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宫》原文及赏析 第1篇

xxx曾xxx称与唐朝的皇族同宗。经张采田考证,确认他是唐代皇族的远房宗室。[2]但是没有官方的属籍文件证明此事,因而可以认为xxx和唐朝皇室的这种血缘关系已经相当遥远了。xxx数次在诗歌和文章中申明xxx己的皇族宗室身份,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实际的利益。

xxx的家世,有记载的可以追溯到他的高祖xxx。xxx曾担任过最高级的行政职位是美原(治今陕西富平西北)县令;xxx叔恒(一作叔洪),曾任安阳(今属河南)县尉;祖父李俌,曾任邢州(治今河北邢台)录事参军;父亲xxx,曾任殿中侍御史,在xxx出生的时候,xxx任获嘉(今属河南)县令。

《隋宫》原文及赏析 第2篇

[1]隋宫:指xxxxxx在江都(今江苏省扬州市)所建的行宫。

[2]紫泉:司马相如《上林赋》:“左苍梧,右西极。丹水更其南,紫渊径其北。”xxxxxx,改“紫渊”为“紫泉”。此以紫泉代指长安。

[3]芜城:xxx过广陵,见故城荒芜,作《芜都赋》。芜城成为江都的别名。

[4]玉玺:皇帝的玉印。日角:额角突出,古人以为此乃帝王之相。此处指唐高祖李渊。《旧唐书·唐俭传》:“高祖乃召入,密访时事,俭曰:‘明公日角龙庭,xxx又在图牒,天下属望。’”

[5]锦帆:xxx所乘的龙舟,xxx用华丽的宫锦制成。《开河记》:“帝xxx洛阳迁驾大梁,诏江淮诸州造大船五百只……龙舟既成,泛江沿淮而下,……时舳舻相继,连接千里,xxx大堤至淮口,联绵不绝。锦帆过处,香闻百里。”

[6]腐草无萤火:《礼记·月令》:“腐草为萤。”古人以为萤火虫是腐草变化出来的。《隋书·炀帝纪》:“大业十二年,上于景华宫征求萤火,得数斛,夜出游山,放之,光照岩谷。”

[7]垂杨:《开河记》:“诏民间有柳一株赏一缣,百姓争献之。又令亲种,帝xxx种一株,群臣次第种栽毕,帝御笔写赐垂xxx姓杨,曰xxx。”《隋朝·炀帝纪》:“炀帝xxx板渚引河道作御道,植以xxx,名曰隋堤。一千三百里。”

[8]后庭花:即《玉树后庭花》,xxx主所创,xxx艳。《隋遗录》载xxx在江都,“昏湎滋深,往往为妖祟所惑。尝游吴公宅鸡台,恍惚间与xxx主相遇。后主舞女数十许,中一人迥美,帝屡目之,后主云:‘即xxx也。’因请xxx舞《玉树后庭花》。xxx徐起,终一曲。”

【译文】

长安的宫殿烟云缭绕,xxx想要将江都作为帝都。如果不是xxx到了皇位,xxx所乘的龙舟应该到达了天涯。xxx当年搜尽流萤,如今宫殿的腐草早已不生萤火,永远只有低垂的xxx和黄昏时归巢的乌鸦。xxx如果在黄泉之下遇到xxx主,难道会再次欣赏亡国之曲《玉树后庭花》吗?

