的知己深交,实在没有足够的理由。

一谓”雅“.”雅“者,免”俗“也。什么叫”俗“?如美学家xxx潜所言:”这无非是像蛆钻粪似地求温饱,不能以’无所为而为‘的精神作高尚纯洁的企求。“xxx是个文人,更是一名雅士,曾自言”xxx争名,甘居人后“,然而”观场游戏“,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让人先“的,甚至下棋**,都不懂得计较胜负,然而”啜茶尝水“,却”能辨渑、淄“.秉持这种性情志趣的人,总是不能为一般人所理解的,在人群中自然是落落寡合,对此,xxx倒也达观:”自且不解,安望人解?“这种清雅不俗之人,天地之间能有几个?故此,当他在”上下一白“的茫茫天地之间,与二位更早出行赏雪的雅客不期而遇之时,心中不禁暗自将他们引为知己,询问之下方知他们原来也是客居于此,同在异乡为异客,人生漂浮不定,萍水相逢,后会无期。可叹知音难觅,一如镜花水月,今日虽能偶得,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聚少散多,得而复失更加令人惆怅。如此想来,纵然有美酒助兴,也难有热烈的情绪。

二谓”狂“.xxx曾在其《金山夜戏》中**少年”狂行“:**二年中秋次日途经镇江,日暮时分至北固山,因见”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遂”大惊喜“,半夜划船至金山寺佛殿,”盛xxx“而唱剧,”锣鼓喧阗,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翳,xxx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xxx,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惊吵众人,吓煞寺僧,世人不敢为,而竟敢为之,不但为之,且着文述之,且这种”狂行“在其文中比比皆是。正是出于这种”狂“意,他才会特地选择大雪三日之后、黎明破晓之时,而且在他凭自己的主观臆断”湖中人鸟声俱绝“的情形下,才出门看雪的。此时的他可能有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负与自赏,万万没有想到还会与人”狭路相逢“,并且不止一个,并且比自己来得更早,并且还不忘带全了炉酒童子,还有那一派主人声口的”湖中焉得更有此人“的感叹,直搅得分辨不清谁才是看雪的正家了。这多少会让xxx在意外的发现”吾道不孤“的欣慰之余产生一点点挫折感和失落感,因而有些扫兴。xxx的这种”狂“,在某种意义上凸显了我国古代文人所谓的”清高“之气,这种”清高“之气,还须得我们抛却今人世俗的眼光来欣赏方能谙此中三昧。如xxx之行者,古人中并不鲜见。xxx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有才者的狂傲,xxx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是有德者的自许,唐人祖咏的《终南望馀雪》,是他在长安科举应试所作,按规定应作成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可他只写下四句:”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问其原因,祖咏答曰:”意尽。“他这样做,是冒了落第的危险,这种把人生前途低置于个人诗学思想之下的行为无疑是”狂“到了极致。xxx在《记承天寺夜游》一文中感叹道:何处无好景致?只是我和xxx这样的人不可多得罢了!这大约也是略带一些”狂“情的自视吧。

三谓”痴“.前面说到xxx”痴情“于山水而无意于**,而山水之中,他又尤”痴“西湖。大雪铺天盖地,西湖万籁俱寂,黎明破晓时分,尚要冒寒乘舟去xxx看雪,个中”痴意“又有几人能够体会?

不论是作为曾经的世家公子,还是后来的隐居文人,xxx对于西湖的钟情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除了在诸如《xxx梦忆》之类的集子里经常提到之外,他还有专门记录掌故逸闻的《西湖梦寻》。从那些诗文中,我们可以略略体会xxx对于西湖的复杂情怀。譬如他在《西湖梦寻》的总记中曾将西湖和鉴湖、湘湖做了比较,且一概用女人来比喻,他说湘湖就像待字未嫁的处子,腼腆羞涩。鉴湖则是名门闺秀,虽然令人钦敬,却不可以狎弄亲近。西湖呢,”若西湖则为曲中名妓,声色俱丽,然xxx笑,人人得而媟亵之矣。人人得而媟亵,故人人得而艳羡;人人得而艳羡,故人人得而轻慢。在春xxx热闹之至,秋冬则冷落矣;在花朝则喧哄之至,月夕则星散矣;在xxxxxx聚之至,雨雪则寂寥矣。“xxx然美丽,然则是风尘女子的美丽,纵使国色天香,也须逢场作戏,所以谁都可以亲之近之,也就谁都可以轻之弃之,繁华的时候门庭若市,冷清的时候阒无一人。

在此书的'《自序》中,他劈头就说”余生不辰,阔别西湖二十八载,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而梦中之西湖,实未尝一日别余也“,又说:”余之梦西湖也,xxx眷属,梦所故有,其梦也真。“足见他对于西湖的情怀,倾慕有加,怜爱有余,难得却又难舍,魂牵梦萦,几欲生死相许。

由于这种深情而又伤感的心态,对西湖的欣赏,xxx以为,”雪巘xxx,xxx烟堤高柳;夜月空明,xxx朝花绰约;雨色涳蒙,xxx晴光滟潋。深情领略,是在解人。“西湖于他,不论冬春,不论日夜,不论晴雨,都是美的,而这种种的美,都是由于他的深情领略。所以他一直以为唯有自己才是西湖真正的知己,是他心中这位西子眼里唯一的情人,”奈何呼不已,一往有深情“(《西湖》),唯有他最能深刻领会她的性情、她的韵味、她的美丽、她的哀怨、她的快乐、她的寂寥……所以,他才会总要等到游客散尽之时,才纵舟西湖,”酣睡于xxx荷花之中“,伴着那”拍人“的”香气“,进入那”甚惬“的”清梦“(《西湖七月半》);所以,他才会唯愿与西湖相约于无人的雪**晨,与她独处,和她对话,再无外人能够介入他们心灵的默契与情感的温馨。

我想,在这种心境之下,意外地遇见金陵客,他的兴致是无论如何好不起来了的。

xxx《xxx看雪》原文、译文及赏析 第8篇

明代:xxx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xxx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xxx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xxx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余拏 一作:余挐)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