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1篇

【学习目标】

1、分析意象,理解词中蕴含的思想感情。

2、学习虚实结合的手法。

【重点难点】

教学重点:、分析意象,理解词中蕴含的思想感情。

教学难点:学习虚实结合的手法。

【考情分析】

1、考纲要求: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

2、考试题型:五选二的选择题、主观题

3、分值:11分

【课前学习案】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2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xxx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译文

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傍晚时分,面对着长亭,骤雨刚停。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xxx烟波渺茫,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更何况是在这冷清、凄凉的秋天!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赏析

《雨霖铃》是xxx著名的**作。这首词是词人在仕途失意,不得不离京都(xxx,今河南开封)时写的,是表现江湖流落感受中很有**性的一篇。这首词写离情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词的主要内容是以冷落凄凉的秋景作为衬托来表达和情人难以割舍的离情。宦途的失意和与恋人的离别,两种痛苦交织在一起,使词人更加感到前途的暗淡和渺茫。

全词分上下两阕。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3篇

一、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①寒蝉:蝉在地下生活5年,在地上生活只有秋天里的短短的十几天,十几天后就要死去。更何况这是一只“寒”“蝉”,是一只秋后的蝉,它活不了多久了,一场秋雨过后,蝉就只剩下几声若断若续的哀鸣,可以说这是生命最后的绝响,因此蝉在古典诗词里就成了忧愁悲苦的代名词。诗人在文学作品中写到“蝉”的时候,往往都是和“忧愁悲苦”联系在一起的,这里再加上一个“寒”字,就愈发使人感到特别的悲苦。因此,“寒蝉凄切”四字在词作之首,就为全篇奠定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情感基调。

②长亭:早在秦汉时便开始在道旁设亭,供旅客停息、休憩或送别饯行之用。当时是十里置亭,也叫“十里长亭”。正是因为长亭是送别的场所,所以它也就成了离愁别绪的象征。面对着长亭古道,曾有多少有情人在此洒泪惜别,曾有多少佳侣从此各奔他乡。雨霖铃面对此亭,睹物伤心,触景生情,怎能不感慨万端。

xxx:xxx雨一层凉,秋雨过后,更见悲凉。长亭送别,更何况眼下是骤雨初歇,凉意彻骨,暮色苍茫,云低风冷。在这样一种令人凄神寒骨的环境中,又怎能不让人黯然销魂。

从这三句中,词作开篇就以凄婉之笔,通过环境描写,渲染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悲凉气氛。这几句除了交代时间、地点和特定环境外,更主要的作用是渲染气氛,它渲染了一种凄楚悲凉的气氛,从而为全词奠定了低沉伤感的情调,烘托出了浓浓的离愁别绪。

二、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烟波,水也。水是古典诗词中象征愁苦的常见意象。

有笼罩在江面上的雾气水波长时间难以散开,与缠绕在人心头的惆怅长时间难以消除相似;黄昏云雾沉沉的特点,与人心情的沉重相似;楚地天空的空阔辽远,与愁绪的无际相似。词人用比喻的修辞,选取了xxx的烟波、沉沉的暮霭、辽阔的楚天这三个有**性的意象把离愁写得缠缠绵绵,充分表现了离别的愁绪。词人愁绪如xxx烟波般的绵长,如沉沉暮霭般的浓重,如楚地天空一样无边无际。因此,这些景物描写就有力地烘托出词人的愁绪和前途的黯淡无光,同时也暗示出情侣的分别将是久远而漫长。自己将越走越远,离心爱的人越来越远,心越来越苦,愁思也越来越深。

三、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①“xxx”的意象。xxx是*古代送别诗中描写得最多、最优美动人、情意绵绵的一个意象。诗人写离别之情,往往要写xxx,并经常用折柳表示送别之情,因为“柳”与“留”读音相近,“柳”者,“留”也,有不舍之义,所以折xxx表示“留恋”之意。