【赏析】

xxx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生前极尽豪奢,荒淫无度,大兴土木,终至亡国。诗人咏史吊古,用华润的笔调讽刺xxx的荒唐之举,以告诫后来者。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写xxx贪恋享受,随心所欲,流连江都不忍归京的丑态。“紫泉”“烟霞”色彩秾丽梦幻,谓xxx华,着一“锁”字,君王欲废弃之心而尽出,突出xxx不务政事,放纵享乐。“欲取芜城作帝家”xxx然道出,纯叙事而不点破,讽刺之意更浓。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设想如果不是内乱,xxx之行不会止于江都,极力渲染其奢侈昏庸,讽刺之意已含之。“不缘”“应是”一气呵成;“日角”“天涯”二词既切事实,又关合景物,工整雅丽,而整句又不失慷慨激昂,可气、可叹、可笑皆寄寓其中。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借当初与xxx生前密切相关的萤火、xxx两种事物的衰败,暗示一个王朝灭亡之后的满目荒凉、触目惊心。“于今”“无”的,昔日当有;“终古”“有”的,昔日必无。流水对中蕴含着今夕对比及荣盛与衰败对比,二者组合为多重对比,对比强烈,发人深省。金圣叹《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于今’妙!只二字,便是冷水兜头蓦浇。‘终古’妙!只二字,便是傀儡通身线断,直更不须‘腐草’‘垂杨’之十字也。”

颈联已渲染亡国之惨状,让观者为之痛心。尾联借用xxx梦xxx主典故,想象二人于黄泉重逢继续欢游听曲的场景,转折玄妙,写出了xxx的死不悔改、冥顽不灵的昏庸本性。本有xxx主之前事之鉴,xxx却依然我行我素,诗人的痛怒之情皆凝于“岂宜”二字,富有气势,节奏铿锵有力,深刻有力地批判酒色亡国,寄寓着诗人对国家的热爱与担忧。

《隋宫》原文及赏析 第3篇

会昌五年(845年)十月,xxx结束了守孝,重新回到秘书省。此时,xxx与宰相xxx富有效率的合作关系已经到了晚期。次年三月,xxx去世,传言他是由于长期服用道士进献的长生药而中毒身亡。经过一系列的宫廷斗争,xxxxxx即位,他反对xxx的大部分政策,xxx恶xxx。因此,几乎整个会昌六年(846年),都持续新一轮政治清洗,xxx倾一时的宰相xxx及其支持者迅速被排挤出权力中心。在xxx本人的支持下,以xxx中为首的牛党新势力逐渐占据了政府中的重要位置。

这一年,xxx在秘书省任正字。35岁的xxx终于有了儿子(李衮师),他的堂弟xxx也在这一年中了进士,这两个好消息大概只能让他兴奋一时。由于支持xxx的政治纲领以及之前就被令狐绹等人视为背叛,他不大可能分享牛党的胜利。尽管他的职位几乎低得不值得在权力斗争中被排挤,但仍然可以想象他的郁闷心情。因此,当大中元年(847年)桂管观察使xxx邀请他往赴桂林任职时,他几乎没有犹豫。[6] 从太和三年(829年)受聘于当时的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开始,xxx多次进入地方官员的运作机构中担任幕僚的角色。事实上,他身为幕僚的经历比正式任职于朝廷的时间更长。不过,在xxx大中元年(847年)之前,他似乎一直将这样的经历作为过渡。对于在政治上颇有抱负的xxx来说,这种经验非常重要,既是他历练工作能力的过程,也是积累社会关系的途径。不过,毕竟只是为日后的大展宏图而进行的准备活动。从时间上看,以往每一次的工作经验几乎都在数月之内,变动频繁,而且一旦有了入朝为官的机会,就会立即辞去幕府的工作。而这一次,xxx作为xxx的幕僚前往桂林时,他也许还没有意识到xxx己的仕途已近末路。在之后的10年间,他将在幕府游历中逐渐耗尽所有的政治热情。

大中元年三月,xxx告别家人,随xxx出发,经过两个月左右的行程,来到距京城大约5000里以外的南方。xxx的这次南迁,是牛党清洗计划的一部分。xxx愿意主动跟从一位被贬斥的官员,表明他同情xxx_。另一方面,也显示对xxx己的升迁不再抱有信心了。在桂林不到一年,xxx就再次被贬官为循州刺史,xxx也随之失去了工作。大中二年秋,他回到京城长安。据说,他在潦倒之际,写信给故友令狐绹(他已经进入权力的核心)请求帮助,但遭到拒绝,结果只能通过xxx己考试得到一个盩厔县尉的小职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0年之前,他正好也是一个相当的职位(弘农县尉)。

xxx担任盩厔尉时间不长,又被调回京城。此时,与大中元年他在秘书省的情形非常相似:低微的官职,渺茫的前途,落寞之余,期盼着出现变化。大中三年九月,xxx得到xxx节度使xxx的邀请,前往徐州任职。xxx是一位有能力的官员,对xxx也非常欣赏。如果他的仕途顺利,xxx可能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然而不巧的是,xxx追随xxx仅仅一年多后,后者就于大中五年春天病故。这样,xxx不得不再一次另谋生路。

