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1篇

“君王不得为天下,半为当时赋洛神。”

这是晚唐诗人李商隐写的关于曹植的诗。他是说曹子建终生不得志,不能为国一展雄才,多半是因他当年写了《洛神赋》表达了他对嫂子,甄妃,甄皇后的极为热烈的柏拉图式的爱情。

东晋山水派大诗人谢灵运曾说:“天下诗才有一石,曹子建一人占八斗,我谢某人占一斗半,剩那半斗留给别人吧!”我看这基本上是胡说八道。除了自吹之外,也过分的吹捧了曹植。乃父曹操,乃兄曹丕都是诗歌大家,曹操在诗歌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并不比曹植差什么。更不要说还有“建安七子”,“竹林七贤”了。不知什么原因曹丕明知其弟恋嫂,偏把甄妃用过的玉镂金带枕赐给了曹植。此时甄后早已残死。“你去想吧,你不是情种吗?想到死,怕是也想不出什么明堂!”这好像是一种精神折磨。吃饭时曹丕让甄氏所生的明帝曹睿陪同皇叔,曹植一见明帝,不但睹物思人,而且见侄子思嫂子,为什么曹植又叫“陈思王”呢?妙在那个“思”字。于是他写成《感甄赋》,明帝觉得太**观,才改成《洛神赋》,很快地出现了大批抄本,一时洛阳纸贵。

读《洛神赋》就像走进漫无边际的迷雾之中。是讴歌洛神,还是怀恋嫂嫂?是耶?非也?文辞流光溢彩,曹子建把洛神描绘成天地之间就这一女人合乎黄金分割原理。洛神也对他秋波频频,难割难舍,最终还是飘然而去。留给这位风流王爷的只是无限的哀伤,日坐愁城。

曹植的一生是不幸的,是动荡的,生于魏王之家,却又偏偏迷恋于文学,但在那个年代,战火纷飞,狼烟四起,王侯将相之子弟无不是期望在战场上英勇杀敌,战绩彪彪,封妻荫子,抑或是充当谋士之值,决胜于千里之外。而子建无疑是与他们格格不入的,文采斐然,却惨败于自己的亲兄弟之手,是他斗不过他吗?也许是吧,因为他在心底已经放弃了,但却归隐不得。

但他也是幸运的,否则他何来那么丰富的情感,何来那老少读之皆泪下的《七步诗》,何来那美名远扬的《洛神赋》,何来那段刻骨铭心的……

是巧合,还是命运的规则原本就是这样,与黛玉类似的,让人不舍,却感觉这样最好,他们的魅力也许就在于此吧。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2篇

这是曹植为一代皇后甄氏写的一首赋,他几乎把所有美好的词都用在了甄氏身上,可谓有感而发,因曹植深深地爱着甄氏,但是,甄氏是曹植的哥哥曹丕的老婆,即曹植的亲嫂子。在历史上这种事情并不少见,然而,当时曹丕的****要比曹植的大得多,岂能让他夺爱,曹植因爱甄氏差点引来杀身之祸。不仅曹植暗恋甄氏,其父曹操也想恋甄氏,看来只要是美的东西,都是人见人爱的,尤其是美女!

三国时代是一个男权社会,战争和**都是为男人服务的。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这些形象都是栩栩如生的,而有名有姓的女性形象却少得可怜,仅有的几个也很难闻其言、观其行,更别提命运性格了。“河南大小乔,河北甄宓俏”,甄宓虽贵为曹氏后妃,实为战利品进入曹家。

乱世桃花逐水流,甄宓,这个乱世佳人,在几个男人掌心之中转辗起伏,没有人知道她是否赢得了真正的爱情,是否过得顺心快乐,她的一生都在男人们编写着的历史中奇异跌宕,淹埋于历史的尘土中,这就是被神化的洛神甄宓甚或那种时代女人的悲哀,美丽不是女人的过错,但美丽迷惑于乱世,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曹植将《洛神赋》演绎的让人感叹、哭泣、悲伤、欢乐、愉悦,令人回味无穷。但人神有别,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洛神”是他的精神寄托,他不但与帝王之位无缘还屡受兄弟的逼害,无奈之余又感到悲哀和愤闷。

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和大画家顾恺之,都曾将《洛神赋》的神采风貌形诸楮墨,为书苑和画坛增添了不可多得的**。可见曹植《洛神赋》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的。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3篇

此赋以幻觉形式,叙写人神相恋,终因人神道殊,含情痛别。或以为假托洛神,寄心文帝,抒发衷情不能相通的政治苦闷。全赋多方着墨,极力描绘洛神之美,生动传神。格调凄艳哀伤,辞采华茂。洛神,洛水女神,传为古帝伏羲氏之女宓妃淹死洛水后所化。