②“xxx”的意象。秋日的风是凉的,秋天早晨的风更凉,xxx轻拂,带来的并不是快意,而是凉意,是凄凉的感觉。另外,诗人出行多在黎明时分登程,送别也在这一时刻,“xxx”意味着离别。

③“残月”的意象。“圆月”是团聚的象征,“残月”含别离之意。月光是清冷的,残月的光更加清冷,而早晨的残月就显得特别凄凉,这一“残”字,最易引起词人的愁思。

④“酒“的意象。“酒”是*的传统文化,饮酒是消忧解愁的最好办法,酩酊大醉之后,把一切苦恼抛之于脑后,自欺欺人也好,逃避现实也罢,醉翁之意已经不在酒了。可是酒醒之后呢?“酒醒”即“愁醒”,曾经被麻醉的“愁”一经复苏,更是无以排解。与情人分别后,在今夜“酒醒”的时候,愁也复醒了,因而“更愁”了。

雨霖铃是写江湖流落的**作,写离愁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念去去xxx烟波,暮蔼沉沉楚天阔”寒蝉凄切,骤雨初歇,烟波xxx,暮蔼楚天——是诗人别后茫然若失心境的物化再现。暗淡的心情给天空水色染上灰色的色彩,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情,为离别词的千古绝唱。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4篇

雨霖铃 xxx(xxx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解释:: 寒蝉的叫声哀婉凄切,黄昏时分,长亭外刚刚下过一场急雨。

在这都门送别的酒宴上,我无心饮酒,因为不想与你分离。正当此时,xxx鸣起响笛,催促我出发。

你我紧拉着手相对流泪对视,一时间竟无话可说,只是一阵哽咽。多情的人自古以来就怕离别,更何况在这冷落的清秋。

今天晚上只须醉酒沉睡,待醒来时,当晨风吹拂,xxx在河岸上的微风中轻轻摇摆,天空上挂着一弯残月。如此好的良辰美景,因你我不在一起,变得毫无意义,纵然有再多情意,能告诉谁呢?【赏析】 此词为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有xxx代婉约词的杰出代表。

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

《礼记&s226;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在农历七月。

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

“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

“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在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

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

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 ,如在目前。真是力敌千钧!词人凝噎在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

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

“xxx”以下,声调和谐,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 ;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

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

“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

“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情色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

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习习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

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

清人xxx在《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

点染之间 ,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 ,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统一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烦恼。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遥应上片“ 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灸人口,是因为它在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在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

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

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5篇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xxx的恋人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xxx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xxx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xxx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当晚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xxx《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xxx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xxx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6篇

1、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2、凄切:凄凉急促。

3、骤雨:急猛的阵雨。

4、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xxx(今河南开封)。

5、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6、无绪:没有情绪。

7、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8、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9、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10、暮霭:傍晚的云雾。xxx: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11、暮霭xxx(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12、今宵:今夜。

13、经年:xxx年。

14、纵:即使。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15、更:一作“待”。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7篇

xxx《蝶恋花》赏析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xxx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xxx人憔悴。 赏析一】 这首词采用“ 曲径通幽 ”的表现方式,抒情写景,感情真挚。

巧妙地把飘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恋意中人的缠绵情思融为一体。“伫倚危楼风细细”。

说登楼引起了“春愁”。 全词只此一句叙事,便把主人公的外在形象象一幅剪纸那样突现出来了。

“风细细”,带写一笔景物,为这幅剪影添加了一点背景,使画面立刻活跃起来了。“望极春愁,xxx天际”,极目天涯,一种黯然魂销的“春愁”油然而生。

“春愁”,又点明了时令。对这“愁”的具体内容,词人只说“生天际”,可见是天际的什么景物触动了他的愁怀。

从下一句“草色烟光”来看,是春草。芳草萋萋,尽还生,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愁恨的联绵无尽。

xxx借用春草,表示自己已经倦游思归,也表示自己怀念亲爱的人。那天际的春草,所牵动的词人的“春愁”究竟是哪一种呢?词人却到此为止,不再多说了。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写主人公的孤单凄凉之感。前一句用景物描写点明时间,可以知道,他久久地站立在楼头眺望,时已黄昏还不忍离去。

