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原文和翻译 第1篇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着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岐下,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与!

xxx原文和翻译 第2篇

xxx,汉中人也,建元中为郎。时匈奴降者言xxxxxxxxx,xxx遁而怨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事灭胡,闻此言,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xxx,与堂邑氏奴甘父俱出陇西。径匈奴,匈奴得之,传诣单于。单于曰:“xxx在吾北,汉何以得往使?吾欲使越,汉肯听我乎?”留骞十余岁,予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

居匈奴西,骞因与其属亡乡xxx,西走数十日至大宛。大宛闻汉之饶财,欲通不得,见骞,喜,问欲何之。骞曰:“为汉使xxx而为匈奴所闭道,今亡,唯xxx使人道送我。诚得至,反汉,汉之赂遗xxx财物不可胜言。”xxx为然,遣骞,抵康居。康居传致大xxx。大xxxxxx已为xxx,立其夫人为xxx。既臣xxx而君之,地肥饶,少寇,xxx,又自以远远汉,殊无报胡之心。骞从xxx至xxx,竟不能得xxx要领。

留岁余,还,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得。留岁余单于死**乱骞与xxx及堂邑父俱亡归汉拜骞太中大夫堂邑父为xxx初骞行时百余人去十三岁唯二人得还。

天子既闻大宛及xxx、安息之属皆大国,多奇物,土著,颇与*同俗,xxx弱,贵汉财物;其北则大xxx、康居之属,兵强,可以赂遗设xxx也。诚得而以义属之,则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乃令因蜀犍为发间使,四道并出,皆各行一二千里。

骞以校尉从大将军击匈奴,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乃封骞为博望侯。是岁元朔六年也。后二年,骞为卫尉,与xxx出右北*击匈奴。匈奴围xxx将军,军失亡多,而骞后期当斩,赎为庶人。

天子数问骞xxx之属。骞既失侯,因曰:“既连乌孙,自其西xxx之属皆可招来而为外臣。”天子以为然,拜骞为中郎将,将三百人,马各二匹,xxx万数,资金市帛直数千巨万,多持节副使,道可便遣之旁国。

骞还,拜为大行。岁余,骞卒。后岁余,其所遣副使通xxx之属者皆颇与其人俱来,于是xxx始通于汉矣。(节选自《汉书》,有删改)

xxx原文和翻译 第3篇

xxx传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原文

xxx传

宋代:xxx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v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欤?

译文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xxx,是光州、黄州一带的隐士。年轻时,仰慕汉代游侠xxx、xxx的品行,乡里的游侠之士都推崇他。(等到他)年岁稍长,就改变志趣,发奋读书,想以此来驰名当代,但是一直没有交上好运。到了晚年隐居在光州、黄州一带名叫岐亭的地方。住茅草屋,吃素食,不与社会各界来往。放弃坐车骑马,毁坏书生衣帽,徒步在山里来往,没有人认识他。人们见他戴的帽子上面方方的且又很高,就说:“这不就是古代乐师戴的xxx遗留下来的样子吗?”因此就称他为“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v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我因贬官居住在黄州,有一次经过岐亭时,正巧碰见了他。我说:“哎,这是我的老朋友xxxvxxxxxx呀,怎么会在这里呢?”xxx也很惊讶,问我到这里来的原因。我把原因告诉了他,他低头不回答,继而仰天大笑,请我住到他家去。他的家里四壁萧条,然而他的妻子儿女奴仆都显出怡然自得的样子。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我对此感到十分惊异,回想起xxx年轻的时候,是酗酒任性,喜欢使剑,挥金如土的游侠之士。****,我在岐亭下,见到xxx带着两名骑马的随从,身藏两箭,在西山游猎。只见前方一鹊飞起,他便叫随从追赶射鹊,未能射中。xxx奋力地鞭马独自冲出去,一箭射中飞鹊。他就在马上与我谈论起用兵之道及古今成败之事,自认为是一代豪杰。至今又过了多少日子了,但是一股英气勃勃的神色,依然在眉宇间显现,这怎么会是一位隐居山中的人呢?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xxx出身于世代功勋之家,理应有官做,假如他能置身官场,到现在已得声名显赫了。他原本家在洛阳,园林宅舍雄伟富丽,可与公侯之家相同了。在河北还有田地,每年可得上千匹的丝帛收入,这些也足以使生活富裕安乐了。然而他都抛开不去享用,偏偏要来到穷僻的山里,这难道不是因为他独有会心之处才会如此的吗?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欤?

我听说光州、黄州一带有很多奇人异士,常常假装疯颠、衣衫破旧,但是无法见到他们;xxx或许能遇见他们吧。

注释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闾(lǘ)里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chí)骋(chěng)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dùn)xxx、黄间,曰岐(qí)亭。庵(ān)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xxx:即xxxv,字xxxxxx、黄:光州、黄州,两州连界xxx州州治在今河南潢川县。隐人:隐士。xxx、xxx:西汉时著名游侠,见《史记・游侠列传》。xxx:乡里。侠:侠义之士。xxx:崇拜他,以他为首。宗,尊奉。折节:改变原来的志趣和行为。遁:遁世隐居。岐亭:xxx黄州的镇名,在今湖北麻城县西南。岂:其意为“(这)难道不是・・・・・・”。xxx:唐xxx隐士戴的帽子。遗象:犹遗制。

余谪(zhé)居于黄,过岐(qí)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v(zào)xxx也,xxx而在此?”xxx亦矍(jué)然,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谪:降职。xxx:吃惊注视的样子。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shǐ),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hàn)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使酒:喝醉酒后爱发脾气,任性而行。好剑:好摆弄刀剑一类武器。余在**:xxx嘉�v七年,xxx任凤翔府签判,时xxx之父**亮知凤翔府。xxx这时始与xxx相识订交。**,指凤翔。凤翔有**。怒马:奋马。“一发”一句:一箭射中它。“精悍”一句:精明英武的神情气度。精悍,精明强干。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bó)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世有勋阀:世代有功勋,属**门阀。xxx:荒僻的山中。“此岂”一句:难道没有独特的造诣修养能够作到这一点吗?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gòu)污,不可得而见,xxx傥(tǎng)见之欤?

