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篇

秋蝉声声哀婉凄切,傍晚在长亭送别,一场大雨刚刚停歇。在京城城门附近的帐幕里我们无心饮酒,难舍难分之际艄公催着要开船启程。我们紧拉着手泪眼相看,竟然说不出话只有哽咽。可怜我这一去xxx烟波茫茫,暮霭沉沉的南天一片空阔。

自古以来多情人就为离别伤感,更何况是在冷落萧瑟的清秋时节。今夜酒醒后船会行到何处?xxx边,晨风料峭,天挂残月。这一去怕是要终年不归,离开你任什么良辰美景都是虚设。唉,纵然有千万种似水柔情,又能向何人诉说呢。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2篇

朝代:宋代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扩展5)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精选四篇)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3篇

秋蝉声声凄凉急促,对着这送别的长亭不停嘶鸣。已是向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刚停歇。在都门外设筵为你饯别,却连对饮的心情也全无。正在万般留恋难舍时分,船家却已催着要出发了。紧紧握着双手凄然凝望,眼里噙满泪花,却只能默默相对,千言万语都哽咽在喉间,一句也说不出来。想到这一去之后,从此便远隔xxx,远在那烟波浩渺、空阔寂寥的楚地了。

自古以来,天性多情的人总是害怕离别,偏又正逢这萧瑟冷落的清秋时节,如何能忍受这深重的离愁呢。不知道今夜酒醒时,你已身在何方?怕是已远在xxx青青的河岸边上,独对着清冷晨风与一天残月。这一别之后,多年难再见,再美的辰光、再好的风景,对我来说也从此形同虚设。就算有万种风光、千般情意,又能共谁一道赏悦呢?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4篇

原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dū)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nǎ)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翻译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xxx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注释

1.此调原为xxx曲。相传xxx避安禄山乱入蜀,xxx雨连日,栈道中听到铃声。为悼念xxx贵妃,便采作此曲,后xxx用为词调。又名《雨霖铃慢》。上下阕,一百零二字,仄韵。这首词选自《全宋词》,雨霖铃又作《雨淋铃》。这首词抒发了跟情人难分难舍的感情。

2.寒蝉:蝉的一种,又名寒蜩(tiáo)。

3.对长亭晚:面对长亭,正是傍晚时分。长亭:古代供远行者休息的地方。

xxx雨:阵雨。

5.都门帐饮:在京都郊外搭起帐幕设宴饯行。都门:京城门外。

6.xxx:据《述异记》载,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后用作船的美称。

7.凝噎:悲痛气塞,说不出话来。即是“凝咽”。

8.去去:重复言之,表示行程之远。烟波:水雾迷茫的样子。

9.暮霭:_霭_读aǐ,傍晚的云气。

10.沉沉:深厚的样子。

11.楚天:战国xxx国据有南方大片土地,所以古人泛称南方的天空为楚天。

12.清秋节:萧瑟冷落的秋季。

13.经年:经过一年或多年,此指xxx年。

14.千种风情:形容说不尽的相爱、相思之情,风情:情意。情,一作“流”。

15.无绪:没有心思,心情不好。

16.更:一作“待”。

17.纵:纵然,即使。

18.那堪:怎能承受。

19.留恋处:一作“方留亦处”。

赏析

情感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5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译文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xxx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注释

①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②凄切:凄凉急促。

xxx:急猛的阵雨。

④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⑤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⑥无绪:没有情绪。

⑦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⑧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⑨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⑩暮霭:傍晚的云雾。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暮霭xxx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今宵:今夜。

经年:xxx年。

纵:即使。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更:一作“待”。

赏析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6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好景 一作:美景)

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注释

译文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xxx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注释①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②凄切:凄凉急促。

xxx:急猛的阵雨。

④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⑤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⑥无绪:没有情绪。

⑦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⑧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⑨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⑩暮霭:傍晚的云雾。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暮霭xxx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今宵:今夜。

?经年:xxx年。

?纵:即使。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更:一作“待”。

雨霖铃·寒蝉凄切赏析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他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当晚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xxx《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7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xxx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好景 一作:美景)

赏析

《雨霖铃》是xxx著名的**作。这首词是词人在仕途失意,不得不离京都(汴京,今河南开封)时写的,是表现江湖流落感受中很有**性的一。这首词写离情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词的主要内容是以冷落凄凉的秋景作为衬托来表达和情人难以割舍的离情。宦途的失意和与恋人的离别,两种痛苦交织在一起,使词人更加感到前途的暗淡和渺茫。