“草色烟光”写春天景色极为生动逼真。春草,铺地xxx,登高下望,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烁着一层迷蒙的如烟似雾的光色。

一种极为萋美的景色,再加上“残照”二字,便又多了一层感伤的色彩,为下一句抒情定下基调。“无言谁会凭阑意”,因为没有人理解他登高远望的心情,所以他默默无言。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8篇

词是文学史上一种特殊的诗体,最早源于古乐府,兴起于唐代,经过晚唐五代的发展,至宋代已极为繁荣。“宋词”已成为我国文学史上的专用名词。宋代不仅词家众多,且风格亦多样。词本以婉约风格为主,到北宋xxx才始创豪放一派。xxx是xxx约词派的**词人,xxx继承发展了突出男欢女爱,别恨离愁的婉约词风,剪红刻翠的“艳科”,旖旎温柔的“情语”,成了柳词的主题。《雨霖铃》便是柳词中最能体现这种风格的杰作。

《雨霖铃》这首词是xxx离开xxx(当时为北宋首都),与情人话别之作。从上片的描写,读者可以这样想象:一个深秋的傍晚,北宋京都汴梁(今河南开封)郊外,一个临时搭起的帐篷内,一对男女饮酒话别。帐外,寒蝉凄惨地哀鸣,好像在为xxx俩伤别而哭泣。那不远处的长亭,已经隐隐约约,可见天色将晚,一场大雨也刚刚停歇。天将晚,雨已停,河边不时传来艄公的喊声:“快上船吧,要开船了!”两人不得已徐徐站起,移步出帐外,万般依恋之际,此刻可真的要分手了。你看xxx们双手相拥,泪眼相看,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船开了,人去了,渐行渐远。情人岸边伫立,含着泪,举着手,一直目送那xxx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暮霭里。

这就是发生在近一千年前的北宋词人xxx与情人话别的场面,也就是《雨霖铃》上片所写的内容。首句“寒蝉凄切”,点明节令——深秋,“蝉”而“寒”,鸣音“凄切”,渲染了悲凉的环境气氛,为下文伤别xxx,也为全文奠定了感情基调。“对长亭晚”,交代时间、地点,“骤雨”,描写天气。天下雨,正好停留;时将晚,停留时间有限,xxx们多么希望雨不停,天不晚啊!“都门帐饮”,可知写京都之事,言别离之情。一桌好酒好菜,怎奈二情伤别,满腹离愁,何来心思。实在是食之不香,饮而不畅,是谓“无绪”。乘船的“留恋”情人不忍别,撑船的眼看天将晚不得不割断xxx们的情丝而“催发”,这种主观意愿与客观形势之矛盾,使别情达到**。“执手”二句,生动细腻,描情绘意,绝妙无比。仿佛在舞台上看到的那生旦主角,两手相拥,两肩上耸,诉无语,泣无声,比千言万语,嚎啕大哭,xxx更切。表面写两人分手之情状,实际暗写了xxx们极其复杂微妙的内心活动。柔情蜜意千千万,唯在泪花闪烁间。“念去去”两句,为近景远景相连,虚景实景交融。烟波xxx,楚天广阔,茫茫天涯,何处是归程?离愁别绪都几许?风吹浪涌融暮霭。这不仅衬写了别后怅然空虚的心情,同时也暗示了xxx在**上失意后迷茫的前程。