异人:指xxx独行的隐沦之士。阳狂:假装疯癫。阳,通“佯”,假装。垢污:言行不屑循常蹈故,被人们认为是德行上的垢污。傥:或者。

赏析

xxx原文和翻译 第4篇

吕蒙字子明,汝南富陂人也。少南渡,xxxxxx。当为孙策将,数讨山越。蒙年十五六,窃随当击贼,当顾见大惊,呵叱不能禁止。归以告蒙母,母恚欲罚之,蒙曰:“贫贱难可居,脱误有功,富贵可致。旦不探虎穴,安得虎子?”母哀而舍之。

鲁肃代周瑜,过蒙屯下。肃意尚轻蒙,或说肃曰:“xxx功名日显,不可以故意待也,君宜顾之。”遂往诣蒙。酒酣,蒙问肃曰:“君受重任,与关羽为邻,将何计略以备不虞?”肃造次应曰:“临时施宜。”蒙曰:“今东西虽为一家,而关羽实xxx也,计安可不豫定?”因为肃画五策。肃于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xxx,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于此也。”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时蒙与成当、xxx、xxx次比近,三将死,子弟幼弱,权悉以兵并蒙。蒙固辞,xxx等皆勤劳国事,子弟虽小,不可废也。书三上,权乃听。蒙于是又为择师使辅导之其操心率如此。

xxx原文和翻译 第5篇

原文: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着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佯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欤?

译文或注释:

xxx,是光州、黄州一带的隐士。年轻时,仰慕汉代游侠xxx、xxx的为人,乡里的游侠之士都尊奉他。年岁稍长,就改变志趣,发奋读书,想以此来驰名当代,但是一直没有交上好运。到了晚年才隐居在光州、黄州一带名叫岐亭的地方。住茅屋,吃素食,不与社会各界来往。放弃坐车骑马,毁坏书生衣帽,徒步来往于山里,没有人认识他。人们见他戴的帽子上面方方的且又很高,就说:“这不就是古代乐师戴的xxx遗留下来的样子吗?”因此就称他为“xxx”.

我因贬官居住在黄州,有一次经过岐亭时,正巧碰见了他。我说:“啊哟,这是我的老朋友xxx慥xxxxxx呀,怎么会住在这里的呢?”xxx也惊讶地问我到这里来的原因。我把原因告诉了他,他低头不语,继而仰天大笑,请我住到他家去。他的家里四壁萧条,然而他的妻子儿女*仆都显出怡然自得的样子。我对此感到十分惊异。

回想起xxx年轻的时候,酗酒任性,喜欢使剑,挥金如土的游侠之士。****,我在岐下,见到xxx带着两名骑马随从,身藏两箭,在西山游猎。只见前方一鹊飞起,他便叫随从追赶射鹊,未能射中。xxx拉紧缰绳,独自跃马向前,一箭射中飞鹊。他就在马上与我谈论起用兵之道及古今成败之事,自认为是一代豪杰。至今又过了多少日子了,但是一股英气勃勃的神色,依然在眉宇间显现,这怎么会是一位蛰居隐居山中的人呢?

xxx出身于世代功勋之家,例应有官做,假如他能置身官场,到现在已得声名显赫了。他原有家在洛阳,园林宅舍雄伟富丽,可与公侯之家相比。在河北地方还有田地,每年可得上千匹的丝帛收入,这些也足以使生活富裕安乐了。然而他都抛开不去享用,偏偏要来到穷僻的山里,这难道不是因为他独有会心之处才会如此的吗?

我听说光州、黄州一带有很多奇人逸士,常常假装疯颠、衣衫破旧,但是无法见到他们;xxx或许能遇见他们吧。

【注释】

[1]光、黄:即光州和黄州xxx州和黄州邻接,xxx同属淮南西路。

[2]xxx、xxx:二人都是西汉时的游侠,喜替人排忧解难。

[3]xxx:乡里。

[4]宗:推崇,归附。

[5]xxx:汉代祭祀宗庙时乐舞者所戴的一种帽子。唐xxx,隐者常喜戴之。

[6]谪:降职。xxx是在元丰三年(1080年)贬到黄州的 .

[7]使酒:酗酒任性。

xxx原文和翻译 第6篇

xxx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

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xxx如也。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xxx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xxx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问者曰:“嘻,不亦xxx!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

1.下列词语中,有错别字的一项是()

a.佝瘘窥看移徙苛且偷生

b.丰硕仰慕忧虑舒展筋骨

c.旦暮抚摸疏密弃之不顾

d.鸡豚植树辍学千丝万缕

2.下列注释有误的一项是()

a.窥伺(守候)实以蕃(蕃盛,多)效慕(羡慕)隆然(高起的样子)

b.苟(假使)使根拳(拳曲)若(像)子生(活着)枯

c.故(旧)土日以离(背离)他植者(他种的树)既(这样)然已

d.自谓(称)伏(弯腰)行欲舒(舒展)其莳(种植)

3.下列“之”字意义不同于其他三项的一项是()

a.能顺木之天b.其培之也c.虽曰爱之d.其实仇之

4.下列与“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中“且”字意思相同的一项是()

a.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

b.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c.驼所种树,无不活,且硕茂

d.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5.下列句子中的“虽”意思不相同的一项是()

a.虽杀臣,不能绝也

b.虽鸡狗不得宁焉

c.虽日爱之,其实害之

d.虽我之死,有子存焉

6.下列各句中的“且”,其意义为“况且”的一项是()

a.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

b.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

c.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

d.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7.下列句子中的“焉”',相同的两项是()

a.而揣惴焉摩玩不已

b.积土成山,风雨兴焉

c.且焉置土石

d.若甚怜焉

e.万钟与我何焉

8.下列通假字说明有误的一项是()

a.早织而缕(“而”通“尔”,你们)

b.虽趣舍万殊(“趣”通“趋”,“趣舍”,取舍)

c.既然已(“已”通“以”,以及)

d.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由”通“犹”,如同)

9.下列加点词语古今同义的一项是()

a.不抑耗其实而已

b.击木而召之

c.他植者虽窥伺效慕

d.既然已

10.选出下列作品中不是xxx的一项是()

a.《捕蛇者说》《梓人传》

b.《愚溪诗序》《钴姆潭西小丘记》

c.《永州xxx新堂记》《盐铁论》

d.《进学解》《柳子厚墓志铭》

参***

1.a(佝偻,苟且偷生)

2.c(别的种树人)

3.a(a为结构助词“的”,余为代词)

4.c(c与题干中“且”均为“而且”义,a.将要;b.姑且;d.尚且)

5.c(c为转折连词,虽然;其他均表假设,即使)

6.a(况且/将近/而且/尚且)

7.de(a词缀b介词兼代词,在那里c代词,作宾语,哪里;de语气词,用于句尾)

8.c(“已”通“矣”)

9.c(a它的果实,今为转折副词;b敲梆,今为击打木头;d已经这样,今为连词)

10.d(均为xxx的作品)

1、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含义或用法相同的一组是(d)

a以致其性焉尔(本性)b故吾不害其长而已(生长)

凡植木之性(方法)见长人者好烦其令(治理)

c故吾不害其长而已(表因果关系连词,所以)

其培欲平,其上欲故(形容词,旧,这里指旧的土)

d凡长安富豪人为观游及卖果者(作为)

传其事以为官戒(作为)

2、下列加点的词用法分类正确的一项是(a)

①名我固当②驼业种树③早实以蕃

④其筑欲密⑤非有能硕茂之也

⑥非有能早而蕃之也⑦爪期肤以验其生枯

⑧故木之性日以离矣⑨见长人者好烦其令

a①③④⑦/②/⑤⑥⑨/⑧ b①②③⑦/④/⑤⑥⑨/⑧

c①③④⑦/②/⑤⑨/⑥/⑧ d①②③⑦/④/⑤⑨/⑥⑧

师点评:①③④⑦是n活用为v;②是n活用为意动;⑤⑥⑨是adj活用为使动;⑧是n活用为状语

3、找出没有通假字的一句(b)

a既然已,勿动勿虑b官命促尔耕

c早缫而绪d字而幼孩

4、翻译下列句子

(1)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像这样,(其中的道理)那么和我所从事的(种树行当)难道也有类似吗?