对《洛神赋》的思想、艺术成就前人都曾予以极高的评价,最明显的是把它与屈原的《九歌》和宋玉的《神女》诸赋相提并论。其实,曹植此赋兼二者而有之,它既有《湘君》、《湘夫人》那种浓厚的抒情成分,同时又具宋玉诣赋对女性美的精妙刻画。此外,它的情节完整,手法多变和形式隽永等,又为以前的作品所不及。因此它在历史上有着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影响。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和大画家顾恺之,都曾将《洛神赋》的神采风貌形诸楮墨,为书苑和画坛增添了不可多得的精品。到了南宋和元明时期,一些剧作家又将其搬上了舞台,汪道昆的《陈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出。至于历代作家以此为题材,见咏于诗词歌赋者,则更是多得难以数计。可见曹植《洛神赋》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的。

上一篇文章:汉服之美,一梦千年下一篇文章:张爱玲散文《爱》赏析

在线客服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4篇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曹植《洛神赋》

这是曹植为一代皇后甄氏写的一首赋,他几乎把所有美好的词都用在了甄氏身上,可谓有感而发,因曹植深深地爱着甄氏,但是,甄氏是曹植的哥哥曹丕的老婆,即曹植的亲嫂子。在历史上这种事情并不少见,然而,当时曹丕的****要比曹植的大得多,岂能让他夺爱,曹植因爱甄氏差点引来杀身之祸。 不仅曹植暗恋甄氏,其父曹操也想恋甄氏,看来只要是美的东西,都是人见人爱的,尤其是美女!

三国时代是一个男权社会,战争和**都是为男人服务的。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这些形象都是栩栩如生的,而有名有姓的女性形象却少得可怜,仅有的几个也很难闻其言、观其行,更别提命运性格了。“河南大小乔,河北甄宓俏”,甄宓虽贵为曹氏后妃,实为战利品进入曹家。

乱世桃花逐水流,甄宓,这个乱世佳人,在几个男人掌心之中转辗起伏,没有人知道她是否赢得了真正的爱情,是否过得顺心快乐,她的一生都在男人们编写着的历史中奇异跌宕,淹埋于历史的尘土中,这就是被神化的洛神甄宓甚或那种时代女人的悲哀,美丽不是女人的过错,但美丽迷惑于乱世,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曹植将《洛神赋》演绎的让人感叹、哭泣、悲伤、欢乐、愉悦,令人回味无穷。 但人神有别,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洛神”是他的精神寄托,他不但与帝王之位无缘还屡受兄弟的逼害,无奈之余又感到悲哀和愤闷。

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和大画家顾恺之,都曾将《洛神赋》的神采风貌形诸楮墨,为书苑和画坛增添了不可多得的**。可见曹植《洛神赋》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的。

《洛神赋》赏析3篇(扩展5)

——曹植《洛神赋》原文赏析(一)份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5篇

《洛神赋图》将曹植《洛神赋》的主题思想表达的完整而**。顾恺之巧妙的运用各种艺术技巧将辞赋中曹植与洛神之间的爱情故事表达得纯洁感人、浪漫悲哀。画面奇幻而绚丽,情节真切而感人,富有浪漫**色彩,充满了飘逸浪漫、诗意浓郁的气氛。

《洛神赋图》中顾恺之充分发挥了艺术想象力,将文学作品中的情感形象表现为画面上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洛神赋》中充满诗意幻想的浪漫意境。随着画卷展开,观者在画家的思路的引导下,思想情绪不由自主地随着人物的心情或惊喜或悲痛。画家根据辞赋中内容展开艺术联想,塑造出画卷中嬉戏的众神仙,鹿角马面、蛇颈羊身的海龙、豹头模样的飞鱼、六龙驾驶的云车等这些综合而成的形象,这些奇禽异兽形象穿插在山川、树木、流水等自然景物之间,与众神仙、洛神和岸上的人物形成了动静对比而又拉开了空间距离,营造出奇异飘渺的幻觉境界和优美抒情的浪漫情怀。

《洛神赋图》中浪漫而凄婉的气氛,顾恺之还通过人物精神的表现营造出来。画面中凄婉浪漫的气氛通过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和内心深处的心灵变化表现出来,尤其是眼神的描绘。曹植与洛神饱含感情的对望是二者心灵深处的交流和情感表达。画面中的洛神形象不论是出现在水面上、还是飞在半空中、还是漫步丛林、还是乘云车离去、大部分形象都是朝向画面左方前行,回头与岸上的曹植对视,眼神或饱含深情、或无奈感伤、或欲言又止、或依依不舍。在洛神离去之后,曹植目光仍望向空茫的前方追寻洛神的倩影,即使坐在归途的车上离去仍然回头张望。人物无言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两者一往情深的真切爱情和相恋而不能相守的无奈悲痛,加剧了浪漫悲凄的气氛。