《雨》词下阕主要写别后的痛苦。伤情离别,自古皆然,可万不该在这冷落清秋的时节,这叫人怎能忍受?第二句照应首句,“清秋”应“寒蝉”,衬托出自己的离情比古人更深,意义翻新,不入俗结。“今宵”二句为千古传诵名句。“酒醒”遥接上片“帐饮”,可见当时虽然情“无绪”,然借酒浇愁,还是沉醉了。扁舟夜发,愁醉迷蒙,忽然醒来,想必已是拂晓。惊起忙寻觅,情人在何处?所见者唯xxx上xxx残月也。清秋的xxx是凉的,“月”前着一“残”字,而境界全出矣。更衬托了词人当时凄清悲凉冷落的心境。此刻的离愁别绪如风卷浪拥,不可遏止。真是“离愁波涌xxx,别绪风连残月边”。

“此去经年”以下四句虚写想象别后的情景。xxx由“今宵”想到“经年”,由“xxx烟波”想到“千种风情”,由“无语凝咽”想到“更与何人说”。xxx离开情人,寂寞凄凉,孤独万分,从此后即使有良辰美景,也只****,然而越是有良辰美景,就越发使人念情伤神。恐怕别后只能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中虚度余日了。最后两句中,一“便”一“更”,表明念之心切,爱之情深。

《雨霖铃》这首词主要以冷落凄凉的秋景来衬托情人难以割舍的离情,可以看出,xxx当时在仕途上失意,不得已离京远行,这种抑郁的心情和失去爱情慰藉的痛苦交织在一起,便谱成了这首词的主旋律。其成功之处在于写出了xxx的真情实感,但格调较低沉,情调未免太伤感了些。另外在表现手法上,这首词以铺叙为主,白描见长,勾勒环境,描摹情态,惟妙惟肖。写景则近景远景相连,虚景实景结合;写情则极尽渲染衬托,层层推进。情随景生,景随情移,情景交融,感人至深。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9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xxx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注释

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凄切:凄凉急促。

骤雨:急猛的阵雨。

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xxx(今河南开封)。

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无绪:没有情绪。

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暮霭:傍晚的云雾。

xxx:即“沉沉”,深厚的样子。

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暮霭xxx(沉沉)

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赏析】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10篇

注释

1. 都门:京城门外。

2. 帐饮:道路旁设棚帐,备酒食以饯行。

3. 凝噎:声音似断若续。

4. 楚天:指楚地。xxx、湖北一带均属楚地。

译文

深秋的蝉声,对着傍晚的长亭,叫得凄凉急促,急骤的阵雨刚刚才停。在这京城门外设帐饯行,却毫无情绪,想要多留恋一会儿,船已赶着出发。两人的手紧紧握着,满眼泪水相对望,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全部哽咽在喉中。想着这次远去,沿着滔滔xxx江水,直到那暮晚云气弥漫的南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悲伤,更何况还在如此凄冷的深秋时节。今晚酒醒之后,不知我人到了哪里,也许是种满xxx的岸边,那里有不停吹来破xxx的冷风,以及即将落下的月亮。如今一别,可能漫长数年,就算遇到良辰美景,对我也形同虚设。纵使我心中再有千种风流情意,又可以向谁诉说?

故事

《雨霖铃》为xxx从京城开封离开,准备前往南方上任新职时,相知女子在京城道外为他搭帐设席饯别。天生多情的词人,有感而发,写下了这阕堪称其词的代表佳作。

xxx〈雨霖铃〉刻画人心入微,广受众人喜爱,甚至还蔓延到本应六根清静的佛门子弟,据南宋人释普济编写的一本关于中国佛教禅宗史的《五灯会元》,内容提到,曾在邢州(今河北邢台)开元寺修行的法明上座,平时不但嗜酒,也喜欢吟唱xxx的词,临终之前,摄衣就座,念出一首偈语:“平生xxx颠蹶,xxx却有分别。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后半段全出自〈雨霖铃〉,虽不知这位佛门中人修习佛法的高下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xxx的词,不仅只是熟悉与爱好,最后还把它作成自己临终偈语,相伴进入天堂。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11篇