(2)吾又何能为哉:我又能做(别的)什么呢?

xxx橐驼,不知他原先叫什么名字。(他因)害了驼背病,脊背隆起,俯身走路,有些像骆驼的样子;所以家乡人给他起个外号叫“橐驼”。橐驼听到这个外号说:“很好,给我起这个名字本来就恰当。”于是舍弃他原先的名字,也自称为“橐驼”了。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的西郊。他以种树为职业,凡是长安城的豪富人家修建观赏游览园林,以及卖水果的商人,都争相雇请他。看他所种的树,有时移植,没有不活的;而且xxx盛,果实结得早而且多。其他种树的人即使偷偷察看摹仿,没有谁能赶上他。

有人问他(种树的经验),他回答说:“我并不能使树木活得长久而且繁茂,(只是)能够顺应树木的自然生长规律,使它按照自己的本性成长罢了。凡是按树木的本性种植,树根要舒展,培土要均匀,土要用原有的,捣土要结实。已经这样做了之后,不要再动它,不要再担心它,离开后就不要再看它。如果在种树时,要像对待子女一样精心,如果放下了,要像丢弃了一样不管;那么树木的生长规律就可以保全而它的本性就不会丧失了。所以我只是不妨害它的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力使它xxx盛啊;只是不抑制、不损耗它的果实的(成熟过程),并不是有能力(使果实结得)又早又多啊。其他种树的人就不是这样。(他们种树)树根拳曲并且更换新土;他们给树培土,如果不是过多就是不够。如果有能与此相反的人,就又爱它太情深,担心它太过分。早晨看看,晚上摸摸,已经离开了还要回来看,更严重的,用指甲划破树的皮来检验它是活是死,摇动树根来察看它(栽得)是松是实。(这样)树的本性一天天地丧失了。虽说是爱它,其实是害它;虽说是担心它,其实是仇恨它。所以(他们)赶不上我。我又有什么本事呢?”

问的人说:“把您的种树经验,移到为官xxx上,可以吗?”xxx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罢了,治理百姓,不是我的职业。但我住在乡里,看见当官的喜欢多发他的命令,好像很爱百姓,但以害百姓结束。从早到晚都有差吏来喊叫:‘官府的命令催促你们耕田,勉励你们栽种,督促你们收割,早点缫好你们的丝,早点纺好你们的线,养育好你们的小孩,喂养好你们的鸡和猪。’一会儿敲鼓召聚百姓,一会儿击梆子召集乡民。我们小百姓不吃饭来慰劳当差的尚且不得空暇,又靠什么使我们人xxx并使我们生活安定呢?所以(我们)困苦而且疲倦。像这样,就与我同行业的**概也相似吧?”

问的人高兴地说:“不是很好吗!我问如何养树,得到了养民的方法。”(我)把这件事写成传,并把它作为官吏的鉴戒。

创作背景

本文是xxx早年在长安任职时期的作品。xxx橐驼种树的'本事已不可考,后世学者多认为这是设事明理之作,本文是针对当时官吏xxx民的现象而为言的。中唐时期,xxx地主兼并掠夺土地日益严重,“富者兼地数万亩,贫者无容足之居”。仅有一点土地的农民,除了交纳正常的捐粟外,还要承受地方军政长官摊派下来的各种杂税。据《旧唐书·食货志》记载,各地官僚为****的地位,竞相向朝廷进奉,加紧对下层的盘剥,于是“通津达道者税之,莳蔬艺果者税之,**者税之”,民不聊生。这就是xxx写作本文的社会背景。

xxx在参加“永贞革新”前两年,即贞元十九年至二十一年(803—805),曾任监察御史里行,是御史的见习官,可以和御史一样“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可以到各地检查工作,民事、军事、财政都可以过问,品秩不高而权限较广。这篇文章,可能就是在此期间写的,是针对当时地方官吏扰民、xxx的现象而作的。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是xxx参加“永贞革新”的先声。

赏析

本文题目虽称为“传”,但并非是一般的人物传记。文章以老庄学派的无为而治,顺乎自然的思想为出发点,借xxx橐驼之口,由种树的经验说到为官xxx的道理,说明封建**阶级有时打着爱民、xxx或恤民的**,却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仍旧民不聊生。这种思想实际上就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xxx不争”的老庄思想的具体反映。唐代从安史之乱以后,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只有休养生息,才能恢复元气。如果封建**者仍借行政命令瞎指挥,使老百姓疲于奔命,或者以行“惠政”为名,广大人民既要送往迎来,应酬官吏;又不得不劳神伤财以应付**者摊派的任务,这只能使人民增加财物负担和精神痛苦。

文章先写橐驼的命名、橐驼种树专长和种树之道,然后陡然转入“官理”,说出—番xxx民的大道理。上半篇为橐驼之传,目的是为下半篇的论述xxx;下半篇的xxx之理是上半篇种树之道的类比和引申,前宾后主,上下相应,事理相生,发挥了寓言体杂文笔法的艺术表现力。

xxx传原文翻译及赏析 (菁选2篇)(扩展5)

——xxx对楚子原文翻译及赏析

xxx原文和翻译 第7篇

xxx者,xxx园部也②。金陵为明之留都③,社稷百官皆在④;而又当太*盛时,人易为乐,其士女之问桃叶渡⑤、游雨花台者,趾相错也⑥。梨园以技鸣者,无论数十辈⑦,而其最著者二:曰兴化部,曰华林部。

一日,新安xxx两部为大会⑧,遍征金陵之贵客文人⑨,与夫xxx女⑩,莫不毕集(11)。列兴化于东肆(12),华林于西肆,两肆皆奏《鸣凤》所谓椒山先生者(13)。迨半奏(14),引商刻羽(15),抗坠疾xxx(16),并称善也。当两相国论河套(17),而西肆之为xxx相国者曰xxx伶,东肆则xxx。坐客乃西顾而叹(18),或

