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雪》全诗赏析 第1篇

*(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字**(原作咏芝,后改润芝),笔名子任。湖南湘潭人。*人民的**,伟大的*****者,伟大的无产阶级**家、战略家、理论家,**、*人民*和*******的主要缔造者和***,******化的伟大开拓者,近代以来*伟大的*和民族英雄,******集体的核心,***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

1949至1976年,*担任*******最高***。他对***xxx**的`发展、军事理论的贡献以及对*的理论贡献被称为*思想。因*担任过的主要职务几乎全部称为*,所以也被人们尊称为“*”。

*被视为现代世界历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时代》杂志也将他评为20世纪最具影响100人之一。

《沁园春雪》全诗赏析 第2篇

词的上片写他想赴xxx之邀,又不能去。

“斗酒彘肩,风雨渡江,岂不快哉”起势豪放,奠定了全文的基调。这三句用典。使风俗之气变为豪迈阔气。这里的典故,出之于《史记·项羽本纪》。这几句是想像之词,xxx设想在风雨中渡过钱塘江,来到xxx的住所,觉得是一件特别痛快的`事情。前三句起笔突兀,似*地而起的高楼,极具气势。

下片开端打破了两片的限制,紧接着上文写白居易的意见。

“白云天竺去来,图画里、峥嵘楼观开。爱东西双涧,纵横水绕;两峰南北,高下云堆。”自居易在杭州做郡守时,写过不少歌咏杭州的诗句,其中《寄韬光禅师》就有“东涧水流西涧水,南山云起北山云”之语。这六句也是化用xxx而成,用“爱”字将天竺美景尽情描绘而出,给人以如临其境之感。

“须晴去,xxx未晚,且此徘徊”三句顺势而出了,这里“须晴去”的“晴”字,当然与上片的“风雨渡江”遥相呼应,可当作“晴天”讲。但是,从词旨总体揣摩,它似含有“清醒”的意味,其潜台词中似乎是说自己目前正被杭州湖山胜景所迷恋,“徘徊”在“三公”争辩的**之中。那么,赴约之事,且待“我”“清醒”过来,再作理会吧!这样理解,可能更具妙趣。这几句也回应开头,使全词更显得结构严谨,密不可分。

《沁园春雪》全诗赏析 第3篇

下阕首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可谓承上启下,将全词连接得天衣无缝。“江山”这一双关语词,与上片中的“长城”“大河”相融合,具有画龙点睛之意,“江山如此多娇”,可以理解为这首词的基本构架。作为***的词人,对“北国风光”的抒怀,最终还是对江山社稷的关怀。1935年末,*******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有了新的转机。*怀着拯救**民族、创建新*的**抱负和雄才大略,必然会在这首词中曲折地反映出来,并且不同凡响。古往今来,无数英雄豪杰为江山社稷奔走操劳。“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成为六七十年代称誉“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绝句。

全词用字遣词,设喻用典,明快有力,挥洒自如,辞义畅达,一泻千里。*讲究词章格律,但又不刻意追求。全词合律入韵,似无意而为之。虽属旧体却给人以面貌一新之感。不单是从词境中表达出的新的精神世界,而首先是意象表达系统的词语,鲜活生动,凝练通俗,易诵易唱易记。

《沁园春雪》全诗赏析 第4篇

据xxx之xxx《桯史》记载,珂与xxx饮西园,“改之(xxx)中席自言(此词本事),掀髯有得色。余率然应之曰:‘词句固佳,然恨无刀圭药,疗君白日见鬼症耳。’座中哄堂一笑。”xxx少xxx三十岁许,又好作大言,所叙是他对这首《沁园春》的看法,未必当面云云。这首词突破时空,奇思奇境奇语,不能以不作分析之“白日见鬼”一语薄此千古奇词。

“鬼”实际上还有一个,就是xxx连襟、鸿门宴上的xxx,起笔“斗酒彘肩”用的就是他的典故。xxx以xxx这位莽汉自喻,非徒作空言,改之气质与心灵频率及对天下事的观点等深层共鸣于xxx,没有这股生啖猪肘气吞河岳的粗豪之气,要学辛算白搭。xxx也没处心积虑要学辛,英雄所见略同。南宋少见与辛耦合如改之者,学辛如强弩之末足跟不稳者有的是。

“斗酒彘肩,风雨渡江,岂不快哉!”把xxx放到一个“风雨渡江”的环境里真亏改之想得出,可与易水荆卿和《大风歌》相比。然没痛快下去,被三位“驾勒吾回”,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游起水软风轻的西湖来。东西二涧,南北高峰,里外二湖,孤山访梅,“风雨渡江”的狂暴淋漓呢?跑心里去了。此逆入法,亦xxx先生说词家抒情法的“辞虽旷达(悠闲)情实郁抑”,如xxx“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虞美人》)月下花前,何能真慰xxx。xxx所谓“万一国亡家破后,对花洒酒岂成诗”也。

xxx一生力主恢复北土,并一直积极实践。与xxx的交往即例证。自1164年“隆兴和议”之后,南宋士大夫“讳言恢复”,xxx嬉醉生梦死得过且过,到xxx作此词的嘉泰三年(1203),已经“太*”了四十年。xxx之借三位古人的名作描绘渲染“暖风熏得游人醉”的西湖,与xxx“斗酒彘肩”风雨渡江的浓墨大笔粗线条形成鲜明对比。关西大汉执铁板的高唱:“岂不快哉!”压倒了风雨,对淡妆浓抹的西子、峥嵘图画的楼观和暗香疏影的梅花来说,不啻振聋发聩的晴天霹雳。所以xxx此作,本意全不在摭拾前人,而在扫空**,──临安快要化为鬼域和阴曹地府了!也许这才是改之描写“白日见鬼”的良苦用心。“风雨渡江”,显然是xxx旦夕想望的“北伐”的象征。

这是xxx直接写给xxx的第一首词,据说辛得之大喜,邀去酬唱弥月,临别赒之千缗。xxx是终身流落江湖的一介布衣,据词话,xxx数次巨资周济,但xxx屡随手荡尽。

此词作于宁宗“开禧北伐”前不久,“风雨渡江,岂不快哉!”已是露出桅杆的巨型战船。“风雨渡江”是免于“白日见鬼”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