全画想象丰富,人物生动传神,情感炽热纯洁,画面虚实疏密相间,使人感受到飘逸浪漫、诗意盎然的意境美,达到诗歌与绘画的相互交融**。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6篇

关于本文中“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中的“袜”的读音问题,有以下几种看法。

1。康熙字典(袜)

《唐韵》莫拨切《集韵》莫葛切,$音末。《广韵》袜肚。《类篇》所以束衣也。《***诗》锦袖淮南舞,宝袜楚宫腰。 又《集韵》勿发切,音韈。《类篇》同袜。《玉篇》脚衣。《汉·杂事秘辛》约缣迫袜,收束微如禁中。

《唐韵》望发切《集韵》勿发切,$音韈。《类篇》足衣。《释名》袜,末也,在脚末也。《飞燕外传》衣故短绣裙、小袖、李文袜。《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干禄字书》本作韈,通作袜,别见革部。

2。古代女子对于穿着打扮应多有讲究,曹植很远见到这样的女子,应当不会很清楚的瞧见她的袜子吧,从礼节上来讲,那也是于礼不合的,女子罗裙盖地,他也不可能看到。这里的袜应该解释为是末的谐音字,应该可以解释为是罗裙的末端。美丽的女子轻盈步伐的履险如*,罗裙的末端因为这轻盈的步伐微微泛起了尘埃,我觉得这样理解更符合当时的情景。是想,这么一个体态雅致的女子,怎会挽起罗裙,让你看到袜子呢,甚至脚都已经被盖住了。还有就是如上面所讲,袜(mò)与波和韵,就从语感上来讲,也自然也比读袜(wà)要来的动听。

3。以前的袜和袜其实是两个字,袜可以通袜,反之则不行。曹植的《洛神赋》原文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不过从流传下来的《洛神赋十三行补》中可以看到,都是写作的袜、韈或者韤。所以说,这里袜读音也自然是(wà)了。

作品译文 黄初三年,我来到京都朝觐,归渡洛水。古人曾说此水之神名叫宓妃。因有感于宋玉对楚王所说的神女之事,于是作了这篇赋。赋文云:

我从京都洛阳出发,向东回归封地鄄城,背着伊阙,越过轘辕,途经通谷,登上景山。这时日已西下,车困马乏。于是就在长满杜蘅草的岸边卸了车,在生着芝草的地里喂马。自己则漫步于阳林,纵目眺望水波浩渺的洛川。于是不觉精神恍惚,思绪飘散。低头时还没有看见什么,一抬头,却发现了异常的景象,只见一个绝妙佳人,立于山岩之旁。我不禁拉着身边的车夫对他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那是什么人,竟如此艳丽!」车夫回答说:「臣听说河洛之神的名字叫宓妃,然而现在君王所看见的,莫非就是她!她的形状怎样,臣倒很想听听。」

我告诉他说:「她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她时隐时现象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她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既不施脂,也不敷粉,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她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洛神服饰奇艳绝世,风骨体貌与图上画的一样。她身披明丽的罗衣,带着精美的佩玉。头戴金银翡翠首饰,缀以周身闪亮的明珠。她脚着饰有花纹的远游鞋,拖着薄雾般的裙裾,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香,在山边徘徊倘佯。忽然又飘然轻举,且行且戏,左面倚着彩旄,右面有桂旗庇荫,在河滩上伸出素手,采撷水流边的黑色芝草。

我钟情于她的淑美,不觉心旌摇曳而不安。因为没有合适的媒人去说情,只能借助微波来传递话语。但愿自己真诚的心意能先于别人陈达,我解下玉佩向她发出邀请。可叹佳人实在美好,既明礼义又善言辞,她举着琼玉向我作出回答,并指着深深的水流以为期待。我怀着眷眷之诚,又恐受这位神女的欺骗。因有感于郑交甫曾遇神女背弃诺言之事,心中不觉惆怅、犹豫和迟疑,于是敛容定神,以礼义自持。

这时洛神深受感动,低回徘徊,神光时离时合,忽明忽暗。她象鹤立般地耸起轻盈的躯体,如将飞而未翔;又踏着充满花椒浓香的小道,走过杜蘅草丛而使芳气流动。忽又怅然长吟以表示深沈的思慕,声音哀惋而悠长。于是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有的戏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飞翔于神异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鸟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汉水之神,为瓠瓜星的无偶而叹息,为牵牛星的独处而哀咏。时而扬起随风飘动的上衣,用长袖蔽光远眺,久久伫立;时而又身体轻捷如飞凫,飘忽游移无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罗袜溅起的水沫如同尘埃。她动止没有规律,象危急又象安闲;进退难以预知,象离开又象回返。她双目流转光亮,容颜焕发泽润,话未出口,却已气香如兰。她的体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饭不思。