大呼命酒,或移座更近之,首不复东(19)。未几更进(20),则东肆不复能终曲。询其故,盖xxx耻出xxx伶下,已易衣遁矣(21)。

xxx者,金陵之善歌者也。既去(22),而兴化部又不肯辄以易之(23),乃竟xxx技不奏(24),而华林部独著。

去后且三年(25),而xxx归,遍告其故侣(26),请于新安xxx:“今日xxx开宴(27),招前日宾客,愿与华林部更奏《鸣凤》(28),奉一日欢。”既奏,已而论河套(29),xxx复为xxx相国以出,xxx伶忽失声,匍匐前称弟子(30)。兴化部是日遂凌出华林部远甚(31)。

其夜,华林部过xxx曰(32):“子(33),天下之善技也,然无以易xxx伶(34)。xxx伶之为严相国至矣(35),子又安从授之而掩其上哉(36)?”xxx曰:“固然(37),天下无以易xxx伶;xxx伶即又不肯授我。我闻今相国昆山xxx者(38),严相国俦也(39)。我走京师,求为其门卒三年,日侍昆山相国于朝房,察其举止,聆其语言(40),久乃得之。此吾之所为师也。”华林部相与xxx而去(41)。

xxx名锦,字云将,其先西域人(42),当时犹称xxx云。

xxx曰:异哉!xxx之自得师也。夫其以xxx伶为绝技,无所于求(43),乃走事昆山(44),见昆山犹之见分宜也;以分宜教分宜(45),安得不工哉!呜乎!耻其技之不若(46),而去数千里为卒三年,倘三年犹不得,即犹不归尔(47)。其志如此,技之工又须问耶(48)?

xxx原文和翻译 第8篇

xxx传

朝代:宋代

原文: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象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余既耸然异之。

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倘见之欤?

译文

xxx,是光州、黄州一带的隐士。年轻时,仰慕汉代游侠xxx、xxx的品行,乡里的游侠之士都推崇他。(等到他)年岁稍长,就改变志趣,发奋读书,想以此来驰名当代,但是一直没有交上好运。到了晚年隐居在光州、黄州一带名叫岐亭的地方。住茅草屋,吃素食,不与社会各界来往。放弃坐车骑马,毁坏书生衣帽,徒步在山里来往,没有人认识他。人们见他戴的帽子上面方方的且又很高,就说:“这不就是古代乐师戴的xxx遗留下来的样子吗?”因此就称他为“xxx”。

我因贬官居住在黄州,有一次经过岐亭时,正巧碰见了他。我说:“哎,这是我的老朋友xxx慥xxxxxx呀,怎么会在这里呢?”xxx也很惊讶,问我到这里来的原因。我把原因告诉了他,他低头不回答,继而仰天大笑,请我住到他家去。他的家里四壁萧条,然而他的妻子儿女奴仆都显出怡然自得的样子。

我对此感到十分惊异。回想起xxx年轻的时候,是酗酒任性,喜欢使剑,挥金如土的游侠之士。****,我在岐亭下,见到xxx带着两名骑马的随从,身藏两箭,在西山游猎。只见前方一鹊飞起,他便叫随从追赶射鹊,未能射中。xxx拉紧缰绳,独自跃马向前,一箭射中飞鹊。他就在马上与我谈论起用兵之道及古今成败之事,自认为是一代豪杰。至今又过了多少日子了,但是一股英气勃勃的神色,依然在眉宇间显现,这怎么会是一位隐居山中的人呢?

xxx出身于世代功勋之家,理应有官做,假如他能置身官场,到现在已得声名显赫了。他原本家在洛阳,园林宅舍雄伟富丽,可与公侯之家相同了。在黄河以北还有田地,每年可得上千匹的丝帛收入,这些也足以使生活富裕安乐了。然而他都抛开不去享用,偏偏要来到穷僻的山里,这难道不是因为他独有会心之处才会如此的吗?

我听说光州、黄州一带有很多奇人异士,常常假装疯颠、衣衫破旧,但是无法见到他们;xxx或许能遇见他们吧。

注释

1、光、黄:即光州和黄州xxx州和黄州邻接,xxx同属淮南西路。

2、xxx、xxx:二人都是西汉时的游侠,喜替人排忧解难。

3、xxx:乡里。

4、宗:尊奉。

5、折节:改变以往的志向行为。

6、xxx:汉代祭祀宗庙时乐舞者所戴的一种帽子。唐xxx,隐者常喜戴之。

7、xxx:惊奇注视的样子。

8、谪:降职。xxx是在元丰三年(1080年)贬到黄州的。xxx今湖北黄冈。

9、使酒:酗酒任性。

xxx原文和翻译 第9篇

⑴西塞山:位于今湖北省黄石市,又名道士洑,山体突出到长江中,因而形成长江弯道,站在山顶犹如身临江中。

⑵xxx濬:晋益州刺史。一作“**”。益州:晋时郡治在今成都。晋武帝谋伐xxx,派xxx濬造大船,出巴蜀,船上以木为城,起楼,每船可容二千余人。

⑶金陵:今南京,当时是xxx国的都城。xxx:帝xxx之气。黯然:一作“漠然”。

⑷xxx铁锁沉江底:东xxx末帝xxx命人在江中轩铁锥,又用大铁索横于江面,拦截晋船,终失败。寻:长度单位。

⑸一片降幡(fān)出石头:xxx濬率船队从武昌顺流而下,直到金陵,攻破石头城,xxx主xxx营门投降。

⑹人世几回伤往事:一作“荒苑至今生茂草”。

⑺枕寒流:一作“枕江流”。

⑻今逢:一作“从今”。

⑼“四海为家”两句:如今国家**,旧时的壁垒早已荒芜。

赏析

西塞山,在今湖北省黄石市东面的长江边上。岚横秋塞,山锁洪流,形势险峻。是六朝有名的军事要塞。公元280年(**太康**),晋武帝司马炎命xxx濬率领以高大的战船“楼船”组成的**水军,xxx而下,讨伐东xxx。诗人便以这件史事为题,开头写“楼船下益州”,“金陵xxx”便黯然消失。益州金陵,相距遥遥,一“下”即“收”,表明速度之快。两字对举就渲染出一方是势如破竹,一方则是闻风丧胆,强弱悬殊,高下立判。第二联便顺势而下,直写战事及其结果。东xxx的**之君xxx,凭借长江天险,并在江中暗置铁锥,再加以xxx铁链横锁江面,自以为是万全之计,谁知xxx濬用大筏数十,冲走铁锥,以火炬烧毁铁链,结果顺流鼓棹,径造三山,直取金陵。“皓乃备**之礼,……造于垒门”(《晋书·xxx濬传》)。第二联就是形象地概括了这一段历史。

诗的前四句,洗炼、紧凑,在对比之中写出了双方的强弱,进攻的路线,攻守的方式,战争的结局。它只用第一句诗写**水军出发,下面就单写东xxx:在战争开始的反映,苦心经营的工事被毁,直到举旗投降,步步紧逼,一气直下。人们不仅看到了失败者的形象,也看到了胜利者的那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可谓虚实相间,胜败相形,巧于安排。