全词分上下两阕。

上阕主要写饯行时难舍难分的惜别场面,抒发离情别绪。

起首“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三句写环境,点出别时的季节是萧瑟凄冷的秋天,地点是汴京城外的长亭,具体时间是雨后阴冷的黄昏。通过这些景物描写,融情入景,点染气氛,准确地将恋人分别时凄凉的心情反映了出来,为全词定下凄凉伤感的调子。真正做到了字字写景而字字含情。

“都门帐饮”是写离别的情形。在京城门外设帐宴饮,暗寓仕途失意,且又跟恋人分手。“无绪”,指理不出头绪,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意思。写出了不忍别离而又不能不别的思绪。“留恋处、xxx催发”。正在难分难舍之际,船家又阵阵“催发”。透露了现实的无情和词人内心的痛苦。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是不得不别的情景。一对情人,紧紧握着手,泪眼相对,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两句把彼此悲痛、眷恋而又无可奈何的心情,写得淋漓尽致。一对情人伤心失魄之状,跃然纸上。这是白描手法,所谓“语不求奇,而意致绵密”。

“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写别后思念的预想。词中主人公的黯淡心情给天容水色涂**阴影。一个“念”字,告诉读者下面写景物是想象的。“去去”是越去越远的意思。这二字用得极好,不愿去而又不得不去,包含了离人无限凄楚。只要xxx启碇开行,就会越去越远,而且一路上暮霭深沉、烟波xxx,最后漂泊到广阔无边的南方。离愁之深,别恨之苦,溢于言表。从词的结构看,这两句由上阕实写转向下阕虚写,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

下阕着重写想象中别后的凄楚情景。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8篇

[1]长亭:古时设在交通大道边供行人休歇的亭舍,也是送别的地方。

[2]都门:京城,指汴京。帐饮:在郊外张设帐幕宴饮饯别。无绪:没有心情。xxx:相传鲁班刻兰木树为舟,后用作船的美称。

[3]凝噎(yē):因悲伤过度喉咙气塞声阻,说不出话来。

[4]去去:去而又去,指一程又一程地远离。暮霭(ǎi):傍晚的薄雾。沉沉:深厚貌。楚天:古时长江中下游一带地区属楚国,故称南天为楚天。

[5]经年:经过一年或若干年。

[6]经年:经过一年或若干年。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9篇

原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好景一作:美景)

译文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xxx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注释①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②凄切:凄凉急促。

xxx:急猛的阵雨。

④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⑤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⑥无绪:没有情绪。

⑦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⑧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⑨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⑩暮霭:傍晚的'云雾。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暮霭xxx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今宵:今夜。

经年:xxx年。

纵:即使。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更:一作“待”。

雨霖铃·寒蝉凄切赏析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他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当晚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xxx《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扩展阅读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扩展1)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8)份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0篇

这首词是xxx同时也是xxx约词的代表作,真切再现了与情人离别时恋恋不舍、缠绵哀怨的情景,至今仍被人们反复咏唱。

上片细腻地刻画了情人诀别的场景。前三句以景写情,融情于景,通过对自然景物的描写暗示离人心中的“凄切”。深秋时节,暮色苍茫,大雨初停,秋蝉哀鸣,处处悲凉。“都门帐饮无绪”直写自己的情绪。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珍馐美食也失去了滋味。正难舍难分的时候,无奈“xxx催发”,情人将别,不想走,却又不得不走,这是怎样的痛苦和无奈啊!他们凄凉的身影似在眼前,真实可见。此时此刻,千言万语,都“无语凝噎”。后两句是词人对离别之后生活的联想:自己将孤身一人,在这广阔苍茫的天地间流浪漂泊。烟霭沉沉,前路茫茫,这愁绪似乎已经如烟霭一般,弥漫在整个天地之间。

下片主要是联想。前两句情感递进,由一般的离别具体到此次的暮秋离别,凄凉的氛围愈铺愈浓。之后三句,词人想象分别后的情景:今夜酒醒后,小舟已行到xxx边,xxx凄凉,残月斜挂,怎不让人心碎!于是词人心中已满是xxx落寞:这次离别之后,即使再有什么所谓的美好光景,也不能引起我的兴趣,这满腔凄苦自是再也无人可以诉说!悲极!哀极!苍凉之感从空间蔓延到时间,怎堪忍受!