《雨霖铃》为词牌名,以此词牌填词的文人不胜枚举,不知道楼主要的是哪篇《雨霖铃》的赏析,这里就为楼主献上篇xxx的《雨霖铃》以及赏析,希望能对楼主有帮助。

雨霖铃 xxx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dū)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nǎ)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赏析一 词以“伤离别”为主线,目录清晰。

开首三句道出时间、地点、景物。以凄清景色揭开了离别的序曲:清秋节令的“寒蝉”,衬托着“凄切”悲凉秋景。

人将别、日已晚、雨乍停、蝉声切。惜别的长亭,凄凉的深秋。

壮士分别尚且悲伤,更何况这对一别可能成永诀的恋人呢?“都门”三句,写离别时的心情。设宴帐中,本欲多“留恋”片刻,怎奈“xxx催发”,这样的饯别酒,xxx怎能不“无绪”?欲留不得,欲饮无绪,矛盾之极。

“xxx”,相传鲁班刻木兰树为舟(见〈〈述异记〉〉),后用xxx作船的美称。“执手”两句,将惜别推向高潮。

手拉着手面对依依惜别的恋人,泪眼对着泪眼,纵有千言万语,因悲痛气塞而一句也说不出来。这是分别时的情景。

对照xxx的悼亡妻的《江城子》中“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我们能更好地理解。以上三小节极尽了回环、顿挫、吞吐之能事。

“念去去”两句,则承上启下,笔随意转,有如浩瀚长江,一泻xxx。xxx烟波,楚天空阔,设想到别后的道路遥远而漫长。

就此一别,人各东西,对情人的思念有如楚地沉沉烟波,伴随情人左右。 下片以“多情自古伤离别”起承上下文。

人间最苦是情种,“离别”是导致“最苦”的直接原因。“更那堪”在“冷落清秋节”之时。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酒入愁肠愁更愁,词人因“无绪”而饮的闷酒极易使人沉醉。

设想一下,词人追随载着情人的xxx,沿着栽满xxx的汴河岸,一直追下去,直到残月西沉,xxx渐起,才吹醒痴情的词人。xxx是古代最能代表惜别之物,故汴水两岸广栽xxx。

“xxx,xxx残月”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代表了柳词通俗,以白描见长的风格。宋代xxx《吹剑录》载: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岁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

学士词〈指xxx的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这段话说明柳词婉约缠绵,xxx豪放旷达两种词风。

“此去经年”由xxx推及经年,由眼前的“无语凝咽”设想到“暮蔼沉沉楚天阔”,更推及“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一波三叹,想象别后相思的苦况,更深一层。

“凄、苦、惨、悲、痛、恨、愁”贯穿始终,令人不忍再读。这首词写来极有层次、曲折回环,以千种风情衬尽了羁旅愁苦,人间别恨。

真可谓想见难,别更难。 《雨霖铃》抒写xxx在xxx同恋人分手时的离愁别恨,艺术手法相当高。

概而言之有一托物言情、广用白描。如“寒蝉凄切”“骤雨初歇”“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本词白描手法相当好。刻画人物神态,如“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临别时千言万语,竟无从说起。

几笔勾勒,传神地道出情人分手时那一刹那,内心世界相当丰富。再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托物言情,展现情思:捕捉了月西沉、天将晓的情景;xxx使人联想到折柳赠别的习俗,依依xxx,绵绵别情。二、点缀渲染,恰到好处。

xxx《艺概》中谈到:词有点(点缀)、有染(渲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上两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它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亦。

此意乃是以画法论词,从中可看出柳词中有画,反复渲染。既精雕细刻,又大胆泼墨,前后照应,xxx如。

柳词的点染技巧,确实达到很高的成就。柳词对xxx、秦观、xxx等名家在不同程度上有一定的影响。

但也应看到柳词有的句子过于平俗,尚欠文雅。赏析二 此词为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有xxx代婉约词的杰出代表。

xxx的《雨霖铃》原文及赏析 第12篇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

“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

“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情色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

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习习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

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

清人xxx在《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

点染之间 ,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 ,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统一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烦恼。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遥应上片“ 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