诗人在剪裁上颇具功力。他从众多的史事中单选**灭xxx一事,这是耐人寻味的,因为东xxx是六朝的头,它又有颇为“新颖”的防御工事,竟然覆灭了。照理后人应引以为鉴,其实不然。所以写xxx的**,不仅揭示了当时xxxxxx的昏聩**,更表现了那些后来者的愚蠢,也反映了国家的**是历史的必然。其次,诗人写晋xxx之战,重点是写xxx,而写xxx又着重点出那种虚妄的精神支柱“xxx”、天然的地形、xxx的铁链,皆不足恃。这就从反面阐发了一个深刻的思想,那就是“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xxx《金陵怀古》)。可见如此剪裁,就在于它能完满地表现其主题思想。

清代屈复认为此诗第五句甚妙。不过应该指出,若是没有前四句丰富的内容和深刻的思想,第五句是难以收到如此言简意赅的效果。第六句“山形依旧枕寒流”,山形,指西塞山;寒流,指长江,“寒”字和结句的“秋”字相照应。诗到这里才点到西塞山,但是前面所写并没有离题。因为西塞山之所以成为有名的军事要塞,之所以在它的'身边演出过那些有声有色载入史册的“活剧”,就是以南北**、南朝*存在为条件的。因此前面放眼六朝的兴亡,正是为了从一个广阔的历史背景中引出西塞山,从而**开拓了诗的境界。诗人不去描绘眼前西塞山如何奇伟竦峭,而是突出“依旧”二字,亦是颇有讲究的。山川“依旧”,就更显得人事之变化,六朝之短促,不仅如此,它还表现出一个“江山不管兴亡恨,一任斜阳伴客愁”(包佶《再过金陵》)的意境。这些又从另一个角度对上一句的“伤”字作了补充。

第七句宕开一笔,直写“今逢”之世,第八句说往日的军事堡垒,如今已荒废在一片秋风芦荻之中。这残破荒凉的遗迹,便是六朝覆灭的见证,便是**失败的象征,也是“今逢四海为家日”、江山一统的结果。怀古慨今,收束了全诗。全诗借古讽今,沉郁感伤,但繁简得当,直点现实。

xxx的这首诗,寓深刻的思想于纵横开阖、酣畅流利的风调之中,诗人好像是在客观地叙述往事,描绘古迹,其实并非如此,xxx在这首诗中,把嘲弄的锋芒指向在历史上曾经占据一方、但终于覆灭的**者,这正是对重新抬头的割据**的迎头一击。当然,“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花》”(xxx《金陵五题·台城》),这个六朝覆灭的教训,对于当时骄侈的xxx来说,也是一面很好的镜子。

xxx原文和翻译 第10篇

xxx,光、黄间隐人也[1]。少时慕xxx、xxx为人[2],xxx之侠皆xxx[3]。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4]。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5]。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九年,余在岐山[6],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时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佯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欤?

xxx原文和翻译 第11篇

xxx,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为人,xxx之侠皆xxx。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2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见之欤?

注释:

①〔xxx、xxx〕西汉著名游侠,《史记·游侠列传》详载二人事迹。

②〔xxx〕古代的一种帽子。汉时为祭祀宗庙时乐工**所戴。唐xxx隐士多戴这种形状的帽子。

5.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xxx之侠皆xxx 宗:尊奉

b.折节读书 折:改变

c.xxx亦xxx xxx:欣喜的样子

d.往往阳狂垢污 阳:通“佯”,假装

5.c/xxx:吃惊注视的样子。

xxx传阅读答案及翻译

6.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 欲以此驰骋当世 乃分其骑以为四队

b 犹见于眉间 多于周身之帛缕

c 而其家在洛阳 与其骑会为三处

d 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是xxx人之多也

6.c/a.介词,凭借;介词,把。b.介词,在;介词,表比较。c.均为代词,他的。d.助词,的;代词,这,这么。

7.下列用“/”给文中画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

b.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

c.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

d.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

7.b

8.下列各项对文章的分析阐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xxx出身微贱,自幼苦读,意欲以此驰骋当世,但终不得意;晚年放弃了富贵生活,隐逸光州、黄州一带,自得其乐。

xxx原文和翻译 第12篇

【原文】

xxx,光、xxx间隐人也。少时慕xxx、xxx②为人,xxx③之侠皆宗④之。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xxx、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xxx高,曰:“此岂古xxx⑤之遗像乎?”因谓之xxx。

余谪⑥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xxx慥xxx也,xxx而在此?”xxx亦xxx,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xxx,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

余既耸然异之。独念xxx少时,使酒⑦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⑧,余在**,见xxx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xxx怒马⑨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xxx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富乐。皆弃不取,独来xxx,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xxx傥⑩见之欤?

【注释】

① 光、黄:即光州和黄州xxx州和黄州邻接,xxx同属淮南西路。

② xxx、xxx:二人都是西汉时的游侠,喜替人排忧解难。

③ xxx:乡里。

④ 宗:推崇,归附。

⑤ xxx:汉代祭祀宗庙时乐舞者所戴的一种帽子。唐xxx,隐者常喜戴之。

⑥ 谪:降职。xxx是在元丰三年(1080年)贬到黄州的 。 xxx今湖北黄冈 。

⑦ 使酒:酗酒任性。

xxx原文和翻译 第13篇

xxx,是光州、黄州一带的隐者。他年轻的时候仰慕xxx、xxx的为人,乡里的游侠都尊崇他。他稍微长大些以后,改变了志趣而去读书,想要以此来驰骋当世,但是始终没有实现这个理想。到了晚年他就在光州、黄州之间一个叫亭的地方避世隐居,住在草庐里,吃些蔬菜素食,不与世人往来。他抛弃了车马,毁掉了书生的衣帽,徒步往来于山间。山里的人没有与他相识的,只是看到他戴的帽子又方又高,说:“这不是古代xxx遗留下来的模样吗?”于是就叫他“xxx”。

我谪居在黄州,有一次路过亭,正好碰到了他。我说:“哎呀,这不是我的老朋友xxx慥xxx吗,怎么会在此地居住呢?”xxx也非常惊讶地问我为何到了这里,我告诉了他原因。他开始是低着头不说话,而后又仰面而笑,招呼我到他家里去住宿。我到了他家,看见他家中四壁xxx也,而妻子儿女、奴仆婢妾都显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

我感到十分的诧异。自己想着xxx少年的时候,喜欢喝酒舞剑,挥金如土的情景。十九年前,我在山,看到xxx带着两个骑着马的随从,挟着两支箭,在西山游猎。忽然看到有鸟鹊从前面飞起,他叫随从追上去射下,但没有射中。xxx独自跃马而出,一箭便将其射落;因而又同我在马上谈论用兵之道以及古今成败之事,自认为是一代的豪杰。这才多少时日,xxx猛的神气,还能在他的眉间看到,他怎么能是个山中的隐士呢?

xxx的家族世代都有功勋,他应当谋求一个官职。假如他一直为朝廷办差,左右逢源的话,现在也应该已经显达了。而他的家在洛阳,园林房屋雄伟壮丽,与公侯们的不相上下。他在河北有田产,每年能得到帛千匹之多,也是足以享受富贵安乐了;可这些他都不要,惟独来到山中。如果没有自得之乐的话,他会这样做吗?