夕阳晚景

大中五年,xxx经历的另一次重大打击,是他的妻子xxx在春xxx病逝。从xxx的诗文上看,他和xxx的感情非常好。这位出身于富贵家庭的女性,多年来一直尽心照料家庭,支持丈夫。由于xxx多年在外游历,夫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聚少离多。可以想象,xxx对于妻子是有一份歉疚的心意;而他仕途上的坎坷,无疑增强了这份歉疚的感情。家庭的巨大变故并没有给xxx很长的时间去体验痛苦。

这年秋天,被任命为西川节度使的柳仲郢向xxx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随xxx己去西南边境的四川任职。xxx接受了参军的职位,他在简单地安排了家里的事情之后,于十一月入川赴职。他在四川的梓州幕府生活了四年,大部分时间都郁郁寡欢。他曾一度对佛教发生了很大的兴趣,与当地的僧人交往,并捐钱刊印佛经,甚至想过出家为僧。梓幕生活是xxx宦游生涯中最平淡稳定的时期,他已经再也无心无力去追求仕途的成功了。

大中九年,柳仲郢被调回京城任职。出于照顾,他给xxx安排了一个盐铁推官的职位,虽然品阶低,待遇却比较丰厚。xxx在这个职位上工作了两到三年,罢职后回到故乡闲居。大中十三年xxx,xxx在家乡病故。

《隋宫》原文及赏析 第4篇

在xxx10岁前后,他的父亲在浙江幕府去世,他和母亲、弟妹们回到了河南故乡,生活贫困,要靠亲戚接济。在家中xxx是长子,因此也就同时背负上了撑持门户的责任。后来,他在文章中提到xxx己在少年时期曾“佣书贩舂”,即为别人抄书挣钱,贴补家用。

xxx早年的贫苦生活对他性格和观念的形成影响很大。一方面,他渴望早日做官,以光宗耀祖。事实上,他也确实努力承担起家族的责任。成年后,xxx曾利用为母亲守孝的时间,将寄葬在各地的亲属灵柩迁葬到荥阳。xxx焮认为这是除了受宗法思想支配外,还由于从小孤贫,家道衰微,因此更加看重骨肉之情。另一方面,早年的经历使他养成忧郁、敏感、清高的性格,这些特征既大量地从他的诗文中流露出来,也表现在他曲折坎坷的仕途生涯。

xxx的启蒙教育可能来xxx他的父亲,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则是他回到故乡后遇到的一位同族叔父。这位堂叔父曾上过太学,但没有做过官,终身隐居。据xxx回忆,这位叔父在经学、小学、古文、书法方面均有造诣,而且对xxx非常器重。受他的影响,xxx“能为古文,不喜偶对”。大约在他16岁时,写出了两篇优秀的文章(《才论》、《圣论》,今不存),获得一些士大夫的赞赏。这些士大夫中,就包括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令狐楚。

令狐楚是xxx求学生涯中又一位重要的人物,对xxx的才华非常欣赏,不仅教授他写作技巧,而且还资助他的家庭生活,鼓励他与xxx己的子弟交游。在令狐楚的帮助下,xxx的写作进步非常迅速,由此他获得极大的信心,希望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展开他的仕途。在这一时期(大和四年,公元830年)的《谢书》中,xxx表达了对令狐楚的感激之情以及本人的踌躇满志:“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xxx蒙夜半传书后,不羡王祥有佩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