这首词遣词造句不着一丝痕迹,绘景直白自然,画面栩栩如生,起承转合优雅从容,情景交融,蕴藉深沉;词人笔下的各种景物莫不含情,把一腔离愁铺满天地古今,而又不显做作。行文若此者,xxx之外,词坛又有几人!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1篇

各位老师,大家好。我今天说课的题目是高中语文必修四第二单元的《雨霖铃寒蝉凄切》。

一、教材分析

(一)单元教学目标

本单元总的教学目标是,培养学生对古典诗词的鉴赏评价能力,包括风格、意象、意境、表现手法等方面,激发学生诵读古典诗歌的兴趣。

(二)课文特点及在单元中的地位

1、xxx约派的**作

这首词是xxx约派的**作。这首词写的是才情卓绝、但一生仕途坎坷不济的xxx在深秋雨后的傍晚时分,离开都城汴京(现在河南开封)时与一位红颜知己缠绵悱恻的别离情景。以“别离”为线索,用白描、铺叙、点染的手法,细致地描写了情人话别时难舍难分的情景,景中见情,以情带景。其中的“xxx、xxx残月”被誉为千古名句。

2、重点讲读课

本单元是古典诗歌单元,即古典诗歌,包括唐宋诗词及元曲。《雨霖铃》承担着培养学生鉴赏古典诗词能力这个单元的教学重点,因此有着重要地位。《雨霖铃》是婉约派**作,因此学习它,对于学生了解婉约派风格有着重要作用。

二、学情分析

我的教学对象是高二年级两个普遍班,语文基础相对较差,思维能力,审美能力有待提高,但对古诗鉴赏的基本手法,风格也有一定了解,因此我在教学时,要引导学生进入特定的审美意境,培养学生的鉴赏能力。

三、教学目标

新教学大纲要求“培养学生初步鉴赏文学作品的能力,能感受形象,品味语言,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思考,提**学品位。”本单元的教学重点是“在整体把握诗词的思想内容和基本形式的基础上品位诗词的语言,赏析诗词的表现手法。”

1 、知识与能力

①了解婉约派的主要特征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2篇

《雨霖铃》被称为xxx十大名曲之一。本篇《雨霖铃》是xxx的十大**作之一。本文就来分享一篇xxx《雨霖铃》译文及赏析,欢迎大家阅读!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xxx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好景 一作:美景)

译文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xxx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xxx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注释

①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②凄切:凄凉急促。

xxx:急猛的阵雨。

④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⑤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⑥无绪:没有情绪。

⑦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⑧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⑨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⑩暮霭:傍晚的云雾。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

暮霭xxx沉沉)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今宵:今夜。

经年:xxx年。

纵:即使。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情:一作“流”。

更:一作“待”。

《雨霖铃》赏析

此词当为词人从汴京南下时与一位恋人的惜别之作。xxx因作词忤仁宗,遂“失意无俚,流连坊曲”,为歌伶乐伎撰写曲子词。由于得到艺人们的密切合作,他能变旧声为新声,在xxx代**的基础上,创制了大量的慢词,使宋词开始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首词调名《雨霖铃》,盖取唐时旧曲翻制。据《明皇杂录》云,安史之乱时,唐xxx避地蜀中,于栈道雨中闻铃音,起悼念xxx贵妃之思,“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寄恨焉”。xxx《碧鸡漫志》卷五云:“今双调《雨霖铃慢》,颇极哀怨,真本曲遗声。”在词史上,双调慢词《雨霖铃》最早的作品,当推此首。xxx充分利用这一词调声情哀怨、篇幅较长的特点,写委婉凄侧的离情,可谓尽情尽致,读之令人於悒。

词的上片写一对恋人饯行时难分难舍的别情之情。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在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时当秋季,景已萧瑟;且值天晚,暮色阴沉;而骤雨滂沱之后,继之以寒蝉凄切: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加之当中“对长亭晚”一句,句法结构是一、二、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

前三句通过景色描写的铺垫,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在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可见他的思绪正专注于恋人,所以词中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尖锐!林逋《相思令》云:“君泪盈,妾泪盈,xxx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欲*。”仅是暗示船将启碇,情人难舍。xxx《长相思》云:“烟迢迢,水迢迢,准拟江边驻画挠,舟人频报潮。”虽较明显,但仍未脱出xxx窠臼。可是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纤,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在眼前。寥寥十一字,真是力敌千钧!后来传奇戏曲中常有“流泪眼看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的唱词,然却不如柳词凝炼有力。那么词人凝噎在喉的是什么话呢?“念去去”二句便是他的内心独白。词是一种依附于音乐的抒情诗体,必须讲究每一个字的*仄阴阳,而去声字尤居关键地位。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清人万树《词律发凡》云:“名词转折跌荡处,多用去声,何也?三声之中,上、入二者可以作*,去则独异。……当用去者,非去则激不起。”此词以去声“念”字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日“烟波”,又日“暮霭”,更曰“沉沉”,着色可谓浓矣;既曰“xxx”,又曰“阔”,空间可谓广矣。在如此广阔辽远的空间里,充满了如此浓密深沉的烟霭,其离愁之深,令人可以想见。