我听说光州、黄州一带有很多奇异人士,他们往往是蓬头垢面,佯装疯狂,我一直没有见到,xxx或许能见到他们吧?

【解读】

此文构思奇妙,重点写隐居时的生活和思想态度,说明xxx是不慕显贵的异人。文章用字准确而含蓄,字里行间饱含感情,如“俯”、“仰”、“笑”、“呼”、“环”等词的运用,将xxx不羁的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此外,东坡于文字之外,借他人之酒浇自己胸中之块垒,写xxx未尝不是自悲不遇。

清人xxx潜评价此文时说:“生前作传,故别于寻常传体,通篇只叙其游侠隐沦,而不世系与生平行事,此传中变调也。写游侠须眉欲动,写隐沦姓字俱沉,自是传神能事。”(《唐宋八大家文读本》卷二四)

xxx原文和翻译 第14篇

原文:

xxx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xxx如也。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xxx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xxx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问者曰:“嘻,不亦xxx!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

注释:1.长

(1)长,读cháng,与“短”相对,如《隆中对》:“身长八尺。”引申为“长久地”,如《秋水》:“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又引申为“经常地”,如xxx《蜀相》:“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长,还有“擅长”的意思,如《冯婉贞》:“西人长火器而短技击。”

(2)长,读zhǎng,生长,如本文“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引申为“长大”,如《东方朔》:“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再引申为“年纪大”,与“幼”相对,如《木兰诗》:“木兰无长兄。”再引申为“首领”,如《冯婉贞》:“以三保勇而多艺,推为长。”长,又是官名,古代大*官叫“令”,小*官叫“长”。本文的“长人者”的“长”。是名词用为动词。长人者,是“当官xxx的人”的意思。

(3)长,还有“多余的”意思,成语“身无长物”“别无长物”,形容穷困或俭朴。这个“长”,旧读zhàng,今读cháng。

2.若

(1)若,作动词用,有“像、似”的意思,如本文:“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又如《师说》:“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引申为“及,赶得上”,常用于否定句,如本文:“故不我若也。”不我若,就是不及我,赶不上我。

(2)若,作代词用,是“你、你的”的意思。如《xxx涉世家》:“若为佣耕,xxx也?”又如《捕蛇者说》:“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3)若,作连词用,是“如果”的意思,如本文:“若不过焉则不及。”

3.传

(1)传,作名词用,xxx是驿站或驿车,读zhuàn。如《后汉书·**传》:“发人修道,缮理亭传。”又如《左传·成公五年》:“xxx,晋侯以传召伯宗。”引申为“宾馆”,如《廉颇xxx列传》:“舍相如广成传舍。”传,也指“古书”,如《xxx·梁惠xxx下》:“于传有之。”引申为“解释经文的著作”,如《师说》:“六艺经传皆通习之。”再引申为一种文体,即“列传、传记”,如本文的题目《种树xxx橐驼传》。动词,作传本文:“传其事以为官戒。”

(2)传,作动词用,读chuán,作“传递”讲,如《廉颇xxx列传》:“得璧,传之美人,以戏弄臣。”引申为“传授”,如《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再引申为“流传、传布”,如《师说》:“师道之不传也久矣。”

得名由来

简介xxx橐驼的形象特征及名号来历。(得名由来)

1、xxx橐(tuó)驼,不知始何名。

橐驼:骆驼。

始:最初、原来。

2、病瘘,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乡人因形取号,嘲讽残疾不该。〗

病:患病

病瘘:患有伛偻病。

瘘(音同“驴”):脊背弯曲,即伛偻(yǔ lǚ)病。

隆然:脊背高起的样子。然,……的样子

伏行:俯下身体走路。

有类:有些像。类:似。

者:的样子,代词。

故:所以。

号之:称呼他。号,称呼。之,代xxx橐驼。

3、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自己敢于接受,表现豁达自信〗

闻:听说。

之:代词,指起外号事。

甚:很,副词。

名我固当: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

名:名词作动词,称呼。

固:确实。

当:恰当。

因:于是,就,副词。

舍:舍弃。

其名:他原来的名字。

谓:称为。

云:句末语气词,此处可译“了”。

种树专长

介绍xxx橐驼高超的种树技艺。(种树专长)

1、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介绍住址〗

长安:今西安市,xxx首都

2、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介绍职业,“豪富人”及“卖果者”争相雇请,侧面描写种树技术高超。〗

业:名词作动词的意动用法,以……为职业。

凡:凡是。

为:从事,经营。

为观游及卖果者:xxx林游览和卖水果的人。

争迎取养:“争相迎取(驼于家)而养之。”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古文观止》注)意谓争相雇请他。

3、视驼所种树,或移徙(xǐ),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正面描写种树技术高超〗

或:表假设,假如。

移徙:移植。

徙:迁移。

且:并且。

硕茂:xxx盛。

早实:早结果实。实,果实,名词作动词,结果。

以:通“而”,表递进。

蕃:多。

早实以蕃:名词作动词,结果早而且多。

4、他植者虽窥伺效慕,xxx如也。〖再作比较,反衬技艺高超〗

他植者:其他种树的人。

虽:即使。

窥伺效慕:暗中观察,羡慕摹仿。

莫:没有谁,代词。

如:赶得上,动词。

种树之道

写xxx橐驼介绍种树的经验并说明别人不如他的原因。(种树之道)

1、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zī)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介绍种树经验。“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既总括了种树的经验,又暗示了全文的主旨〗

有问之:有人问他(种树的经验)。

对:回答。

橐驼:古人最郑重最恭敬的自称法,是自称其名,可译“我”。

能:能够。

木:树。

寿且孳:活得长久而且繁殖茂盛。寿:名词作动词,长寿。孳:繁殖,滋生。

天: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

以:来。

致其性:使它按照自己的本性成长。

致,尽。

焉尔: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

2、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介绍种树要领〗

凡:凡是,表示概括,副词。

植木之性:种植树木的方法。

性,方法。

本:树根。

欲:要。

舒:舒展。

培:培土。

故:旧,指用原有的土。

筑:作动词,捣土。

密:结实。

3、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shì)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介绍管理树木的经验。以上申述“顺木之天以致其性”〗

既然:这样之后。

既:已经。

然:这样。

已:通“矣”,了。

勿动:不要再动它。

勿虑:不要再担心它。

去:离开。

顾:回头看,这里指看。

其:如果,连词。

莳:种植。

也:表停顿。

若子:像对待子女一样。

置:放下,这里指放在一边不管。

若弃:像丢弃了它们。

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那么树木的生长规律可以保全而它的本性不会丧失了。全:保全。得:能够。