在这时风神屏翳收敛了晚风,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涛,冯夷击响了神鼓,女娲发出清泠的歌声。飞腾的文鱼警卫着洛神的车乘,众神随着叮当作响的玉鸾一齐离去。六龙齐头并进,驾着云车从容前行。鲸鲵腾跃在车驾两旁,水禽绕翔护卫。车乘走过北面的沙洲,越过南面的山冈,洛神转动白洁的脖颈,回过清秀的眉目,朱唇微启,缓缓地陈诉着往来交接的纲要。只怨恨人神有别,彼此虽然都处在盛年而无法如愿以偿。说着不禁举起罗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泪水涟涟沾湿了衣襟,哀念欢乐的相会就此永绝,如今一别身处两地,不曾以细微的柔情来表达爱慕之心,只能赠以明珰作为永久的纪念。自己虽然深处太阴,却时时怀念着君王。洛神说毕忽然不知去处,我为众灵一时消失隐去光彩而深感惆怅。

于是我舍低登高,脚步虽移,心神却仍留在原地。余情绻缱,不时想象着相会的情景和洛神的容貌;回首顾盼,更是愁绪萦怀。满心希望洛神能再次出现,就不顾一切地驾着轻舟逆流而上。行舟于悠长的洛水以至忘了回归,思恋之情却绵绵不断,越来越强,以至整夜心绪难*无法入睡,身上沾满了浓霜直至天明。我不得已命仆夫备马就车,踏上向东回返的道路,但当手执马缰,举鞭欲策之时,却又怅然若失,徘徊依恋,无法离去。

曹植《洛神赋》赏析 第7篇

浪漫色彩

周洪亮主编的《璇玑辞》选用曹植《洛神赋》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一句来赞美王羲之的书法之美。

段落层次

突出特点

特点一,想象丰富。想象到:他从京城洛阳启程,东归封地鄄城。途中,在洛川之边,停车饮马,在阳林漫步之时,看到了洛神宓妃,她的体态摇曳飘忽像惊飞的大雁,婉曲轻柔像是水中的游龙,鲜美、华丽较秋菊、茂松有过之,姣如朝霞,纯洁如芙蓉,风华绝代。随后他对她产生爱慕之情,托水波以传意,寄玉佩以定情。然她的神圣高洁使他不敢造次。洛神终被他的真情所感动,与之相见,倾之以情。但终因人神殊途,结合无望,与之惜别。想象绚烂,浪漫凄婉之情淡而不化,令人感叹,愁帐丝丝。但这想象并不离奇,是有感于宋玉的《神女赋》、《高唐赋》两篇赋而作。

特点二,词藻华丽而不浮躁,清新之气四逸,令人神爽。讲究排偶,对仗,音律,语言整饬、凝炼、生动、优美。取材构思汉赋中无出其右。

特点三,传神的描写刻画,兼之与比喻、烘托共用,错综变化巧妙得宜,给人一种浩而不烦、美而不惊之感,使人感到就如在看一幅绝妙丹青,个中人物有血有肉,而不会使人产生一种虚无之感。在对洛神的体型、五官、姿态等描写时,给人传递出洛神的沉鱼之貌、落雁之容。同时,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清新高洁。在对洛神与之会面时的神态的描写刻画,使人感到斯人浮现于眼前,风姿绰约。而对于洛神与其分手时的描写“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来鸣鼓,女娲清歌。”爱情之真挚、纯洁。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以致离别后,人去心留,情思不断,洛神的倩影和相遇相知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浪漫而苦涩,心神为之不宁徘徊于洛水之间不忍离去。

苦闷之情

产生苦闷之情的原因有三:

1.人神有别,有情人不能成眷属;

2.“洛神”是他的精神寄托,但她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现实中难以找到,失落无限;

3.以此赋托意,他不但与帝王之位无缘还屡受兄弟的逼害,无奈之余又感到悲哀和愤闷。

艺术价值

对《洛神赋》的思想、艺术成就前人都曾予以极高的评价,最明显的是常把它与屈原的《九歌》和宋玉的《神女》诸赋相提并论。其实,曹植此赋兼二者而有之,它既有《湘君》、《湘夫人》那种浓厚的抒情成分,同时又具宋玉诣赋对女性美的精妙刻画。此外,它的情节完整,手法多变和形式隽永等,又为以前的作品所不及。因此它在历史上有着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影响。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和大画家顾恺之,都曾将《洛神赋》的神采风貌形诸楮墨,为书苑和画坛增添了不可多得的精品。到了南宋和元明时期,一些剧作家又将其搬上了舞台,汪道昆的《陈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出。至于历代作家以此为题材,见咏于诗词歌赋者,则更是多得难以数计。可见曹植《洛神赋》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的。