上片正面话别,到此结束;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得出一条人生哲理:“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为层层加码,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后来竟成为xxx相与争胜的对象。据xxx《吹剑录》云:“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日:‘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况味: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比之上片结尾二句,虽同样是写景,写离愁,但前者仿佛是**山水,一片苍茫;这里却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词人描绘这清丽小帧,主要采用了画家所常用的点染笔法。清人xxx在《艺概》中说:“‘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就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构成另一种情境。因为上面是用景语,此处则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帐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可见结构之严密。“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益见钟情之殷,离愁之深。而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其以问句作结,更留有无穷意味,耐人寻绎。

耆卿词长于铺叙,有些作品失之于*直浅俗,然而此词却能做到“曲处能直,密处能疏,鼻处能*,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冯煦《六十一家词选例言》论xxx词)。像“xxx催发”一语,可谓兀傲排鼻,但其前后两句,却于沉郁之中自饶和婉。“今宵”三句,寄情于景,可称曲笔,然其前后诸句,却似直抒胸臆。前片自第四句起,写情至为缜密,换头却用提空之笔,从远处写来,便显得疏朗清远。词人在章法上不拘一格,变化多端,因而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付之歌喉,亦能奕奕动人。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扩展8)

——雨霖铃寒蝉凄切xxx范本1份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3篇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他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当晚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xxx《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4篇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xxx十大曲”之一。

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xxx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xxx的恋人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xxx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xxx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xxx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xxx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xxx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如目前。真是力敌千钧!

词人凝噎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xxx”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xxx”以下,声调**,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既曰“xxx”,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xxx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

“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xxx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当晚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xxx吹拂xxx柳,一弯残月高挂xxx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xxx《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xxx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

“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xxx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xxx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枨触而已。“此去”二字,遥应上片“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xxx、xxx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xxx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5篇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xxx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注释

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凄切:凄凉急促。

骤雨:急猛的阵雨。

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无绪:没有情绪。

xxx: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南朝xxx《述异记》。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暮霭:傍晚的云雾。

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

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暮霭xxx沉沉)

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赏析】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6篇

[宋]xxx《雨霖铃(寒蝉凄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xxx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注释:

1、《雨霖铃》:《乐章集》注双调。本xxx曲名,《明皇杂录》谓:“帝(唐xxx)幸蜀,初入斜谷,霖雨弥日,栈道中闻铃声,采其声为《雨霖铃》曲。”xxx盖借旧曲另倚新声耳。xxx之妻非常美丽,但却因“恣性灵、忒煞些儿”,二人感情遂发生龃龉,xxx便于婚后第三年即咸*六年(1003)十七岁时,以“以文会友”的名义远游江浙两湖,此词即写于此次远游在汴京东水门分别时。

2、寒蝉:蝉的一种,亦名寒蜩(tiáo)、寒螀(jiānɡ)。《礼记·月令》:“xxx之月,寒蜩鸣。”又曰:“(xxx之月),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据此句,知此词写七月之景。

3、对长亭:对,面对,为领字,领起以下六句。长亭,古代于道路旁,每隔十里设一长亭,xxx设一短亭,供旅人休息,近城者则为送别之所。

4、“都门”句:谓于京都东水门外设帐饯别,因伤别而情绪不好。帐饮,谓于郊野设帷帐,饮宴饯别。

5、“留恋”句:谓正在恋恋不舍时,船夫却催着出发。xxx,言舟之华贵。

6、凝噎:喉中因气结而说不出话。

7、“念去去”二句:此二句为设想之语,设想别后情景。念,思量,为领字,领起以下二句。去去,越去越远。暮霭,即暮色。沉沉,谓厚重。楚天,一般指湖南。xxx曾于庆历三年(1043)至湖南道州为官,但为从益州去湖南,与此处写汴京饯别不侔。楚天亦可指安徽与江浙一带,因安徽与江浙一带有东楚之称。

8、“今宵”句:为设想语,设想酒醒之处,在“xxxxxx残月”间。五代前蜀魏承班《渔歌子》:“梦魂惊,xxx歇,窗外晓莺残月。”柳词从魏词化出,然改“莺”为“风”,则情境自别。

9、经年:经过一年又一年。此次远别前后四年,故云。

赏析:

此阕为柳词中名篇,写与妻子别情,尽情展衍,备足无馀,浑厚绵密,森秀淡远,兼而有之;且能于曲折委婉中具浑沦之气,清xxx凤所谓柳词多“精金粹玉”者盖以此。就写法而言,破上景下情之常则,情景交融,情景难分。上片写别情,从实处落笔;下片写别后,于设想着色,有点有染,点染之间,一气贯穿。通篇语不求奇而意致娴雅,难怪代代读者一读一销魂耳。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译文及赏析(扩展2)

——xxx《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精选三篇)

xxx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原文及赏析 第17篇

一、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①寒蝉:蝉在地下生活5年,在地上生活只有秋天里的短短的十几天,十几天后就要死去。更何况这是一只“寒”“蝉”,是一只秋后的蝉,它活不了多久了,一场秋雨过后,蝉就只剩下几声若断若续的哀鸣,可以说这是生命最后的绝响,因此蝉在古典诗词里就成了忧愁悲苦的代名词。诗人在文学作品中写到“蝉”的时候,往往都是和“忧愁悲苦”联系在一起的,这里再加上一个“寒”字,就愈发使人感到特别的悲苦。因此,“寒蝉凄切”四字在词作之首,就为全篇奠定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情感基调。

②长亭:早在秦汉时便开始在道旁设亭,供旅客停息、休憩或送别饯行之用。当时是十里置亭,也叫“十里长亭”。正是因为长亭是送别的场所,所以它也就成了离愁别绪的象征。面对着长亭古道,曾有多少有情人在此洒泪惜别,曾有多少佳侣从此各奔他乡。雨霖铃面对此亭,睹物伤心,触景生情,怎能不感慨万端。

xxx:xxx雨一层凉,秋雨过后,更见悲凉。长亭送别,更何况眼下是骤雨初歇,凉意彻骨,暮色苍茫,云低风冷。在这样一种令人凄神寒骨的环境中,又怎能不让人黯然销魂。

从这三句中,词作开篇就以凄婉之笔,通过环境描写,渲染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悲凉气氛。这几句除了交代时间、地点和特定环境外,更主要的作用是渲染气氛,它渲染了一种凄楚悲凉的气氛,从而为全词奠定了低沉伤感的情调,烘托出了浓浓的离愁别绪。

二、念去去,xxx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烟波,水也。水是古典诗词中象征愁苦的常见意象。

有笼罩在江面上的雾气水波长时间难以散开,与缠绕在人心头的惆怅长时间难以消除相似;黄昏云雾沉沉的特点,与人心情的沉重相似;楚地天空的空阔辽远,与愁绪的无际相似。词人用比喻的修辞,选取了xxx的烟波、沉沉的暮霭、辽阔的楚天这三个有**性的意象把离愁写得缠缠绵绵,充分表现了离别的愁绪。词人愁绪如xxx烟波般的绵长,如沉沉暮霭般的浓重,如楚地天空一样无边无际。因此,这些景物描写就有力地烘托出词人的愁绪和前途的黯淡无光,同时也暗示出情侣的分别将是久远而漫长。自己将越走越远,离心爱的人越来越远,心越来越苦,愁思也越来越深。

三、今宵酒醒何处?xxxxxx残月

①“xxx”的意象。xxx是*古代送别诗中描写得最多、最优美动人、情意绵绵的一个意象。诗人写离别之情,往往要写xxx,并经常用折柳表示送别之情,因为“柳”与“留”读音相近,“柳”者,“留”也,有不舍之义,所以折xxx表示“留恋”之意。

②“xxx”的意象。秋日的风是凉的,秋天早晨的风更凉,xxx轻拂,带来的并不是快意,而是凉意,是凄凉的感觉。另外,诗人出行多在黎明时分登程,送别也在这一时刻,“xxx”意味着离别。

③“残月”的意象。“圆月”是团聚的象征,“残月”含别离之意。月光是清冷的,残月的光更加清冷,而早晨的残月就显得特别凄凉,这一“残”字,最易引起词人的愁思。

④“酒“的意象。“酒”是*的传统文化,饮酒是消忧解愁的最好办法,酩酊大醉之后,把一切苦恼抛之于脑后,自欺欺人也好,逃避现实也罢,醉翁之意已经不在酒了。可是酒醒之后呢?“酒醒”即“愁醒”,曾经被麻醉的“愁”一经复苏,更是无以排解。与情人分别后,在今夜“酒醒”的时候,愁也复醒了,因而“更愁”了。

雨霖铃是写江湖流落的**作,写离愁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念去去xxx烟波,暮蔼沉沉楚天阔”寒蝉凄切,骤雨初歇,烟波xxx,暮蔼楚天——是诗人别后茫然若失心境的物化再现。暗淡的心情给天空水色染上灰色的色彩,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情,为离别词的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