则:那么,连词。

者:助词,无义

4、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介以上申述“非能使木寿且孳也”〗

不害其长:不妨碍它的生长。害,妨碍。

而已: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

硕茂:使动用法,使...硕大茂盛。

不抑耗其实:不抑制、损耗它的果实(的成熟过程)。

早而蕃:使动用法,使……(结实)早而且多。

5、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

则:就,连词。不然:不是这样。

根拳:树根拳曲

土易:更换新土。

若不过焉则不及:如果不是过多就是不够。若……则……,如果……那么(就),连接假设复句的固定结构。

焉:句中语气词,无实际意义。

6、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苟:如果,连词。

反是者:与此相反的人。

爱之太恩:爱它太情深。恩,有情义,这里可指用心。

忧之太勤:担心它太过分。

7、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甚者:更严重的。

爪其肤:用指甲划破树的皮。爪,掐,用指甲划,作动词用。肤,树皮。

以:来,连词。

验:检验。

生枯:活着还是枯死。

疏密:指土的松与紧。

日以离:一天天地失去。以,连词,连接状语和动词,不译;日,名词作状语,一天天。

8、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说明“他植者”“xxx如”的原因〗

其实:那实际上。

不我若:“不若我”的倒装,不如我,不及我。

否定句中代词作宾语时一般要置于动词前。

若,及,赶得上,动词

吾又何能为哉:“我又能为何哉”的倒装,我又能做什么呢?

xxx之道

写xxx橐驼把“长人者”与“他植者”进行类比,指出地方官吏好像是“爱”民,其实在害民。(xxx之道)

1、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转入正意

道:指种树的经验。

官理:为官xxx。

理,治理,唐人避xxxxxx治名讳,改“治”为“理”。

之:前“之”,助词,的;后“之”,代词,指种树之“道”。

2、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xxx居乡,见长(zhǎng)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若甚怜焉,而卒以祸”即“虽曰爱之,其实害之”。○先表示谦虚。 ○再进行类比:以“他植者”类比“长人者”。

而已:罢了。

理:治理百姓。

业:职业。

长人者:为人之**,指当官xxx的地方官。大县的长官称“令”,小县的长官称“长”。

烦其令:不断地发号施令。

烦:不断地。

若甚怜:好像很爱(百姓)。

焉:代词,同“之”。

而:但,连词。

卒以祸:终于因此使百姓受到祸害。卒,最终、终于。

3、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xù)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

官命:官府的命令。

促尔耕:催促你们耕田。

勖:勉励。

植:栽种。

督:督促。

获:收割。

早缫(sāo)而绪,早织而缕:缫,煮茧抽丝。而,通“尔”,你们。绪:丝头。

早缫而绪:早点缫好你们的丝。

早织而缕:早点纺好你们的线。缕,线。○为女织“烦其令”。

字而幼孩,遂而鸡豚(tún):字,养育。遂而鸡豚:喂养好你们的鸡和猪。遂,成,这里指喂大。豚,小猪。

4、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sūn)饔(yōng)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xxx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

聚之:召集百姓。

木:梆子。

吾小人:我们小百姓。

辍飧饔:不吃饭。辍,停止。饔,早饭。飧,晚饭。

以:来,连词。

劳吏者:慰劳官吏。

且:尚且。

暇:空暇。

何以:以何,靠什么。

xxx:使我们的生产增加。

安吾性:使我们的生活安定。性,生命。

病:困苦。

怠:疲倦。

5、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若是:像这样。

与吾业者:同我从事的职业。业,职业。

其:大概,语气词。

类:相似。

写作目的

最后说明写作本文的目的。(写作目的)

问者曰:“嘻,不亦xxx!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养人”也要“顺天致性”,才能“蕃其生而安其性”。

嘻:叹词,表示高兴。

不亦xxx:不也很好吗?夫,句末语气词。

养人术:xxx的办法。唐人避xxxxxx世民名讳,改“民”为“人”。

传:作传,即指此文。

以为:以(之)为,把它作为。

戒:鉴戒。

翻译:

xxx橐驼,不知道他起初叫什么名字。他患了脊背弯曲的`病,脊背突起而弯腰行走,就像骆驼一样,所以乡里人称呼他叫“橐驼”。橐驼听说后,说:“这个名字很好啊,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于是他舍弃了他原来的名字,也自称起“橐驼”来。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城西边。xxx橐驼以种树为职业,凡是长安城里为种植花木以供观赏的富豪人家和做水果买卖的人,都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观察橐驼种的树,即使是xxx的,也没有不成活的;而且长得xxx盛,结果实早而且多。其他种树的人即使暗中观察,羡慕效仿,也没有谁能比得上。

有人问他种树种得好的原因,他回答说:“橐驼我不是能够使树木活得长久而且长得很快,只不过能够顺应树木的天性,来实现其自身的习性罢了。但凡种树的方法,它的树根要舒展,它的培土要平匀,它根下的土要用原来培育树苗的土,它捣土要结实。这样做了以后,就不要再动,不要再忧虑它,离开它不再回头看它。栽种时要像对待孩子一样细心,栽好后置于一旁要像抛弃了它们一样,那么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的习性就得以实现。所以我只不过不妨碍它的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使它长得xxx盛的办法;只不过不抑制、减少它的结果罢了,也并不是有能使它果实结得早又多的办法。别的种树人却不是这样,树根卷曲又换了生土;他培土的时候,不是过紧就是太松。如果有能够和这种做法相反的人,就又关爱得太深,担忧得过多,在早晨去看了,在晚上又去摸摸,已经离开了,又回头去看看。更严重的,甚至抓破它的树皮来检验它是死是活着,摇动它的树根来仔细看土是松是紧,这样树木的天性就一天天远去了。虽然说是喜爱它,这实际上是害了它,虽说是担心它,这实际上是仇恨它。所以他们都比不上我。我又能做什么呢?”

问的人说:“把你种树的方法,转用到做官xxx上,可行吗?”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罢了,做官xxx,不是我的职业。但是我住在乡里,看见那些官吏喜欢不断地发号施令,好像是很怜爱(百姓)啊,但百姓最终反因此受到祸害。官吏们一天到晚跑来大喊:‘官府让我们命令:催促你们耕地,勉励你们种植,督促你们收获,早些煮茧抽丝,早些织你们的布,养育你们的小孩,喂大你们的鸡和猪。’一会儿打鼓招聚大家,一会儿鼓梆召集大家,我们这些小百姓停止吃早、晚饭去慰劳那些官吏尚且不得空暇,又怎能使我们生产增多并且使我们民心安定呢?所以我们既困苦又疲乏,像这样(xxx反而扰民),它与我这个行业当中一些种树人(其实喜欢树,却是害树)的行为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问的人说:“不也是很好吗!我问种树的方法,得到了xxx的方法。”我记录这件事把它作为官吏们的警戒。

赏析:

从体裁上看,本文既是人物传记,也是一篇寓言体的叙事性散文。

本文题目虽称为“传”,但并非是一般的人物传记。文章以老庄学派的无为而治,顺乎自然的思想为出发点,借xxx橐驼之口,由种树的经验说到为官xxx的道理,说明封建**阶级有时打着爱民、xxx或恤民的**,却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仍旧民不聊生。这种思想实际上就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xxx不争”的老庄思想的具体反映。唐代从安史之乱以后,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只有休养生息,才能恢复元气。如果封建**者仍借行政命令瞎指挥,使老百姓疲于奔命,或者以行“惠政”为名,广大人民既要送往迎来,应酬官吏;又不得不劳神伤财以应付**者摊派的任务,这只能使人民增加财物负担和精神痛苦。如果我们了解中唐时期的社会现实,知道xxx写这篇文章的针对性,则能体会到这篇文章的进步意义。这是我们首先必须弄清的。

文章先写橐驼的命名、橐驼种树专长和种树之道,然后陡然转入“官理”,说出—番xxx民的大道理。上半篇为橐驼之传,目的是为下半篇的论述xxx;下半篇的xxx之理是上半篇种树之道的类比和引申,前宾后主,上下相应,事理相生,充分发挥了寓言体杂文笔法的艺术表现力。

xxx原文和翻译 第15篇

xxx是金陵戏**里的演员。金陵是明朝的留都,国家设置的百官还都在这里,而又处在太*盛世,人们容易寻欢作乐。那些男男女女探访桃叶渡,游览雨花台,脚踩脚多得数不清。戏班因技艺高超而出名的,大约有几十个,而其中最著名的有两个:一个叫兴化部,一个叫华林部。

一天,新安的商人会合这两个戏**,办了一个大堂会,广泛邀请了xxx里的贵客文人和xxx丽的妇人、娴静文雅的才女,这些人全都会集在一起。兴化部被安排在场子的东面,华林部安排在场子的西面。两边的场中都演出《鸣风记》,这场戏演出的就是人们称为椒山先生的故事。等演到一半时,双方的演唱都符合节拍,讲究音律,曲调的高低快慢,变化很多,都称得上很好。当演到两位相国争论是否收复河套的情景,西面戏台扮**xxx的演员,是xxx伶,东面戏台则是xxx。坐着的客人就看着西面的戏台赞叹,有的人还大声呼喊叫人拿酒来,有的人移动座位更加靠近西面的戏台,头不再转向东面。演出继续进行不多久,

东面的戏台已不能再演下去了。询问其中的缘故,原来xxx因自己的演技比不上xxx伶而感到耻辱,已经卸妆逃走了。xxx是xxx里善于演唱的演员。他走了以后,兴化部又不肯立即替换他,竟然就停止演出,从此在金陵只有华林部独自著名。

走后将近三年,xxx又回来了,告知他昔日演戏的所有伙伴,并向那新安商人请求说: “希望今天能为我开一次宴会,再招来上次那些宾客,我愿意与华林部一起再演一次《鸣风记》,敬献一日的欢乐。”演出开始后不久,又演到争论是否收复河套,xxx再次扮相国xxx登场演出。xxx伶忽然失声惊叫,匍匐上前,对着xxx自称弟子。在这一天,兴化部的名声于是**地超过了华林部。

当天晚上,华林部的人来拜访xxx,说:“您虽是当今十分优秀的演员,可本来是不可能超过xxx伶的。xxx伶扮演严相国已好到了极点,您又是从哪儿学来的演技而超过xxx伶了呢?”xxx说:“的确是这样,现在天下的演员不可能超过xxx伶,而xxx伶当时又不肯把演技传授给我。我听说当今的相国昆山xxx,是严相国一类的人。我跑到京城,请求在他门下做了三年差役。每天在朝房里侍奉他,观察他的行为举止,细听他的讲话,时间长了就掌握了他的特点,这就是我求师的方法。”华林部的人一起向xxx罗列而拜,然后离去。

xxx,名锦,字云将,他的祖先是西域人,当时还称他为xxx。

xxx说:真是不寻常啊,xxx自己这种求师的经历。他认为xxx伶的演出已是绝技,无处能学到超过他的技艺,竟然跑去侍奉xxx,见到xxx就犹如见到了xxx一样,让xxx本人来教演xxx的人,怎么能不精妙呢?呜呼!耻于自己的`技艺不如人家,就远走几千里,做了三年差役。倘若三年还不能学到要学的东西,就仍然不回来。他的意志如此坚定,技艺的精湛又何须再问呢?

xxx原文和翻译 第16篇

xxx,字牧之,京城长安地区人。擅长写文章。是xxx大和二年(828年),状元xxx那一榜的进士,与厉玄是同一年考中的进士。当初没有考取进士的时候,他来到东都洛阳(参加进士科考试)。当时任主考官的礼部侍郎是xxx,太学博士xxx武陵骑跛足驴慢腾腾地来拜见xxx说:“您凭着崇高德行,巨大声望,为xxx的君xxx选举人才,我怎敢不略给予如微尘滴露般的微小帮助。以前我偶然见到十几个文士,情绪极其兴奋激昂,一起读一卷文章。我看了文卷,是进士xxx的《阿房宫赋》。此人有辅佐君xxx的大才。”于是就拿出《阿房宫赋》的文卷,把笏插在腰带上,(腾出手来双手持卷)朗读起来。xxx大加赞赏。xxx武陵说:“请您点他为头名状元。”xxx说:“第一名已有人了。”xxx武陵说:“如果不能当状元,就请让他为第五名进士。如果还不行的话,就把这篇赋还给我!”语气和面容都很激烈严厉。xxx说:“学生们很多都说xxx为人放纵旷达,不拘小节,但是我恭敬地按照您的指教,不敢改变。”后来xxx又应试考中了贤良方正科。沈传师(江西观察使)上奏章推荐他到江西当团练巡官,后来xxx担任了牛僧孺(淮南节度)的淮南节度府掌*。后来又被朝廷任为侍御史,逐步升到左补阙,又历任黄州、池州、睦州三州刺史,以考功郎中的职务为**起草诏书,后调任中书舍人。xxx性格刚强正直,有不*凡的节操,不为小事而谨小慎微,敢于一一论述****,指明和xxx述国事的利弊尤其急切。兵法和军事策略,*时都尽心留意。曾经因为堂兄杜悰出将入相,而自己仕途困顿挫折,怏怏不乐,心气难*。50岁的时候去世,临死的.时候自己写了墓志,把自己写的很多文章都烧掉了。他的诗很豪迈,用语都很惊人。赏识他的人把他和xxx相比,所以称“大杜”“小杜”来分别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